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十四章 活的一手好稀泥(宁晓佳盟主+2)

威武不能娶 第七十四章 活的一手好稀泥(宁晓佳盟主+2)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没多时,杨昔豫的书房就乱得不能看了,大案上博古架上,愣是寻不出一样完整的东西来。

    哪怕是摆着高,顾云锦够不着的,都要扬手掷东西给砸下来了。

    顾云锦停下了,绣花鞋尖踢了踢地上的东西,清出一条路来,挺着胸走出了书房。

    院子里的人面面相觑。

    杨昔豫的小厮揉着被念夏捶痛的胸口,青着脸,道:“表姑娘这是什么道理?”

    顾云锦没理会他,一抬头在院门口瞧见了徐砚的身影。

    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果然传到了徐砚那儿。

    徐砚拧着眉,漆黑的眼睛里满满都是怒气,他上下打量顾云锦,愣是没看出来,这个娇娇柔柔的外甥女,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近日来衙门里做事不顺,徐砚趁着休沐,特特请了同僚来。

    哪知道正聊得起劲儿,一阵噼里啪啦的,跟进了强盗似的动静,闹得整个前院都听明白了。

    想到同僚那憋不住好奇的面色,徐砚就心塞极了。

    耐着性子送走了同僚,徐砚就赶来了此处,正好遇见雄赳赳气昂昂出来的顾云锦。

    “云锦!”徐砚深吸了一口气,对于姑娘家,他多有忍耐,要是个哥儿,只怕板子都抬起来了,“你砸了昔豫的书房,给舅舅一个理由。”

    “舅舅不知道?”顾云锦反问他,“也是,杨昔豫才不会跟舅舅说来龙去脉呢!”

    徐砚只听杨氏说了玉扳指的事儿,叹息道:“只为了一枚玉扳指,至于吗?”

    顾云锦笑了:“哪儿是一枚玉扳指,昨日在书社,他胡言乱语,误导旁人,毁我名声。

    我做人做事端端正正,从未有逾越之处,却被他说成与他有干系一般。

    舅舅,您告诉我,这口气我怎么咽下去?”

    徐砚哑口无言。

    杨氏想让顾云锦嫁进杨家,他是知情的,也是赞同的。

    亲上加亲,有什么不好?

    知根知底,杨昔豫容貌不差,文采更是出众,是个良配。

    照顾云锦的说法,两家还未有默契,就在外头说道,的确有失妥当,但那不是迟早的事儿嘛!

    “那你砸东西就占理了?”徐砚摇了摇头,“亏得是自己家里,等你表兄回来,让他给你赔礼,你也给他赔个礼,这事儿就算过了。”

    顾云锦睨他,当真是活的一手好稀泥。

    可她并不想在泥里待着。

    “赔礼?”顾云锦挑眉,“门都没有,今日是他运气好,不在府里,我只能砸他书房,再有下回,我照着脸砸!”

    “冤家!”杨氏人未到,声先到。

    邵嬷嬷搀扶着,杨氏才踉踉跄跄进了院子,顾不上给徐砚行礼,她一把扣住彼云锦的手:“疯了不成?你疯了不成?”

    杨氏走得气喘吁吁的,一说话就只顾着喘气了。

    邵嬷嬷进屋里看了一眼,里头乱得压根无处下脚,她只能退出来,冲杨氏摇了摇头:“一塌糊涂。”

    杨氏眼前一阵白光,偏偏椅子都被砸过了,只能问小厮要了把矮杌子,不管脏不脏,先坐了下来。

    她刚才在仙鹤堂里和闵老太太斗勇。

    老太太出招,没有智,只剩下勇,杨氏一腔本事无处用,只能跟着扯东扯西。

    正如邵嬷嬷说的,闵老太太一张嘴就把错都推到了杨昔豫身上,说杨昔豫吃喝着侍郎府,养在侍郎府,教导的先生也是侍郎府的,转过头来,还惦记上他们侍郎府的丫鬟了。

    石瑛跟了她这么些年,规规矩矩的,要不是被杨昔豫迷了心窍,能做错事吗?

    杨氏憋着气,想说杨昔豫都没认下跟石瑛的关系,老太太莫要牵连到一块。

    闵老太太可不管,张口闭口让杨昔豫收了石瑛,也算给石瑛一个交代。

    杨氏岂会应下?她把赏花宴搬了出来。

    邵嬷嬷打听过了,长平县主设宴,宁国公府的寿安郡主已经接了帖子,肃宁伯府的几位姑娘也要赴宴,另有不少一二品大员家的姑娘,那可是京城贵女们都凑一块了。

    徐家何时有过这份体面?靠得不就是杨昔豫认得宁国公小鲍爷吗?

    眼下不保住杨昔豫的名声、脸面,徐家靠谁?

    为了儿子孙子孙女们,闵老太太只能歇了念头,和杨氏各退一步。

    陈平一家以赌博违了家规的名义就此卖出京城去,往后好坏,一切与府里不相干。

    他们是被发卖赶出京的,在外头说什么,也没几人会信,更不会传回京里来。

    石瑛送出府,看她自个儿造化。

    闵老太太和杨氏偃旗息鼓,再不提有损杨昔豫的事儿。

    再为了平息三番两次无辜被牵扯的徐令意,杨氏自掏银子,给她备好赴宴要用的新首饰,既不能抢了郡主、县主们的风光,又不能叫旁人比下去。

    杨氏自认为面面俱到了,如此安排,魏氏都不会有意见。

    谁知道,魏氏没有闹,顾云锦却跳出来了。

    天晓得丫鬟来传话说顾云锦砸了杨昔豫书房的时候,她怎么就没晕过去。

    脸不要了?理不讲了?当真是豁出去了?

    再听闻徐砚同僚在府里时,杨氏只觉得脑门都炸开了。

    丢人呐!这下丢人丢大了,只盼着那一位好说话,又不多事,别把这一桩给传出来。

    杨氏急匆匆赶来,一肚子的气憋到了嗓子眼,对上顾云锦,恨得想一巴掌甩过去,偏偏又甩不得。

    赏花宴、赏花宴……

    杨氏一遍遍跟自己念,逼着自己冷静。

    她就没想到,好巧不巧,怎么就是这么个时间,早一阵、晚一阵,她都不能这般进退两难。

    “你气昔豫什么,你只管跟舅娘说,舅娘帮你出气去,你做什么自个儿动手啊?”杨氏喘着气,道。

    顾云锦没急,只是笑了:“您帮我出气?那扳指还是我嫂嫂砸的呢。

    他在外头坏我名声,他是您的亲侄儿,用您的话说,手心手背都是肉,您多为难呀。

    舅娘,还不如我自个儿动手,省的让你为难。”

    这话说得再是体贴不过,可各个都知道,当不得真。

    顾云锦掏出帕子仔细擦了擦青葱的手指,皱着眉头哼道:“嗳,指甲才刚染的,不小心碰花了。”

    念夏忙道:“过几日要赴宴,姑娘重新染一染吧,北三胡同里的凤仙花开了,让沈嬷嬷给姑娘染,她染得最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