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翻墙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三十九章 翻墙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念夏一直守在中屋里。

    蒋慕渊和顾云锦说话的声音不重,但屋子就这么大,念夏隐隐约约还是听到了不少的。

    她是个急性子,听到了石瑛想害她们姑娘,本不算闷热的夏夜,她生生热出了一头大汗。

    只是再急,她也只能等着。

    见蒋慕渊要离开,念夏先开了门,左右张望了两眼。

    东跨院与徐氏、吴氏住的二进院子只有一扇月洞门相连,只要无人从门口过,倒是看不到跨院里的动静。

    确定外头没人,念夏回头看向顾云锦。

    顾云锦这才想起来问一句:“小鲍爷,你从哪儿出去?刚才又是怎么进来的?”

    肯定不是正经走的,若不然,一定会经过主院那儿。

    蒋慕渊睨了她一眼,道:“翻墙呗。”

    哪怕顾云锦多少猜到了,但亲耳听蒋慕渊这么说,还是啼笑皆非。

    抿了抿唇,顾云锦道:“那,小心些吧。”

    院墙不高,对蒋慕渊来说,也就是一蹬脚一撑一翻就过去了,十分轻松。

    他想如是回答,话到了嘴边,还是起了逗她的心思,便轻声笑了起来:“会小心些,不叫你家里人瞧见,也不会让邻居们察觉的。”

    闻言,顾云锦眨了眨眼睛。

    其实,叫徐氏、吴氏瞧见也有什么,蒋慕渊是来给她报信提醒的,这是要紧事,让她们知道石瑛一门心思要害她,怕是比她还要急呢。

    不过,邻居们那儿……

    夜深人静的,被人当珍珠巷里进了翻墙上屋的飞贼,大约就人心惶惶了。

    这么一想,顾云锦点了点头。

    见她正儿八经地颔首,这下轮到蒋慕渊哭笑不得了,这小泵娘机灵是真机灵,胆大也是真胆大,只是有些时候,迟钝也是真迟钝。

    罢了,迟钝些也好,免得被人三言两语诓了去。

    蒋慕渊朝她摆了摆手,留下一句“回去歇了吧”,就走出了屋子,往院墙边去。

    顾云锦自然没有立刻回屋里,就这么看着蒋慕渊的身影。

    夜色之中,蒋慕渊背影挺立,身姿颀长,脚步不紧不慢的,顾云锦压根没瞧出他脚下用了多少力气,明明就与平时走路似的,可一到了墙边,一脚突然蹬墙发力,整个人腾空而起,动作轻巧,一个扭身就翻过墙去了。

    那人是瞧不见了,刚才的那一番姿态却印在顾云锦的脑海里,来来回回演了十来遍。

    她想,这功夫真俊呐!

    话本上飞檐走壁的轻功,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念夏在一边站着,刚想让顾云锦回去,却见自家姑娘突然转过头来,晶亮的眼睛一瞬不瞬看着她。

    她一时就想岔了,道:“姑娘不用瞧奴婢,奴婢没有那身手,翻不过去的,您让奴婢教也教不了您,您上次瞧见了,奴婢翻墙要沈嬷嬷抬一把的。”

    顾云锦怔了,反应过来就扑哧笑出了声,伸手捏了捏念夏的脸颊,嗔她道:“谁让你教我翻墙了,我是让你去瞧瞧那墙壁,有脚印就赶紧抹了去。”

    念夏这才明白过来,嘿嘿笑着寻了块抹布,到了墙边,照着蒋慕渊蹬墙的位子寻了寻,把并不明显的半只脚印傍擦了。

    顾云锦在屋里等她,想到刚刚念夏的反应,实在是止不住笑。

    她是想习武,也敢与人动手,不太介意外人怎么评论她,可她当真没有想过要去翻墙的呀。

    念夏收拾完了进来,见顾云锦还在笑,不由涨红了脸。

    她心中更挂念的是石瑛的事儿,因此很快**吕矗锨坝牍嗽平跛祷埃骸芭靖詹盘枚隙闲模鞘


    顾云锦的笑容凝在了脸上,心里各种滋味混杂在一起。

    念夏见此,不禁后悔与顾云锦再提及,赶忙道:“姑娘,小鲍爷说会寻她出来,肯定有他的法子的,您这几日不出门了,那石瑛还敢来这儿寻您?奴婢琢磨着她怕是已经躲起来了,不说小鲍爷,大太太那儿就断断不会饶了她。”

    顾云锦道:“她今日是有心算无心,我没有防备,险些被她算了去,我是运气好脱身了,只是阮二姑娘……”

    念夏顺着她的话,道:“奴婢知您心善,见牵连旁人就心里不舒坦,可小鲍爷说得对,今日之事,错不在姑娘……”

    怕顾云锦一直搁在心上,念夏长长说了一通,言语间数次提及蒋慕渊,话里话外都是“小鲍爷说得最在理”、“小鲍爷一定能抓住恶人”,听得顾云锦忍俊不禁。

    “你倒是相信他!”顾云锦笑着嗔她。

    念夏毫不犹豫点头:“信呀,姑娘难道不信小鲍爷吗?”

    顾云锦被她反问了个正着,可这答案本就无需多想,她撑着腮帮子,眼睛笑成了月牙,道:“我也是信的。”

    因为,蒋慕渊应允她的事儿,从没有失言过。

    云层散开了些,淡淡月光洒下。

    听风百无聊赖地蹲在树下,脑海里两个小人下注,赌他们爷什么时候会从顾姑娘那儿出来。

    一个说,爷素来知分寸,夜访是为了要紧事,交代完了事情就回来了。

    另一个说,香闺美人,爷那么在意顾姑娘,连吃几个馒头都介意上了,肯定是能多说会儿话就多说会儿话了。

    两个小人你来我往,闹作一团。

    听风摇了摇脑袋,止住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却又升腾起了另一桩事儿。

    他仿佛又听见了安阳长公主的那一句“金屋藏娇”。

    听风看了看身后院墙,默默想,他们爷总算是踏进那金屋了。

    又等了会儿,听风抓着胳膊上被虫叮咬出的红印子,突然就听见响动,一偏头,蒋慕渊已经落在他边上了。

    “爷这就回来了?”听风下意识就问出了口。

    蒋慕渊瞅他一眼,示意他赶紧跟上,一面快步往胡同外走,一面低声道:“已经不早了。”

    听风估摸了下时辰,这个时候吧,早是肯定不早的,但要说晚,也不算太晚。

    他快步跟上,试探着问:“爷,顾姑娘吓着没有?”

    蒋慕渊没有回答,交代了旁的:“多久能把石瑛找出来?”

    偌大的京城,找个人实在不是容易事,但却必须找,此人行事太过阴狠,不得不除了。

    听风忙道:“寒雷去知会五爷了,五爷出马,想来两三天就有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