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夜访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夜访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自华书社里,阮柏沉着脸与阮老先生说了事情,而后一起等待杨昔豫过来。

    阮家私事,蒋慕渊此刻也不方便参与,便早早起身告辞,从听风那儿得了来龙去脉。

    日头已然偏西,眼瞅着要到了京城里最热闹的时候了。

    三祥胡同里出的事,不管定论如何,总会在京里传开的。

    那妇人做了这么多安排,怎么可能不捅这最后的一刀子呢。

    流言四起,无论阮馨是被绑的,还是自己去了那里,她与杨昔豫一道被撞见,这后头的事情就由不得她了。

    蒋慕渊低垂着眸子,眼底看不出情绪,左手搭在右臂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按着,声音却比往日低沉些:“查到那妇人来历吗?”

    听风忿忿道:“还没有确定,但是,当时在那院子里的一个人有听见杨昔豫提起‘石瑛’这个名字。

    奴才琢磨着,若真是石瑛,恐怕最初就是冲着顾姑娘去的。

    顾姑娘前回让爷帮忙从当铺里查陪嫁,那当东西的丫鬟好像就叫做石瑛。”

    蒋慕渊思索片刻,交代了听风几句,便往素香楼去。

    坐在二楼雅间里,正好能听见底下大堂里的动静。

    果不其然,消息陆陆续续地传开了。

    在三祥胡同里时,旁人没有认出阮馨来,但阮柏急急去找,还是叫人辨出了身份。

    不过,蒋慕渊清楚,哪怕今日阮柏不去,阮馨蒙着脸出了那院子,她的名字依旧会被众人所知。

    这就是个局。

    阮馨是个替代品,原本石瑛选的是顾云锦。

    等了小半个时辰,听风才过来,他照着蒋慕渊的吩咐,在自华书社门口等着杨昔豫。

    杨昔豫被阮柏一大通问题问得头昏脑涨,他无法说通为何会到那院子去,只能把被人算计之事说出来。

    阮柏气得要命,在他看来,这就是杨昔豫惹来的麻烦,最终却连累了阮馨,杨家势必要给他们一个交代。

    杨昔豫一时间哪里能给出交代来,只能拖着应付着,应下了回去跟杨家人商量之后,再来给阮柏答复。

    听风准备了说辞,把事儿都推给了衙门,来问一句事情经过。

    杨昔豫盼着小鲍爷能帮一把手,无论事儿怎么处理,总归不要进衙门去,便大体与听风说了一通。

    “石瑛被赶出府,恨上了徐侍郎夫人与顾姑娘,就想出这么个法子来,一箭双雕,想让杨家和顾姑娘丢人,”听风说道,“杨昔豫赶去院子时,只当里头是顾姑娘,直到把人扶起来才晓得是阮二姑娘。”

    蒋慕渊哼了声,道:“他撇的倒是干净。”

    顾云锦怀疑过石瑛送玉扳指给杨昔豫,可见那两人是有一番瓜葛的,现在杨昔豫闭口不提,只说是石瑛与顾云锦和杨氏之间的矛盾。

    听风上前,道:“爷,石瑛这回没算计到顾姑娘,说不定还要有下回。”

    “下回?”蒋慕渊站起身,一面往外走,一面道,“她别想有下一回。”

    听风连连点头,抿着嘴想着要怎么把石瑛揪出来。

    看来,这偌大的京城,他们爷是真想把它翻过来了。

    天暗下来,顾云锦用过了饭,便回了东跨院。

    念夏点了灯,扭头与抚冬说了几句,就听见敲门声,她开门瞧见了贾妇人。

    贾妇人笑盈盈的,朝抚冬招了招手:“我那儿打马吊缺个人,抚冬你会的,来来来,给大娘当个搭子。”

    抚冬哭笑不得道:“大娘,奴婢那点儿月俸哪里够跟您打马吊的。”

    “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贾妇人嘴上爽快,眼睛却瞟着顾云锦,朝她眨了眨。

    顾云锦微怔,倒是看出来贾妇人想支开抚冬,便顺着道:“抚冬你就去吧,输了算大娘的,别怕。”

    抚冬这才去了。

    顾云锦坐在木炕上,心不在焉的,她不清楚贾妇人的打算,有些坐立难安。

    不止过了多久,轻轻的敲门声让顾云锦回过神来,下意识地往门那边张望。

    念夏拉开门,看到外头站着的蒋慕渊时,她差点儿就叫出了声,好在是憋住了,她在顾云锦和蒋慕渊之间来回看了看,不晓得是不是应该把人让进屋里。

    “有要紧事寻你们姑娘。”蒋慕渊道。

    念夏木然点了点头,让开了路,又把门关上。

    顾云锦耳朵尖,听出蒋慕渊的声音来,正意外着,就见蒋慕渊走进来了。

    这院子是蒋慕渊的不错,可如今她在这里住,外头天都黑了,他来寻她做什么?

    不对,哪怕是天没有黑,也不该到屋里寻她的。

    还把抚冬支开了,是怕那丫头吓傻了叫出声吗?

    不过,蒋慕渊是个细心的,能让他夜里过来,肯定是要紧事的。

    顾云锦站起身,正色道:“小鲍爷,出了什么事儿?”

    “坐下说。”蒋慕渊指了指木炕。

    两人隔着几子坐下,念夏添了茶,站在边上犹豫了会儿,道:“奴婢在中屋。”

    说完,一溜烟就出去了。

    蒋慕渊抿了一口茶,开门见山道:“你今天在书社看到的那妇人,应该是石瑛。”

    闻言,顾云锦微微睁大了眼睛,心里疑惑一个接着一个。

    蒋慕渊怎么知道她在书社里遇见了人?是寿安郡主说的?又怎么知道那是石瑛?

    问题太多,以至于让她不知道从何问起。

    顾云锦没有问,蒋慕渊倒是把状况细致说明了。

    “她原本想绑的应该是你,不想寿安寻过来,你又防备,她就绑了阮二姑娘,再引了杨昔豫过去,三祥胡同不少人都瞧见了,眼下京里也传开了。”蒋慕渊一边说,一边看着顾云锦的反应。

    顾云锦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同时又带着几分后怕。

    她是看出那妇人怪异,可她也说不准,若妇人真的近身了,她真的能在蒙汗药捂上她的口鼻前就脱身吗?

    万一中了招,进了石瑛的这个陷阱,那她今日如何脱身?

    越想,顾云锦心里就越恼,想到阮馨,又不禁五味杂陈。

    不管阮馨与杨昔豫是个什么关系,这般被人算计撞破,面子里子都不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