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零四章 翻脸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零四章 翻脸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走到青柳胡同口时,徐令意才与魏游道:“刚刚的事儿,还请表兄替我隐瞒。”

    她知道魏游都听见了,只是这一路,他们谁也不说,谁也不问而已。

    魏游颔首应了:“放心吧。”

    王琅的事可以放下,徐家里头的纷争却不能充耳不闻。

    刚进了侍郎府,门房悄悄与两人道:“杨家那儿也来人了,都挤在豫二爷的书房呢。”

    两位表公子的书房不过一墙之隔,魏游当即掉转头,与徐令意一道去轻风苑。

    杨家来的是杨昔豫的母亲贺氏与兄长杨昔知。

    杨昔豫的书房算是宽敞的,只是一时间挤进了太多人,难免转不开身。

    贺氏坐在床头,帕子掩面,两只眼睛已然哭得通红,她看着昏睡的杨昔豫,心里跟刀割一样。

    她生的这般俊朗的儿子,今天被顾云锦一个姑娘打成了这幅样子!

    她得了信赶来时,压根就不敢认了。

    贺氏一遍又一遍在心中咒骂着顾云锦,而后抬起头,眼珠子一突,恶狠狠瞪着杨氏:“你替我照顾儿子,就是这么照顾的?”

    杨氏亦是一肚子气。

    自打杨昔豫被抬回来,她就忙得脚不沾地。

    又是请大夫,又是使人去娘家报信,又是向徐令峥、徐令婕询问事情经过,好不容易厨房里煎上药了,贺氏也到了,杨氏刚要歇口气,就被贺氏瞪得心烦意乱。

    杨氏深吸了一口气,她还要怎么照顾侄儿?书社里,杨昔豫去找顾云锦麻烦,难道是她没看住吗?

    她怎么看得住?

    “嫂嫂这话就不对了!”杨氏抬声道。

    话音未落,贺氏已然开口打断,她手一挥:“你一定要给我一个交代!”

    杨氏气闷,她们姑嫂多年都有矛盾,只是平时不在一处处着,只逢年过节打个照面,很多事就太太平平过去了。

    杨昔豫的受伤,使得表面的平静霎时间就打破了。

    徐令婕依着杨氏,忿忿道:“您说母亲做什么?又不是母亲把表兄打了的。”

    “难道让昔豫去娶那泼辣货就不是你母亲的意思了?”贺氏重重拍了拍床板,“说什么将军府的姑娘,她和徐慧在将军府能过下去,会滚回京城里来?我早说了,我看不上她,是你们非要巴巴着……”

    杨氏的火气也憋不住了,站起身来,道:“看不上?那嫂嫂你看上谁了?

    杨家里头现在什么状况?你还做着从前跺一跺脚官场震三震的美梦?

    云锦有什么不好的?没爹没娘,徐慧还是个好拿捏的,将军府的嫡女身份,委屈了昔豫吗?

    你给昔豫找一个?找一个在官场上说得上话的岳家,等媳妇进门,还有你大呼小叫的地方吗?”

    杨氏气得胸口不住起伏。

    这几年间,娘家走在下坡路上,她看得一清二楚,心里也火急火燎的。

    可偏偏,自家这位嫂嫂,就跟看不懂局势一样,依旧我行我素,亏得府里还有几位老太太当家,不由贺氏做主,否则后院更加一塌糊涂。

    娶顾云锦,是杨氏反复琢磨之后最合适的。

    出身够了,又是在她跟前养大的听话孩子,往后让她往东,还能往西不成?

    真要跟王甫安那样,给儿子高攀一个媳妇,那往后,府里谁说话?

    谁厉害谁说话!就像在侍郎府里,闵老太太跟她大呼小叫,但大事上能拗得过她杨氏吗?

    不可能的。

    只因为,徐砚今日的地位是杨家抬起来的,杨家再风雨欲来,近几年间,左右徐砚的前程还是可以的。

    徐砚也是明白人,哪怕夫妻之间拌嘴吵架,到头来也是徐砚生闷气、最终认个错。

    但再过几年,杨家若再无进展,那就难说了……

    杨昔知不是那块料,杨氏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杨昔豫身上,把他接来侍郎府、请名师指教,又为他物色妻子人选,她费心费力,没讨到好,还落了杨氏一通埋怨。

    杨昔知皱了皱眉头,道:“母亲、姑母,你们心急二弟受伤,但也别伤了和气。”

    杨氏哼了声。

    和气?原本就没有那东西。

    “要我说,都怪那个阮馨!”徐令婕咬牙道,“要不是她没事找事,让云锦去题字,哪里有后头的事情!明明无冤无仇的,不晓得她为什么要针对我们。”

    闻言,杨氏和贺氏的面色具是一黑。

    阮馨成了两人共同能指责咒骂的对象,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了几句,总算把刚刚剑拔弩张的气氛给消了。

    屋里刚刚太平下来,院子里就传来一阵骂声。

    杨氏一听那动静,眼底满满都是恼意和不屑:闵老太太来凑什么热闹!

    闵老太太扶着戴嬷嬷的手进来:“一群扫把星!惹事精!家里的孩子都是好好的,就几个吃徐家的喝徐家的整日里翻腾,惹了多少闲话?

    我好不容易赶走了顾云锦,杨昔豫还巴巴地凑上去挨打,这是想气死我不成?

    都走、都走!徐家不养了!

    没这几个扫把星,徐家太平着呢!”

    闵老太太气得直跳脚,把表亲家的孩子接进府里来养,这就是个错误!

    不仅被外头说成了沽名钓誉,没落到半句好话,反而因此生出无数流言蜚语。

    如果杨昔豫在杨家,顾云锦在北三胡同,他们打破了天,跟侍郎府也没什么干系!

    杨氏瞥闵老太太,明知跟她说道理说不通,但现在也不是让杨昔豫归家去的时候,她上前一步,开口道:“老太太……”

    “你给我闭嘴!”闵老太太喝断了杨氏的话,“我还没跟你算账呢!杨昔豫勾引我身边的丫鬟,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放过他,没把事情摊开来,可他倒好,不知悔改,继续给我们徐家添乱!”

    杨氏倒吸了一口凉气,她就该知道,闵老太太这人,根本就不可理喻!

    无论老太太答应过什么,她转头就能改了,把说出来的话都咽回去。

    贺氏什么时候受过这等气,老太太没骂她,但句句话都在扇她的耳光。

    她站起身,与杨昔知道:“叫人备车,把昔豫接回去!满口喷粪,我都怕把昔豫给教坏了!”

    贺氏和闵老太太各不退让,杨氏周旋了几句,两边不讨好,气得一挥袖子回了清雨堂,再不管那些糟心事。

    杨家的马车出了青柳胡同,没多时,消息就传开了。

    左右邻居们一传,沈嬷嬷就告诉了顾云锦。

    顾云锦咬着油包,眨了眨眼睛。

    侍郎府这波走向,她看不懂了呀,谁来跟她分析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