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十八章 搬起石头

威武不能娶 第六十八章 搬起石头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锦和吴氏凑在一块,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把故事给润色完了,便一道往侍郎府去。

    也是运气好,在二门上,正巧遇上了杨氏和徐家姐妹回来。

    杨氏一把搂住彼云锦,笑道:“云齐媳妇也来了?正好,去舅娘那儿坐一会儿。”

    吴氏自不会推拒,笑盈盈应了。

    顾云锦伸手去牵徐令意,道:“我还没见过新挑的四宝呢,姐姐与我一道去,让二姐姐写来试试。”

    徐令意本不想去清雨堂,刚张口要拒绝,突得想起在金银铺子里遇见的王夫人。

    跟出去的婆子定然会把这一桩告诉魏氏。

    她不喜王家的出尔反尔、得陇望蜀,但也沉不下心来听魏氏抱怨,便干脆应了顾云锦。

    要她说,这会儿还有什么好抱怨的,赶紧把那王家抛到脑后,寻合适的人家商议才好。

    不过,也怪不了魏氏。

    因着流言,侍郎府要低调一阵了,魏氏想使劲儿都无处用劲儿去。

    一行人进了屋子坐下,杨氏吩咐画竹在大案边伺候笔墨,让几个姑娘玩儿去,自个儿笑着与吴氏说话。

    “我听云锦讲,云齐之前捎信来,说秋天能回京?具体是何时回来?能不能留在京里过年呐?”杨氏亲切极了。

    北三胡同没有接过顾云齐的家书,吴氏猜,大抵是顾云锦诓杨氏的,她不会拆自家小泵子的台,便顺着道:“是这么说的,舅娘也晓得,他们操练、打仗的,根本说不准。

    等秋天能不变卦地回来就不错了,过年呐,我是没想过。”

    “也是,出门在外,都身不由己,”杨氏点头,拍了拍吴氏的手,道,“就是辛苦你了,留在京中照顾大姑姐和云锦。”

    吴氏抿着唇,道:“人少,哪儿就辛苦了,比不得大舅娘要操持整个侍郎府,真真辛苦。”

    顾云锦出声唤道:“舅娘,哥哥们还未回来?今日谁得了头名?”

    她是明知故问的,只看杨氏从回马车上下来着一路止都止不住的笑容,她就知道杨昔豫的表现不错。

    “还是昔豫的头名,”杨氏得意极了,“都夸他写的好。”

    吴氏紧随着顾云锦,抚掌道:“那般厉害?舅娘与我们讲讲?”

    杨氏眉开眼笑,吴氏今天嘴巴出人意料的甜,这叫她舒心得不得了。

    嘴甜才好,嘴甜好说话。

    顾云锦油盐不进,不还有徐慧和吴氏嘛。

    思及此处,杨氏赶忙让人去门房传话,等杨昔豫一回府,就让他赶紧过来。

    安排妥了,杨氏又与顾云锦道:“你说你不懂比拟、意境,正好,让昔豫过来给你们都讲讲,学得多了,懂的就多了。”

    顾云锦垂着眸子不拒绝。

    等了小半个时辰,杨昔豫几人回来了。

    门房上得了信,他没来得及回去收拾一番,就与徐令峥一道来了。

    顾云锦拉着徐家姐妹让出了大案,含笑道:“表兄把词写下来,教教我们吧。”

    杨昔豫眼睛一亮。

    顾云锦有多久没这么和颜悦色与他说话了?娇娇声音落在耳朵里,直叫人心都软了。

    说词?可惜这个月的题是咏物,写的是青竹。

    要是上个月的咏月,寄情于词,那就……

    杨昔豫提笔,画梅在一旁伺候笔墨,见那遒劲字体一笔一划落下,自有风骨,心思不由也沉了。

    她喜欢的这个人,当真是稳重时如山石青松,动情时似风月桃花,无论哪个模样,都叫她心动不已。

    画梅一颗心扑在杨昔豫身上,杨昔豫却时不时看向顾云锦。

    他抓到了顾云锦的视线,她一直在看他的手,没有多避讳,目光随着他的书写移动,就直勾勾地看他的手指。

    杨昔豫的唇扬了扬。

    有人说过他的手好看,尤其是提笔时,骨节分明。

    他想,顾云锦一定也很喜欢的。

    杨氏亦看在眼中,转了转眼珠子,当着吴氏的面故意道:“云锦,你看什么呢?亏得是自个儿家里,不然要叫人笑话了。”

    “您不正是在笑话我吗?”顾云锦撇了撇嘴,“我看表兄手上那玉扳指呢,似是眼熟。嫂嫂也瞧瞧,像不像太太说的那一枚。”

    杨氏侧头去看顾云锦,这才发现,她的神色淡淡,眉梢眼角根本寻不出一丝小泵娘家看欢喜之人的羞答答模样。

    杨氏一愣,她之前是被哄高兴了,这才忘了,眼前这姑嫂两人近来没少跟她讨债。

    眼下这一出,不晓得又是冲着什么来的。

    杨昔豫动作一顿,下意识看向玉扳指,多少有些心虚,转念一想,这里谁也不清楚玉扳指的来历,不由稍稍安心。

    “眼熟?”杨昔豫笑了起来,“这枚扳指挺普通的,大概与谁的相像吧。”

    吴氏哼了声,道:“哪儿是像,根本是一模一样。”

    杨氏一头雾水。

    顾云锦冷声道:“舅娘,石氏老太太的东西都送回北三胡同了,独独缺那么一枚玉扳指。

    我们太太欢喜过后,又心生遗憾悲伤,今日我过去,她仔仔细细跟我说了那扳指模样,说着说着又要哭出来了。

    我本想着,那扳指不晓得被当去哪儿了,我问了那么多当铺都问不出结果来,大概是真没希望了。

    哪里知道,竟然就在表兄手上!”

    杨氏眉头都皱起来了。

    玉扳指是石瑛当的,却落在杨昔豫手里,这算哪门子事情?

    “许是东西有相像,”杨氏深吸了一口气,细细想了想,又道,“再说了,这么多年,东西都是老太太收着的,大姑姐何曾见过那枚玉扳指?”

    顾云锦目光沉沉,一本正经道:“太太说,是石氏老太太给她托梦呢,老太太到北三胡同看了您给她送去的嫁妆,一直念叨那玉扳指。”

    似是一道凉风吹过,杨氏生生打了个寒颤,只觉得整个后背都冰冷一片了。

    “托梦?这……”

    这蒙谁呢?

    杨氏一个字不信,可她有口难言啊。

    前两天她才刚刚用这个由头在北三胡同里宣扬了一般,今日怎么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顾云锦这一招,真是让她进退两难。

    半晌,杨氏只能白着一张脸,咬死道:“物有相似。”

    “老太太说了,因着她在娘家行二,她那枚玉扳指,就在内侧划了两道痕迹,”顾云锦抬了抬下颚,指着杨昔豫,道,“是与不是,表兄摘下来给我们看看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