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三十五章 堵心

威武不能娶 第三十五章 堵心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杨氏把徐砚搬出来,闵老太太一下子就哑火了。

    这阵子,徐老太爷的沉闷和不满,老太太是看在眼里的,那些火气虽不至于劈头盖脑朝着她来,但也震得仙鹤堂里里外外小心谨慎。

    昨日,等晚辈们都散了,徐老太爷又是一通哀声叹气。

    徐砚是徐家的顶梁柱,若他在外头吃亏了,徐家其他人还能讨到好处?

    这可是她最最自豪和骄傲的儿子,为了儿子的脸面和前程,闵老太太做不出一口回绝的事情来。

    可给徐氏大办……

    闵老太太胸口堵得慌。

    她抿了口茶,眼睛跟刀子一样盯着顾云锦,这主意肯定是顾云锦想出来的,好一招“挟天子以令诸侯”,让她投鼠忌器。

    这招是真狠呐!

    一旦她开口拒绝了,徐砚两夫妻要怪她,徐驰夫妻添上徐令意一样怪她,回头传到徐老太爷耳朵里,那憋着的火气也要朝她来了。

    什么不识大体,什么斤斤计较,什么捡芝麻丢西瓜,那些罪名一溜儿要砸下来,闵老太太光想想就牙痛。

    “徐慧自个儿说的?”闵老太太咬牙切齿道。

    杨氏应道:“是大姑姐的意思。”

    “呸!”闵老太太啐了一口。

    徐慧几个胆子,她会不知道?徐慧只会悄悄地摆,压根不会到侍郎府里来说道,还拿石氏的旧物,根本不可能!

    “云锦,东西是你要的吧?”闵老太太不含糊,直接跟顾云锦挑明了说。

    顾云锦抿唇笑了笑,眼睛弯弯的,透着几分狡黠:“瞧您说的,我一年都跟我们太太说不上多少话,我连她的岁数都记不清,何况是石氏老太太的阴寿呢。北三胡同里来说的五十整,要大办要供奉,我才想起这桩事情来。”

    “大办?”闵老太太冷哼道,“什么样的是大办,什么样的是怠慢?”

    顾云锦撇嘴,没怠慢石氏?这话真好意思说出口来,闵老太太的脸比烧元宝的盆儿都大了。

    “大舅娘晓得规矩,大舅娘来说。”顾云锦一溜儿推给了杨氏。

    杨氏深吸了一口气,忍住了讥讽笑声。

    顾云锦这话不就是骂闵老太太不懂规矩吗?虽然杨氏也觉得闵老太太没规矩又小心眼,但明明白白的话是不能说的,只能暗骂顾云锦刁钻,扭头看向闵老太太,道:“这事儿是做给外头看的,排场再大,外头不知道,也是白搭,礼数上挑不出错来,再让外头看明白了,就行了。”

    “继续说。”闵老太太道。

    杨氏想了想,道:“依规矩是要磕头的……”

    闵老太太的眼底闪过一丝恨意。

    她岂会不知道要磕头?她自个儿也就罢了,晚辈们一个都少不了。

    可她不甘心,也不愿意让她的亲儿子去给石氏磕头,自打她进门起,这么多年了,从没让徐砚、徐驰给石氏的牌位跪过。

    眼瞅着半辈子过去了,徐家蒸蒸日上,事到如今,反而要去跪了。

    闵老太太深吸了两口气,瞪着顾云锦道:“好好好,落井下石、浑水摸鱼、趁火打劫!”

    老太太一个词一个词地骂,顾云锦听了丝毫不恼,一个词一个词地点头,她承认,这些事儿她全做了,而且做得很开心。

    也是难得,闵老太太这种商贾出身、年轻时没念过什么书的女人,如今能几个成语一块往外蹦了,可见养出个侍郎儿子,她也没少跟着提高自己。

    只是,诗词成语念了不少,这眼界格局而是一如既往。

    顾云锦从前就听杨氏私底下嫌弃闵老太太,说她狭隘不自知。

    等闵老太太骂完了,顾云锦才笑着道:“老太太,我还在府里住着呢,大舅舅在官场上不顺,对我也没好处。

    说到底,府里上下,哪个不盼着大舅舅官运亨通?这事儿做了,对谁都有好处。

    您别一听我们太太的名字就烦,我们太太没事儿从来不烦您,这也是正好赶上了,问您要石氏老太太的东西,总归您是收在库房里的,趁这个机会点一点呗。”

    闵老太太拍着几子面,被这无赖一样的口气恼得愤愤不平。

    杨氏怕顾云锦说“过”了,让老太太下不了台,赶紧给魏氏递眼色。

    魏氏想到徐令意,自然也不敢装聋作哑,赶紧开口劝道:“老太太,这都是为了大伯的官途,咱们只要放了风声出去,府里头到底怎么办的,人家正清明的,还到咱们府里来盯着瞧着不成?

    大伯这个年纪就做了侍郎,底下多少人眼红着呐,可不能给抓到大错了。”

    闵老太太揉着胸口,闷气散不出,但也无他法,只能一遍遍告诉自己是为了儿子好。

    半晌,总算是舒坦些了,闵老太太才与顾云锦道:“改明儿让石瑛先把库房里的东西对一对,北三胡同里要什么,你自己来挑。你也是大方,在北三胡同里供外人。”

    “总归是我们太太的亲娘,她要供,我可做不出掀供桌的事儿,最多我把我外祖家该供的也供上,让先祖们辛苦些,再来胡同里瞧瞧我呗,人多热闹,他们亲家之间也不晓得见没见过面,正好认认门。”

    顾云锦这番话,不晓得是敬还是大不敬,怎么听都让人背后凉飕飕的,想出口说几句,一时也没想好是盯着所谓的“人多热闹”,还是盯着掀供桌去了。

    毕竟,顾云锦做不出,闵老太太指不定是敢做的。

    一时之间,各怀心思,屋里就静了下来。

    只石瑛捏着指尖站在一旁,垂着脑袋,身子发僵。

    顾云锦冷不丁扫了她两眼,见石瑛心不在焉,不由暗暗冷笑。

    她提出要供奉石氏,除了让闵老太太糟心之外,也是冲着石瑛去的。

    石氏留下的东西,闵老太太不给徐慧,但自己也不碰,更不想现在就分给两个儿子,她只把东西都堆在库房里,眼不见为净。

    东西很多,平日也没人轻点,只要能出入库房的,就能动手脚。

    其他仆妇起没起过心思,顾云锦不清楚,她只知道,石瑛是肯定动了的。

    若不是从前念夏跟踪杨昔豫七弯八绕进了一条不起眼的胡同,亲眼看着那小院门里出来的石瑛,顾云锦也想不到,石瑛竟然就靠着那些东西换银钱、最终换到了一座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