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九十七章 并不热衷(悠麻和氏璧+)

威武不能娶 第九十七章 并不热衷(悠麻和氏璧+)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杨昔豫的字的确出众,他一落笔,哪怕与他不和想看笑话的,都无法挑剔。

    放下笔后,杨昔豫暗悄悄松了一口气。

    这些日子,在流言蜚语之中,他丢尽了脸,原本这样热闹的品字会,他是不该来参加了的。

    可他和徐家的兄弟们还是来了。

    一来,他对自己的书法有信心,二来,不能让旁人说他临阵脱逃。

    他称病不来,那些看笑话的人,还不知道会编排出什么话来呢。

    看吧,只要他出手了,谁能低看他?

    他的书道、他的文采,是这群人中出类拔萃的。

    等今日品字会的结果传出去,才名能慢慢压住所有的污名。

    阮隶夸赞了几句,正想请下一位公子题字,却被人打算了。

    那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田公子抛着手心的碎墨,眼睛直直看着人群外的青衣公子,朗声道:“王琅兄,听说你对杨二公子的词极其推崇,不知他的字,你怎么看呀?”

    王琅霎时尴尬极了。

    他一直与相熟的国子监同窗们站在一块,之前众人都在关注杨昔豫,也就无人想到他。

    这会儿叫人点了名,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了。

    是了,这位不就是被顾姑娘教训了一通的王姑娘的亲哥哥吗?

    事情缘由,不正是王家背信毁约,吊着徐侍郎府的同时,替王琅定下了太常寺卿的长孙女吗?

    徐家和王家,同在工部,表面再平和,底下也翻江倒海了吧?

    王琅面对众人或好奇、或看戏的眼神,暗暗叹了一口气。

    背信之事,的确是王家不对,王玟惹是生非,言语招惹人家,被教训了也无话可说,只是事关父母胞妹,这些话,大庭广众之下,他又能怎么说呢?

    王琅半句都不提,只说字,评论起来倒是不偏不倚的。

    如此谨慎又客观,倒叫故意惹事的田公子不好意思起来,等王琅说完,他拱手作了个揖:“受教了。”

    王琅的这番举动进退得宜,不说园子里,二楼雅间之中,都不乏点头之人。

    阮老先生也听见了,颔首道:“听说他学问也不错。”

    蒋慕渊抿了口茶,道:“父母胞妹行事不妥,终究是可惜了。”

    等轮到王琅写完,一手瘦劲清峻的字让众人连声夸奖。

    徐令峥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昔豫,你看王兄的字如何?”

    这是给杨昔豫一个台阶,学学王琅的不亢不卑,只要杨昔豫言之有物、公正严谨,那旁人就不会再拿两家事情做文章了。

    杨昔豫明白徐令峥之意,笑道:“王琅兄的字自然是好,你们都知道我的,最喜欢欣赏字画,也爱收集字帖,若是今人笔迹,我一定会寻机会去当面请教。

    我曾因缘巧合,见过一篇文章,书法出众,我到处打听了,知是王琅兄抄写,我就厚颜去了国子监,连去了三回,才遇上了王琅兄。

    我俩虽切磋不多,但我对他的字是极其推崇的。”

    讲明了前事,杨昔豫又细细分析了王琅写字的特色与习惯,讲解得明明白白。

    与王琅交好的监生们自不希望友人卷入杨昔豫的那些流言里,顺着夸了王琅几句,也就算带过去了。

    阮隶让人送了笺纸。

    两株高树,各取一树枝,互相牵绳,姑娘们的笺纸一一挂上。

    有人道:“听说徐大姑娘对书道颇有造诣,一手字连阮老先生都夸赞,不知是哪一副了。”

    阮隶笑了起来:“徐大姑娘的字的确十分出色,只是规矩摆在这里,我不能告知笺纸主人身份,还是请各位公子各自点评。”

    “杨二公子肯定知道,”田公子不再拖王琅下水,却不会放过杨昔豫,“如杨二公子这般爱字之人,府里表妹精通书法,一定也是切磋过的。”

    杨昔豫不推托,他说认不出才会招人质疑,再者,徐令意的书法是真的出彩,有才情,又有什么见不得人、不能说的?

    他走到一副字下,指道:“就是这一副,徐家大表妹的字,连我都要自愧弗如的。”

    众人随着他的手指看去,不由露出惊艳之色。

    一位姑娘家,写字能这般大气,可见其性情风骨,说一句“佩服”,真的不过分。

    王琅的友人悄悄看了他一眼。

    字如其人,从写字来看,这位徐大姑娘,可比金家那位给姐姐惹了无尽是非的二姑娘强多了。

    有那样的妹妹,金大姑娘的品行,也让人添几分质疑。

    选了金家,而非徐大姑娘,真是“可惜”了。

    友人叹息,只看到王琅神色如常,却忽略了对方眼底一闪而过的阴霾。

    杨昔豫夸完了徐令意的字,突得又在笺纸中发现了熟悉的字体,他偏过头问徐令峥:“这是表妹写的吧?”

    他的声音低,却耐不住有人耳朵尖。

    一声“表妹”,一下子就炸开了。

    “哪副?哪副是顾姑娘的手笔?”有人好奇追问。

    杨昔豫连忙摆了摆手,道:“不是顾家表妹,是徐家二表妹,就是那一副。”

    徐令峥与杨昔豫都知道徐令婕的水平,本以为她不会提笔,今日到场,写与不写,全看个人,徐令婕不写也没什么能惹人说道的。

    只是,突然间发现她写了,又比平时多了几分豪气,杨昔豫一时疑惑又惊讶,这才问了一声。

    既然被听见了,徐令婕写得也不错,就没有再藏着掖着,杨昔豫指出来给众人看了。

    不及徐令意的出类拔萃,但也不是平淡无奇,有人点评几句,就去看别的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角落,冒出了一声:“徐家两位姑娘都落笔了,不晓得顾姑娘有没有参与?杨二公子帮大伙儿看看,顾姑娘写的在哪儿呢?”

    杨昔豫循声望去,却没有看到问话之人。

    只是公子们的兴头被挑起了,都等着他开口,杨昔豫无他法,只能一幅幅字看过去。

    他自然见过顾云锦的字,看完了,他笑道:“这里没有,顾家表妹对书道并不热衷,应该是没有落笔的。”

    闻言,公子们都有些兴致阑珊,转念一想,也是,人各有所好,书道并非唯一,不喜欢就不钻研,很平常的事儿。

    刚刚的那道声音,突然又出现了,他道:“‘腹有诗书气自华’,好书法!好气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