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零九章 风声渐转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零九章 风声渐转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五月下旬,抚冬回小街上看望爹娘。

    左右住着的不是徐府下人,就是同在青柳胡同其他官家里当差的,极其热闹。

    抚冬跟着顾云锦去了北三胡同,陈嬷嬷还留在侍郎府里,迎面见了抚冬,她忙把人拉到一旁:“姑娘这几日还安好吗?豫二爷还不消停呀?”

    闻言,抚冬脸色一沉,又是气愤又是无奈,跺着脚道:“我就没见过跟豫二爷这样的人!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东西一股脑儿都丢出去了,还成天到胡同里来,跟狗皮膏药一样。”

    自从那天来“赔礼”起,已经有五六天了,雷打不动,每日出现。

    别说顾云锦打得疲乏,沈嬷嬷那把老腰,也经不起这日日折腾。

    陈嬷嬷撇了撇嘴:“说起来总归是表亲,能处得拢就处,处不拢就不往来、互不打搅,你好我好大家好,一而再、再而三的,大太太做事,当真是……”

    抚冬听陈嬷嬷口气不对,赶忙问道:“可是其中有什么说道?”

    “这小街上口风都慢慢在变了,说豫二爷是诚恳致歉,撇开面子不管,诚心诚意了,可姑娘却揪着旧事不放,按说该出的气也都出了,却还是又打又骂的,不过是仗着豫二爷心善罢了……”

    抚冬听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明明是杨昔豫天天来北三胡同找打找骂,怎么就又成了姑娘的不是了。

    她忿忿道:“指不定是大太太让人四处这么说道的。”

    陈嬷嬷叹道:“甭管是不是大太太叫人传的,总归有人能听进去啊,这会儿还只在小街上,没过一两日,怕是满京城都那么说了。豫二爷这几天的狼狈,多少人都看见了,哈哈笑过之后,哼!许是就同情上了。”

    抚冬越听越憋气,回去听胡峰家的说道了几句“都是表兄妹,让姑娘能抬手就抬手吧,再闹下去,面上就真抹不过了”,更是急得直跺脚,把银子丢给她,转身就往北三胡同跑。

    顾云锦刚扎了马步,拿着帕子擦汗。

    暮春季节,日头已然灼人,近些日子没落过雨,更加闷热了。

    抚冬顾不上抹汗,噼里啪啦说了事情,她说得急切,见顾云锦面色不改,她不由心急道:“姑娘怎么半点不在意?豫二爷再这么闹腾,京里要说您的不是了。”

    “迟早要被说的,”顾云锦把帕子丢进盆里,道,“一言不合出手打人,总归不是什么‘正途’。”

    抚冬一怔。

    顾云锦无所谓极了:“不过,我原也不屑走‘正途’,图个气顺罢了,我打舒坦了,就别管外人怎么说了。

    之前是占了先机,看似出师有名,全城百姓看个热闹,自然是觉得我打得好。

    他头一回来,挨了打,又被夏公子损了一通,狼狈离开,看戏的自是拍掌大笑;

    第二次来,依旧挨打挨骂,再离开,就显得萧瑟落寞。

    次次来,次次惨,杨昔豫这副戏文里最喜欢的‘负荆请罪’、‘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戏码,添上他从前累下的好才学,迟早要把风声翻过来的。

    你想呀,人、我打了,舆论还让我占了,世上哪有这般好的事情,能得一头就不错了。”

    抚冬咬牙,道理是这个道理,可听着还是着急呀。

    念夏在屋里收拾东西,开着窗户听了半截,也稳不住了,冲进来问道:“姑娘,那我们就没有其他法子了?就只能由着豫二爷天天来拍门?”

    顾云锦的眼珠子转了转,笑道:“谁知道呢。他愿意天天来做他的回头浪子,指不定还有人不愿意他做呢。”

    阮馨与杨昔豫的那点私交,一旦摆上台面,顾云锦倒是要看看,满京城还有谁信杨昔豫“对表妹痴心不改”的那一套。

    念夏道:“姑娘既有主意,那就快些行事。”

    “不急的。”顾云锦莞尔。

    眼下,杨昔豫的痴心形象还不够深入人心,等到流传开去,再翻转起来,才够热闹。

    不然,怎么能抵消她这六七天被杨昔豫烦得要命的糟心?

    两个小丫鬟被说服了,徐氏、吴氏和沈嬷嬷几人还是揪心得紧,顾云锦又讲了一遍,想了想,把贾妇人也请了来。

    “大娘,”顾云锦低声与贾妇人交代,“我晓得她们都是关心我,舍不得我有半点委屈,可同样的,我也舍不得她们提心吊胆的,大娘帮我一道劝劝。”

    “关心则乱。”贾妇人笑了起来,安抚一般拍了拍顾云锦的手,就去找徐氏几人说话了。

    贾妇人又是拍胸脯又是打包票:“与杨家那位有仇有怨的,又不是只有咱们,京里见不得他好的人多着呢,即便顾姑娘压不住风声了,其他人也会动手的。

    我瞧着郡主、县主是真心与顾姑娘相交,哪能看着顾姑娘吃大亏呀……”

    顾云锦站在一旁,看贾妇人把徐氏、吴氏说得一怔一怔的,不经意间,自个儿也出神了。

    听贾妇人这意思,流言真要偏向杨昔豫时,小鲍爷不会不管,可……

    可在与杨昔豫的争锋相对上,蒋慕渊帮了她太多了。

    多到顾云锦都不住犯嘀咕。

    莫非,就如贾妇人说的,蒋慕渊与杨昔豫有仇有怨?

    她平添一个实力出众的盟友,当真是天上掉下来了大馅饼呢。

    果不其然,之后几天,城中提起这一桩时,渐渐就多了同情杨昔豫的声音了。

    有人冒头,就有人跟上,骂“杨昔豫厚颜无耻活该挨打”的,与“杨公子已然改过,该有一个自新的机会”的,还有“顾姑娘只知道挥拳头、没点儿姑娘家该有的性子”的,争作了一团。

    参与其中的,各有看法。

    与杨昔豫不睦如田公子,依旧在无时无刻贬低杨昔豫,但家有严妻、数年被压得抬不起头的男人,也趁此机会,大骂顾云锦,仿佛如此这般,就能比自家婆娘高一头似的。

    清雨堂里,杨氏听邵嬷嬷说着外头的风声,这些日子悬着的心,一点点落下去了。

    这步棋走得艰辛呀,可正是应了“不破不立”那句话,局面不再一边倒,等再吵上三五天,事情渐渐消下去,三五年后,杨昔豫还怕别人再提这一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