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九十一章 虚假兄弟情(燕七爱吃鱼和氏璧+)

威武不能娶 第九十一章 虚假兄弟情(燕七爱吃鱼和氏璧+)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杨氏没有砸东西,她只是沉着脸坐在窗边的木炕上,一言不发。

    平远侯府的马车停在青柳胡同口一刻钟,人没到,意思却到了。

    杨氏听底下人说起时,恨不得那马车赶紧走,但真走了,又闷得不行。

    她怎么也想不通,为何郡主与县主会那般抬举顾云锦,难道,真的是模样好就占便宜了?

    她是头一回恨起了顾云锦那张脸。

    杨氏不砸,仙鹤堂里却碎了三只茶碗。

    林嬷嬷走时,老太太砸了一只,侯府马车离开时,她又砸了一只。

    这还不够,闵老太太偏要让人老老实实告诉她外头是怎么在传的,水琼战战兢兢说了,又哐得碎了一只。

    亏得是徐老太爷回来了,闵老太太才没继续发作,要不然,这一整套茶碗都要被砸干净。

    徐老太爷这两天胡子都气歪了。

    这事儿搁在以前,他还会跟闵老太太说道说道,到了现在,他一句话都懒得说。

    闵老太太气不顺,张口要说顾云锦存心让徐家丢人,说杨氏糊弄她才会如此,老太爷根本不耐烦听,一挥袖子走了。

    消息一点点传到了魏氏那儿。

    她可惜得直摇头。

    若是顾云锦还在,宁国公府和平远侯府,能让侍郎府出多大的风头呀!

    长了脸,她家令意难道还会找不到一个比王家强的婆家?

    现在好了,脸没长,还又丢在地上被踩了两脚。

    魏氏看向闷头练字的徐令意,心疼得无以言语。

    徐令意练了一整天了。

    她原本定了下午去北三胡同的,早上林嬷嬷来了那么一出,她只能罢了。

    满京城的目光都盯着侍郎府和北三胡同,她哪里还能出府去?

    见魏氏沉闷,徐令意犹豫了一番,还是开解了一句:“母亲,您别担心,云锦喜恶分明,她烦祖母和大伯娘,不会把您一道怨上的。我又不招她不惹她的,她也不会来为难我。”

    魏氏还能说什么?她只能默默点头。

    夜幕降临,东街上的酒楼又到了一日里最热闹的时候了。

    素香楼的后厨里,师傅们忙得脚不沾地,热腾腾的菜一盘一盘往外搬。

    咚咚咚

    后院门响了。

    小学徒放下手中活计,三步并两步过去开门,在看清外头那人的打扮后,脸上的不耐烦瞬间就消失了。

    来人身披黑斗篷,半张脸被蓑帽遮住,露出来的下巴上有一道疤痕,看着怪吓人的。

    “您来找东家?我帮您去叫。”小学徒一溜烟去了,之前东家交代过,这位访客绝对不能怠慢。

    东家很快就来了,带上后院门,与来人一道走进了楼后的小巷里。

    “五爷,”东家拱手道,“您这回又有新鲜消息了?”

    五爷面色不变,开口说话的声音很年轻:“京城里的头一份。昨日赏花宴上……”

    东家倒吸了一口气,只觉得穿堂风吹在脖子上冷飕飕的。

    顾姑娘踢翻了王员外郎家姑娘的椅子,金大人的孙女出言不逊,惹恼了郡主与县主,起因是王家背信,无视与徐家的约定,高攀了金家。

    这可真是让人、让人热血沸腾啊!

    连穿堂风都暖和了。

    东家搓着手,谨慎地问了一句:“五爷,这消息准确的吧?”

    五爷哼笑一声:“我给你的消息,什么时候假过?”

    东家吞了口唾沫,还真是,五爷给的消息就没错过,徐家的发家史,镇北将军府的往事,杨二公子在自华书社里说过的做过的……

    自打他跟五爷买消息,素香楼在整个京城就走在最前头。

    依规矩给了银子,东家试探着,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五爷为何挑上我们素香楼呀?”

    五爷道:“素香楼的茶博士,故事讲得不错。”

    “哎呦,五爷抬举了,能入得了五爷的耳朵,是我们素香楼的大福气。”东家连连拱手。

    五爷听他奉承了一番,道:“行了,赶紧让茶博士上新吧。”

    商机不能延误,不知道其他酒楼会不会另有渠道收到风声,东家赶忙告罪,先一步回了素香楼,把茶博士叫来嘀嘀咕咕说了一通。

    茶博士脑袋灵活,有了雏形,立刻就打好了腹稿。

    人声鼎沸的大堂里,他往中间一站,笑眯眯地高声问道:“各位、各位!猜到让顾姑娘出手教训的是哪一位了吗?”

    大堂里静了一息,而后立刻就炸开了。

    “有消息了?”有人大声问。

    茶博士笑得高深莫测,折扇在掌心敲了敲:“这事儿呀,还要从刚过完年说起!”

    呦?

    从过完年说起?现在都快到五月了,这故事要有多长呀。

    来来来,小二哥,再切两盘羊肉来!

    素香楼客满,酒续了一壶又一壶,东家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缝。

    别家再跟着他们讲,最热闹的晚饭时间也要过了,今晚上,素香楼盆满钵满!

    楼后的窄巷依旧在暗处,前头的热闹传不到这里。

    五爷走了半条巷子,脱下了墨黑的斗篷,露出五官来,他长得清俊,只可惜,下巴处有一道伤疤。

    他走出窄巷,回到灯火通明之处,七弯八拐的,进了一条不起眼的胡同,走到底,推开了深处的院门。

    屋里点上蜡烛,斗篷收好,没多时,访客就到了。

    他走出去,对来人道:“小鲍爷交代的事情都办好了。”

    来人正是寒雷。

    “辛苦五爷了。”寒雷说完,又取出一封信交给五爷。

    五爷接过去,冲他点了点头,等寒雷离开,才拆了火漆看信。

    寒雷脚步飞快地出了胡同,与之前的每一次一样。

    蒋慕渊时不时会交代五爷做事,事情都写在信里,具体是些什么,寒雷也不清楚。

    小鲍爷做事,一定会有他的道理。

    素香楼上雅间里,程晋之正襟危坐,垂着脑袋,没有半点平日里的活跃。

    肃宁伯府小伯爷皱着眉头看着程晋之,沉声道:“我们是兄弟吗?”

    程晋之一个劲儿点头。

    “你这么做兄弟,对吗?”小伯爷又问。

    程晋之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小伯爷重重叹了一口气:“你既然都知道不对,为什么不叫上我们?二娘、四娘、五娘都去了,你就把我跟二弟抛下,像话吗?”

    程二公子在一旁连连附和,一副被虚假兄弟情伤透了心的模样:“三弟啊,你可是我跟大哥带大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