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九十五章 腹有诗书自气华

威武不能娶 第九十五章 腹有诗书自气华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有性子沉稳的还端着,活泼些的就憋不住了。

    尤其是冲着徐家姐妹和顾云锦来的,品字是次要的,见识下顾云锦的行事才是最要紧的。

    品字会有它的规矩,接了帖子到场的,都可以一道讨论、评点,却不要求人人参与,顾姑娘只来凑个热闹,她们又不能硬搭戏台催人上场,但阮馨不同啊。

    或好奇、或鼓励、或紧张的目光都落在顾云锦身上,大伙儿都想知道,武门出身、脾气上来就砸书房踢椅子、被徐侍郎府说成教不好的顾姑娘,到底能写一手怎样的字。

    长平县主走过来,与顾云锦道:“没有一定要写的规矩的,你若不想写,大可回绝她。”

    顾云锦还没有说话,寿安郡主就轻轻推了推她的肩膀,兴冲冲道:“写吧。”

    “谁定的?”顾云锦意有所指地问。

    蒋慕渊让她来品字会,总有他的理由,那日后没有给她递过口信,应该会跟郡主交代几句的。

    寿安眨了眨眼睛:“他定的。”

    林嬷嬷回宁国公府时,顾云锦写了一张道谢的浣花笺给郡主。

    寿安看过顾云锦的字,还得意洋洋拿给蒋慕渊看。

    蒋慕渊说,品字会时,若顾云锦不想写,寿安就催她写。

    只是寿安也没想到,在她开口之前,阮馨已经揽下来了。

    顺水推舟,寿安郡主愉悦极了。

    顾云锦心里有底了,既然小鲍爷想要让她写,一定有后手准备,她不疾不徐走到大案边,笑道:“那我就献丑了。”

    长平县主猜不出顾云锦和寿安郡主的哑谜,可见顾云锦爽快答应了,不禁握拳给她鼓劲。

    是了,谁说将门出身的姑娘就学不好琴棋书画?

    顾云锦在侍郎府住了四年,难道还能不通皮毛?

    万一、万一真写得不好,那她也要夸好,狠狠的夸。

    徐令意的视线里添了几分担忧,她知道顾云锦的水平,不至于出丑,但也远不到出彩的地步。

    中规中矩,与这儿大部分姑娘、奶奶们一样。

    可她担心的是阮馨。

    先捧她,再莫名其妙大夸徐令婕,最后让顾云锦提笔,其中铺垫,明明白白。

    只要顾云锦写得不出彩,阮馨不用贬低,只摆出欲言又止的样子来就足够了。

    但是,那样真的仅仅是顾云锦丢人吗?

    不,丢人的还有徐家。

    顾云锦是资质有限,但徐家真的尽心尽责教导了吗?

    流言不讲道理,谁知道会不会就成了“侍郎府照顾表亲只是沽名钓誉而已”的实证。

    徐令意抿着唇,徐家也好、北三胡同也罢,与阮馨无冤无仇的,阮馨做什么兴风作浪?

    顾云锦执笔,笔尖在砚台上沾了沾,她垂着眼帘,旁人看不出她的心思来。

    她其实是有些想笑的。

    若是十年前的她,那手字真的极其普通。

    也许是阅历不够,也许是瓶颈太早,她跟着徐令婕写了四年,用徐砚的话说,总觉得差了一口气。

    她的字里,没有像徐令意那样的风骨。

    等嫁去杨家,平日里无事可做,顾云锦多是练字,杨家书房里字帖不少,看得多了,学得多了,渐渐有了些体会。

    哪怕后来她厌恶杨昔豫,厌恶杨家,烦了书香清净,再不愿意在读书人的行当上下功夫,可领悟的还是记在心中。

    岭北生活清苦,吃用都素净,顾云锦想极了肉香酱香,最初一两年身体合适时,给临近几座道观抄了不少经典换银子。

    写得多了,那些体会到的东西慢慢也从字体里展现出来了。

    顾云锦现在的字,与从前大不同。

    抬眼看向阮馨,顾云锦狡黠地笑了笑,她原不想搭理对方了,可阮馨偏偏把主意打到了她的头上。

    想看她出丑?她更想看看,阮馨怎么夸她。

    明明想贬低,却只能夸赞,这滋味,妙不可言呀。

    “腹有诗书气自华”。

    顾云锦写的正是自华书社名字的来源。

    书社的匾额是阮老先生亲自写的,入木三分,古朴厚实。

    顾云锦是比不上阮老先生,但她的字方正中不失大气,带着洒脱的俊逸。

    她放下笔,把笺纸碰给了阮馨:“我功夫不到家,班门弄斧了。”

    阮馨看笺纸,又看顾云锦,来回看了好几次,都难以平复心中的震惊。

    这是顾云锦能写出来的?

    要不是对方当着她的面,一笔一划写了,阮馨说什么都不信。

    不止阮馨吃惊,其他姑娘、奶奶们亦是难掩惊讶,而惊讶之后,余下的是惊艳。

    面面相觑之余,心里还一个劲儿地在问:之前是谁说顾姑娘粗俗的?是谁说她只会打打杀杀的?站出来,把话说说明白!

    这手字,够让品字会上的极大部分人都甘拜下风了。

    长平的眼睛都亮了,拽着寿安郡主的胳膊,重重晃了晃,突得想到前回寿安赶在她之前送了点心,又赶紧把手收回来,转头看向阮馨:“阮二姑娘,顾姑娘的字如何?还请为我们点评一番。”

    阮馨咬紧了牙关,她能怎么说?违心暗示顾云锦的字不怎么样?那往后所有人都要质疑她的才名了。

    深吸了一口气,阮馨朝顾云锦笑了笑:“顾姑娘有如此水平,却头一次来参加品字会,这是我的疏忽。”

    阮馨想粉饰太平,长平却不会随她心思。

    “腹有诗书气自华,”长平念了一遍,眸子一转,朝顾云锦抬了抬下颚,“顾姑娘选的诗极好。”

    被长平县主一提,只要脑袋灵光的,都明白了顾云锦的意思。

    顾云锦明明白白说了,她不是胸无点墨,可要是阮馨想发难,那她也丝毫不怯场,她就在这儿,见招拆招。

    她有底气。

    甚至,她不需要阮馨那样的才名,哪怕满京城都知道她不服管教、她出手伤人、她与人闹得不可开交,顾云锦也有她的沉淀、她的功底,所有的一切,成了她周身的气质,光彩耀人。

    一位是盛名下才华横溢的书香女儿,一位是传言里爽直凶悍的将门姑娘,只一场交锋,就让人大开眼界。

    尤其是顾云锦以诗讽刺阮馨的直接做派,比阮馨步步推进拉顾云锦下水的手段,光明多了。

    最妙的是,那句诗是“腹有诗书气自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