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十二章 傻子

威武不能娶 第七十二章 傻子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事情状况,定然瞒不过仙鹤堂里。

    哪怕杨氏能让清雨堂里的一个个都闭嘴,但徐令意、顾云锦的嘴,她堵不住。

    杨氏啐了一口:“想老太太做什么?整日里就会大呼小叫砸东西,能的她!石瑛竟敢往昔豫这儿扑,我还要跟她算账呢!”

    “话不是那么说的,老太太无理都要闹三分,”邵嬷嬷道,“您知道是石瑛拉扯豫二爷,老太太一张嘴,准成了豫二爷哄骗石瑛,您若不顺着她,她瞎嚷嚷起来,豫二爷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杨氏气闷。

    这一招“我不好你也别想好”,看得是自损八百,但只要能伤敌一千,就足够让人投鼠忌器。

    刚刚,她就是拿这一招对付吴氏的。

    哪知道风水轮得这么快,又转到了她头上。

    “行了,我琢磨琢磨,再去跟老太太说说。”杨氏靠着引枕闭目养神,到底不放心顾云锦,又叮嘱邵嬷嬷道,“盯好兰苑。”

    兰苑里,灯火通明。

    吴氏一口气说完了在内室里的状况,气得一张脸通红:“云锦,那婆娘是真的歹毒,这样的法子都能说出口!我们今儿个回去,她明天就能传得满京城沸沸扬扬的,你还怎么说亲!”

    顾云锦给吴氏添了茶。

    她就知道,像杨氏和杨昔豫那样的人,不斩草除根,是没有清净日子的。

    不过……

    “嫁不出去,也比跟杨昔豫凑作堆强!”顾云锦冷哼,“他乱七八糟的事情又不止石瑛这一桩,我就不信我寻不到他其他的错处!”

    顾云锦说完,就见刚还气得发抖的吴氏的面色渐渐缓和了,杏眼直直看着她,眼神都温柔了几分。

    “怎么了?”顾云锦奇道。

    吴氏扑哧就笑了:“好看是真好看,连撅着嘴哼人都好看得不得了。”

    娇娇俏俏的小泵娘,一颦一笑都跟画一样,使起性子来都叫人转不开眼。

    本该好好让家里人捧在手心,却被杨氏用婚事拿捏,吴氏真的是心疼得不得了。

    “就这模样,当娘娘也是不输阵的,却要被她……”吴氏嘀咕着。

    顾云锦听了个明白,忍不住弯着眼睛直笑:“嫂嫂,我真嫁不出去,你留我呀?”

    “说的什么混账话!”吴氏伸着指尖去戳她的额头,“不留你,你还想去哪儿?”

    话说到了这儿,吴氏便道:“云锦,不止我,太太也是真疼你的,只是你们相处得少,往后你就知道了。”

    顾云锦愣了愣,笑意凝在了唇角,眉眼低垂,叹道:“我知道的,我已经都知道了的。”

    从前懂事得太晚了,还好,今生还有时间。

    姑嫂两人又说到了请帖上。

    “我想啊,就去宴会上说故事,看看是她会讲,还是我能编。”顾云锦道。

    吴氏点头应了。

    既然要在宴席上说道,顾云锦也不急着回北三胡同了,免得杨氏防她跟防贼一样,反而弄得她束手束脚了。

    吴氏要回去,顾云锦送她到院门。

    守在不远处的小丫鬟见吴氏孤身离开,松了一口气,转头就去给画梅报信。

    画梅心不在焉,她还在琢磨杨昔豫和石瑛的关系。

    听了回禀,只让小丫鬟往杨氏屋里递了信,自个儿转身走了。

    避开了人,画梅直直寻到了杨昔豫的书房。

    为了避嫌,她之前极少过来,眼下一迈进来,就四下打量,恨不能火眼金睛能看穿杨昔豫的秘密。

    杨昔豫抬头看她:“是不是姑母又寻我?”

    画梅几步上前,道:“是不是我不如石瑛能耐?我只能在太太跟前替你多说说话,石瑛却能从老太太的库房里给你拿好处,除了那玉扳指,怕是还有不少东西吧?这么一比,我真是比不上了。”

    三分恼三分闹,看着是冷言冷语,却别扭得厉害。

    杨昔豫却喜欢她口是心非的样子,一把搂住了画梅的腰身,凑过去偷了个香:“这醋吃的没道理,扳指当真不是她给的,她能耐不能耐,我不知道,我只知你能耐极了,眼睛一瞪就勾得我心慌。”

    画梅被他说得面红耳赤,伸手推了杨昔豫一把,力气没多少,跟欲拒还迎似的:“真与她不相干?”

    “只跟你相干。”杨昔豫含糊道。

    等画梅整理了衣衫,趁着夜色离开时,已经过了大半个时辰了。

    凉风吹散了情郎在耳边的私语,叫画梅打了个寒颤。

    她不信杨昔豫说的。

    杨昔豫是她将来的寄望,她这样的身份,不能强硬地质疑他,画梅顿了脚步,干脆转身去了另一个方向。

    看守石瑛的婆子见了画梅,只当是杨氏吩咐的,便开门让她进去。

    画梅带上门,看了眼精神不济的石瑛,咬牙道:“豫二爷都交代了。”

    石瑛愕然抬头,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交代了什么?”

    “你心里明白!”画梅一字一字道,她没有证据,就是来诈一诈石瑛,怕说多了露马脚,干脆含糊带过。

    石瑛缩了缩脖子,心中擂鼓一般。

    杨昔豫真的说了?不可能吧?

    石瑛竖耳,外头安安静静的,就只有画梅一人来的,她不由松了一口气,是了,若杨昔豫都招了,杨氏铁定雷霆手段处置她,哪会只让画梅来问话。

    再说了,只要没被当场逮住,好歹不都凭一张嘴吗?

    不管杨昔豫认不认,反正,她绝对不能认。

    见石瑛还是不松口,画梅跺脚,道:“你跟豫二爷的事儿,真以为能瞒天过海?”

    石瑛蹭得站起来,青着脸道:“你的意思是,豫二爷说我跟他有什么?

    我做错了事,我认错,太太怎么处罚都行,可这算什么?

    我清清白白的姑娘家,要背这种污名?

    我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你也要名声?”画梅嘲她,“监守自盗,你那名声还值几个铜板?”

    石瑛抱着膝盖,哭得撕心裂肺,翻来覆去就是这么几句话。

    画梅拿她半点办法没有,只能气恼地回了清雨堂。

    刚一进去,画梅就与画竹打了个照面。

    画竹似笑非笑:“去找石瑛了?”

    画梅皱了皱眉头。

    “要我说,你与其折腾她,不如讨好了表姑娘,你这心思呀,往后就要指着表姑娘过日子了。”画竹道。

    轻轻柔柔的声音落在画梅耳朵里,却跟雷鸣一般。

    她不敢问画竹从何得知,只能斩钉截铁道:“你浑说些什么东西!”

    说完,不敢多留,快步回了屋子。

    画竹看着她的背影,勾了勾唇角,骂了句“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