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八十一章 就是这么砸的

威武不能娶 第八十一章 就是这么砸的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长平县主点头。

    都是要脸要皮的,坐下来好言好语的多,像金安菲似的,刚进来就寻人家麻烦的,简直匪夷所思。

    金安菲坐在一旁生闷气,王玟想跟她说话,都叫她摇头给止住了。

    新点心一盘盘端上来,顾云锦扫了一眼,就晓得全是素香楼出的。

    她欢欢喜喜吃她的翡翠米糕。

    长平县主笑道:“喜欢素香楼的点心?”

    顾云锦颔首:“喜欢呀,尝来尝去,整个京城还是素香楼的对我口味。”

    县主眨了眨眼睛,默默想,难怪她那小王爷表兄特特吩咐了要备素香楼的点心。

    指名道姓让她出面请人来,备了最合人心意的东西,一会儿又要来园子里见一见。

    这份心思呀,当真是司马昭之心,她一眼就看出来了。

    等结束之后,她一定要去趟永王府,把消息告诉姑母。

    一面想,长平县主一面道:“我倒觉得御膳房做的点心更好,只是平素吃不着,只能等表兄从宫里回来时给我捎一些。”

    “我没尝过,比不了高下。”顾云锦笑了。

    长平县主的眼睛晶亮晶亮的:“下一次,我让表兄多捎一些,给你送去。”

    县主好意,顾云锦自是应下。

    寿安郡主瞪大了眼睛,视线在两人身上来来回回的,一肚子狐疑。

    趁着顾云锦不注意,寿安郡主附耳与县主道:“你凑什么热闹呀?”

    “送点心嘛!”长平道。

    寿安郡主撅了噘嘴:“从永王府送到你平远侯府,多麻烦,不像我,哥哥把食盒拿回国公府,我就能送去了。”

    一盒点心,被两人嘀嘀咕咕成了天大的事儿,谁都不让谁。

    好在有宾客抵达,这才偃旗息鼓,不再多提。

    最后到的是傅太师的孙女傅敏芝。

    一众姑娘之中,属她年纪最长,她从小养在江南,说话举止较京中姑娘更多了几分婉约。

    “我来迟了。”傅敏芝含笑赔礼。

    长平县主闹她,要她自罚三杯。

    傅敏芝不恼,笑着应了,让人捧来了一坛子。

    “我带来的青梅酒,爽口的,一点儿也不醉,妹妹们要不要也尝尝?”傅敏芝道。

    坛子打开,一股梅子香扑鼻而来,酒味倒是不显,添上一盏,酒色清澄,众人皆好奇,纷纷讨一杯尝尝。

    原本离得远些的金安菲和王玟也凑了上来。

    傅敏芝不知刚才那场斗嘴,她与金安菲认得,对方有意攀谈,她也就细细说起了这青梅酒的做法。

    几句问答,金安菲和王玟再不是刚刚角落里无人搭理的了,坐在傅敏芝边上,诚心诚意讨教各种私酿。

    寿安郡主饮了几盏,撇了撇嘴,与顾云锦道:“不爽快,我看见她就不爽快,不消气!”

    顾云锦哭笑不得,安抚一般拍郡主的脊背。

    有一瞬,她觉得郡主像只猫儿,对中意的人亲近,对不喜的人嗤之以鼻,兴致来了,还要拿爪子去挠别人。

    这样的性子,当真是可爱。

    “县主的宴席,只能与她论几句口舌,再过了,伤了县主的面子。”顾云锦直言道。

    寿安郡主哼了声:“无事,她比我还憋得慌呢!那两人敢再胡说一句,她怕是要赶人走了。”

    顾云锦扑哧笑出了声,此言非虚,她从前认识的长平县主,正是那么直脾气的一个姑娘。

    傅敏芝说了一会儿,目光便落在了顾云锦几人身上,笑道:“这几位妹妹眼生。”

    长平县主听见了,想过来给两方引见一番。

    还未开口,却叫王玟赶在了前头。

    王玟阴阳怪气地道:“中间那个是眼下京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顾姑娘呢,就是一言不合、挥拳头砸了她表兄书房的那一位。”

    傅敏芝诧异,这么标致的美人儿,竟然这么泼辣?真真是人不可貌相,叫人怪惊喜的。

    “这真是……”傅敏芝感叹着。

    王玟接了话去:“真是粗鄙无礼!”

    咦?傅敏芝意外地看向王玟,这不是她想说的呀?

    王玟浑然不觉,还挑衅一般朝顾云锦抬了抬下颚。

    舌尖舔了舔上颚,顾云锦只觉得双手都痒了。

    深吸一口气,她走到傅敏芝身边,与众人道:“之前不是问我,到底是怎么砸了杨昔豫的书房的吗?我现在说给你们听呀。”

    话音一落,顾云锦突地转身,一手扶住暗敏芝身下椅子的椅背,伸出腿去,重重扫向了王玟的椅子。

    王玟只坐了小半张椅子,顾云锦突然发力,动作快,力气大,当即就扫得椅子歪向一旁。

    椅子侧翻在地,王玟毫无防备,根本回不过神来,重重的,一**摔坐在地上。

    她仰着头,甚至没有察觉到痛,那双眼睛里写满了难以置信和莫名其妙。

    顾云锦这才拍了拍手,道:“喏,就是这么砸的。”

    几分不屑、几分霸道,还有几分爽利。

    干净利索得让人下意识想给她鼓个掌。

    王玟这才回过了神,哇得一声哭了出来,顾云锦怎么能这么不讲理?她从小到大,什么时候这么丢人过?

    越想越委屈,越哭也越急,声音只高不低。

    长平县主不耐烦她的哭声,只觉得脑门儿都炸了,当即一挥手,道:“我们是来赏花的,我带你们去逛逛园子。”

    扔下这句话,长平县主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其余人跟上,只剩下金安菲,搓着帕子瞪王玟,拉了几次都没把她拉起来,终是一跺脚,也不管她了。

    长平县主走在最前头,肃宁伯府的三姐妹凑在一块,嘀咕了会儿,隐约传出几个词来,拼拼凑凑的,顾云锦猜了个大半,她们在说“果真跟哥哥说的一样厉害”。

    顾云锦有些好奇,程晋之到底是怎么说她的?

    前回窄巷里那掀帷帽的丢人事,他应当是没那个脸皮告诉妹妹们的吧?

    顾云锦想着想着就笑了。

    傅敏芝上前挽住她的手,亲切道:“顾姑娘是镇北将军府的姑娘吧?果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身手不错。”

    顾云锦汗颜,她那点儿花拳绣腿,实在当不起这声夸赞。

    傅敏芝又道:“我们往后走动的机会还多着呢,你可别跟我客气。”

    闻言,顾云锦只当她的是客套话,但傅敏芝的下一句话,让她愣在了原地。

    傅敏芝说:“我哥哥与你姐姐的婚事定下了,放小定的亲戚已经往将军府去了,以后就是姻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