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四十七章 举手之劳

威武不能娶 第四十七章 举手之劳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当票收到荷包里,顾云锦戴好帷帽,出了雅间。

    隔壁隐约有对话声,大抵是有客人在商量买卖,虽说声音不重,但也零星能听见几个词。

    顾云锦无意窥听旁人事情,就没有驻足,往楼梯口去。

    迎面走来一少年人,顾云锦当他也是客,微微颔首,侧身示意对方先行。

    那人却在她跟前几步站住了,拱手道:“顾姑娘,在下程晋之。”

    念夏一听这名字,当即往前迈了半步,挡在顾云锦身前,一脸防备地看着他,动作快得顾云锦想拦都没拦住。

    顾云锦不担心程晋之再掀她帷帽,虽然她对他的了解只在蒋慕渊曾经说过的三五事情上,但以小窥大,程晋之不是那等不依不饶的性子。

    程晋之这回心思坦荡,被念夏这般小心防备,更是觉得前回做的事情不地道了。

    他以手做拳,轻咳了声,赧然道:“我是来给姑娘赔礼的,上回是姑娘不计较,我却不能当没有那桩事,是我唐突失礼,给姑娘赔罪。”

    这几句话说得诚意十足,拱手行礼也半点不含糊。

    上回程晋之站在窗后,隔了些距离,顾云锦没有看清他的模样,这会儿细细一打量,只觉得五官俊气、眼神清澈。

    顾云锦问他:“程三公子怎么知道我在这儿,还特特来赔礼?”

    程晋之答得大方:“我刚才就在楼上,听司理说姑娘来了,就下楼来了。”

    顾云锦心思一动,故意道:“三公子客气了,你帮了我这回,我还要谢谢你呢。”

    “我似是没帮姑娘什么忙。”程晋之的眼睛里满是疑惑。

    他的神色不似作假,顾云锦又偏过头看向贾妇人,贾妇人比她晚几步出来,见他们几人堵在走廊上,就没有贸然上前。

    顾云锦打量她模样,她一脸平和,好像并不认得程晋之。

    见此,顾云锦笑着道:“不是程三公子,那大抵是小鲍爷了。”

    贾妇人看了顾云锦一眼,又低下了头,虽然飞快,但眼中的愕然还是让顾云锦给捕捉到了。

    看来,贾妇人背后的是蒋慕渊了。

    没有向程晋之解释,对方亦没有多问,顾云锦施了一礼,和贾妇人一道出了典当行。

    谁也没说话,等走到了岔路口,顾云锦才顿住脚步,低声道:“大娘,让你帮我一把的是小鲍爷吧?是我自个儿猜的,不算大娘多嘴。”

    贾妇人哭笑不得,越发觉得顾云锦有趣,没有点头应下,却也没有否认:“举手之劳。”

    谜底揭开了,顾云锦的心也落下了。

    贾妇人说过对方只是好心,并无歹意,顾云锦也承了那人的情,但好奇使然,她总会猜测那人身份。

    她前两天猜到与窄巷里拦她有关,今日碰见程晋之,干脆套话问了问,弄明白了就踏实了。

    虽然顾云锦也不清楚贾妇人为何会搬到北三胡同,又要做些什么,但既然那背后之人是蒋慕渊,她就无需担心他这次的“举手之劳”,更不用怕往后还有什么算计等着她。

    她不仅认得现在的蒋慕渊,也见过十年后的他,更听过无数与他相关的事情。

    朝廷战事频发,外敌、内乱,蒋慕渊领军杀阵多年,百姓之中有许多他的故事,说他忠勇果敢、一心为这江山拼搏,她去了岭北后,也在附近的庄子上见过从外乡逃战乱来的灾民,他们提及蒋慕渊时,眼中满满都是崇敬,也有老人说过,若非蒋慕渊及时带兵赶到、镇压乱军,只怕他们一整个镇子的人都逃不出来了。

    顾云锦彼时空闲,念夏便打听了许多故事来告诉她。

    念夏原是想着多问些顾云齐打仗去过的地方的事儿,哪知道那些外乡人张口闭口先说蒋慕渊,到最后没问到多少与顾云齐相关的,一溜儿都是蒋慕渊的事迹。

    征战间那般勤恳、受百姓爱戴的人,在十年前的现在,肯定也不会跟她一个姑娘家过不去。

    贾妇人说是举手之劳,那定然是那般了。

    顾云锦边想边走,等进了青柳胡同,她才加快了脚步,穿过垂花门,一掀帷帽,露出来一张怒气冲冲的脸。

    清雨堂里,杨氏歪在榻子上小憩。

    邵嬷嬷快步进来,道:“太太,表姑娘回来了,直直就往仙鹤堂去了,看那脸色似是憋着一肚子气,奴婢半道上遇见她,跟她说话,她连个眼神都没给奴婢,等下仙鹤堂里怕是要闹起来。”

    杨氏眼皮子都没抬,这个清明,为了供奉石氏的事儿,闵老太太挑三拣四没少折腾她,弄得她劳心又劳肺。

    顾云锦要跟闵老太太闹,她看戏都来不及,才不会去当什么和事老呢。

    再说了,一个小丫头片子和一个小心眼的粗鄙老婆子,又一屋子丫鬟仆妇,能闹成什么样?是顾云锦敢打闵老太太还是老太太敢打顾云锦?一个都不敢,有什么好紧张的。

    邵嬷嬷见杨氏半点不上心,急道:“太太,咱们二姑娘现在在仙鹤堂呢!”

    杨氏腾地就坐起来了,催着画竹给她重新梳头,心里急得不行。

    前两天徐令婕说话不小心,闵老太太无处宣泄郁气,正好拿徐令婕开刀,罚她这两天下午都去仙鹤堂里抄书。

    杨氏太知道徐令婕的脾气了,顾云锦闹起来,就徐令婕那张嘴,肯定要掺合的,估计也说不出什么中听的话来。

    外头风声未消,闵老太太不敢打顾云锦,但肯定敢打亲孙女。

    杨氏心急火燎的,简单收缀了,就往仙鹤堂里赶。

    前脚刚迈进去,后脚就听见正屋里传来一声瓷器砸在地上的声音,以及闵老太太中气十足的“你说什么混账话!”

    杨氏不禁浑身一颤,仿佛叫那瓷片儿划到了脚背似的,她脚步一踉跄,堪堪稳住身形,三步并两步穿过天井,不等小丫鬟通禀,一把掀开帘子迈了进去。

    她还未顾得上看清屋里状况,就听顾云锦哼了声,语气讥讽。

    “我刚才是问老太太,徐家经商多年,二舅舅掌着生意,按说侍郎府是不缺钱的,怎么到了您这儿,手头拮据得三十两都凑不出了,要去典当行里凑银子了呢?”

    杨氏的脑袋嗡了一声,顾云锦的每一个字里都是嘲弄,那股子不屑都冲着天去了,可杨氏没听明白这说的是哪门子事。

    什么拮据,什么典当行,什么凑银子?

    “云锦,”杨氏下意识地道,“老太太不会去典当东西的,毕竟……”

    一开口,杨氏就晓得坏了,赶紧住了嘴。

    边上的徐令婕却是个直脾气,没听出母亲的欲言又止,张口就接了下去:“毕竟祖母没银子了,从来都是直接问母亲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