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十七章 再告诉你

威武不能娶 第六十七章 再告诉你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杨昔豫今天就戴着?

    顾云锦挑眉,前后理了理思绪,觉得这机会倒不错。

    只是……

    那玉扳指平淡无奇,用料也极其一般,怎么就引得小鲍爷的注意,还看过内侧呢?

    她抬眸去看蒋慕渊。

    两人站得有些近,顾云锦的个子虽不矮,但还是比蒋慕渊低了大半个脑袋,使得她不得不抬高了头去看。

    蒋慕渊唇角带笑,略低着头,骤然间四目相对,谁也避不开谁。

    顾云锦怔了怔,明明有帷帽阻隔,她却觉得蒋慕渊的目光清晰极了。

    那双眸子,沉沉如墨。

    为何如此清楚?

    清楚到她下意识地想后退半步?

    大抵是从前也见过吧。

    顾云锦突得想起岭北的那座道观。

    十年后,她没有再长高,反而因为生病,有些微弯背,而蒋慕渊又长了不少,她只到他的肩下。

    一道说话时,若要看到对方神态,要么拉开些距离,要么就抬头。

    那时飘着雪花,蒋慕渊执伞,大半个伞面都往她身侧倾斜,顾云锦哪好意思叫他被雪打湿,少不得挨近些,因而她只能仰着头说话了。

    远比此刻还近。

    蒋慕渊说起旧事时的叹息,对战死好友的怀念……

    他乡遇旧识,蒋慕渊未曾掩饰过眼底的情绪,清清楚楚的,落在顾云锦眼中,比他眼角的伤痕还要清晰。

    那目光就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和今日场面,重叠在一块,仿佛两世都折在了一起。

    新奇得让顾云锦弯着眼就笑了。

    表情在帷帽下显得朦胧,可蒋慕渊知道顾云锦在笑。

    她的身体放松又自在,不显防备,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跟着她一道笑起来。

    “小鲍爷,”为了郑重些,顾云锦收了几分笑意,却没有避开蒋慕渊的视线,道,“虽然不知道您为何几次帮我,但与我而言,当真是雪中送炭,这些恩情,我铭记于心。若有能回报之处,定不推托。”

    蒋慕渊眼中的笑容亦一点一点消了,仿若是水面上的星光被云层掩去,徒留下一片平静,底下漆黑,深不见底。

    他没有笑,但顾云锦想,他也没有生气。

    半晌,蒋慕渊才缓缓移开了视线,落在了不远处青石板地砖上,左手抵在唇边,清了清嗓子,应了一声“好”。

    只那么一瞬,顾云锦的心有些空落落的。

    她说那几句话,原是想弄明白蒋慕渊为何次次举手之劳,不管是从当铺里寻东西,亦或是请太医给徐氏看诊,瞒下了贵重的紫河车,这些事情对蒋慕渊而言,就算不是麻烦事儿,但只凭前回窄巷里的一个照面,蒋慕渊对她委实太关照了。

    可蒋慕渊还是闭口不谈原因,连他所说的那个“好”字,顾云锦都觉得空泛。

    一个出类拔萃的皇亲国戚小鲍爷,一个离开了将军府不起眼的小泵娘,蒋慕渊能让她帮什么呢?

    她的全心全意,恐怕也是不自量力了。

    气氛转眼间闷了许多,顾云锦正犹自琢磨,突然就听见蒋慕渊唤她,她又抬头看去。

    “顾姑娘,”蒋慕渊道,“我不是随口应付,若到了合适的时候,再告诉你原因。”

    声音清冽如泉水,叮咚而下,一下子扫去了所有的闷气。

    顾云锦讶异,她分明没说什么,就叫蒋慕渊猜出心思来了?

    这般被看穿,却也应允得郑重其事,顾云锦不禁莞尔:“好。”

    同样的字,气氛却截然不同。

    说话的两人自个儿不觉得,站在一旁听的人品得格外清楚。

    念夏之前垂着头,这会儿迅速看了两人一眼,她家姑娘从未这般和哪位公子说过话吧?就半臂距离了,从前姑娘不烦豫二爷的时候,也从未这般近过,最多隔着一张桌子说话。

    听风想得就更多了,眼中也满满都是惊喜。

    他之前以为,小鲍爷做好事不留名,顾姑娘浑然瞒在鼓中,这会儿一听,顾姑娘真真是心如明镜,什么事儿都门清。

    他虽然看不到顾姑娘的神情,但语气还是能听出来的,人家极其感激。

    再看他们小鲍爷,这份关心和细致,也是没得说了。

    事情说完了,顾云锦行礼告辞。

    走出了窄巷,念夏才低声问道:“姑娘,那玉扳指上真有痕迹?”

    刚是被旧忆晃了神,顾云锦这才记起最初时的疑惑,想了想,道:“应该是有的,小鲍爷几次帮忙,总不会无端说假话。”

    念夏跟着点了点头,也是,小鲍爷骗她们做什么呢,定是真看过,才说出来的。

    而窄巷里,直到顾云锦的身影不见了,蒋慕渊才收回了目光,转身见听风一脸好奇地看着他,问道:“又怎么了?”

    听风忙道:“杨公子手上那枚有痕迹的玉扳指,不是阮二姑娘的吗?顾姑娘弄错了,您不但不说实情,反而真张冠李戴上了。”

    阮二姑娘是阮老先生的二孙女阮馨。

    寿安郡主与阮馨有往来,前回还跟小鲍爷说,阮馨的玉扳指送人了,她猜来猜去,才发现杨昔豫戴着。

    蒋慕渊睨了听风一眼,淡淡道:“是谁的有什么要紧的。”

    不要紧吗?

    听风眨了眨眼睛。

    “杨公子在书社说起顾姑娘时,那般不妥当,要是顾姑娘晓得他收了阮二姑娘的玉扳指,像顾姑娘这么聪明的人,肯定会疏远杨公子的,而让顾姑娘以为杨公子和丫鬟往来……”听风想了想,好像也真没差多少,他又道,“爷,顾姑娘记您的情,您的好心还真没白费。”

    蒋慕渊哼了声:“你又知道了?”

    听风嘿嘿直笑,他才不听蒋慕渊嘴上说的呢。

    在书社里,还说没想招惹顾姑娘,转头就让他把人请到了窄巷里。

    顾姑娘来是道谢,小鲍爷可没什么正经事儿要说的,这还不是想招惹了?

    靠一枚玉扳指,坏了顾姑娘和杨公子的关系,若真是无心,又何必误导顾姑娘呢。

    听风自认猜测有理,笑嘻嘻道:“爷,您不方便去北三胡同,要是有事儿吩咐贾家大娘,您只管让奴才跑腿。”

    “省了吧。”蒋慕渊摇了摇头,转身从另一方向出窄巷。

    让听风去跑腿,怕是一个不留情就跑顾家院子去了。

    有贾妇人在,又不是缺了递话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