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三十章 体贴

威武不能娶 第三十章 体贴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徐砚给徐老太爷和闵老太太的问了安,他面上的情绪收起来了,只声音里还带着几分郁气。

    杨氏本想开口就说事情,早点给闵老太太和魏氏一个准话,也好让徐令婕少受些责罚。

    可对上明显憋着火的徐砚,她一时不晓得从何说起了。

    魏氏和徐驰暗悄悄换了个眼神,两人都不去触霉头。

    反倒是闵老太太,一个劲儿给杨氏递眼刀子,催促她办事。

    杨氏头皮一阵麻,试探着道:“老爷……”

    徐砚转头看了她一眼,念着是在仙鹤堂里,他不该当着父母兄弟弟媳甚至是侄女、外甥女的面落杨氏的脸,还是放柔了语气:“夫人有事与我说?”

    杨氏听他这口气,明显放松许多。

    她不舕uo衫咸醇煅舛运纤啵屠咸窃阈牡男宰樱煅馊羰歉呱浅馑裁矗咸换峋醯米约憾佑斜臼拢吹故嵌晕菏先崆槊垡獾男斐郏勉衫咸靡а馈


    可杨氏不愿意让魏氏看她笑话,在“御夫”这一点上,她完全输给了魏氏。

    输已经是输了,但当堂看戏是不同的。

    杨氏笑了笑,道:“我们在说令意的事情。”

    徐砚这才看向徐令意,见侄女眼下泛红、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他的眉宇一皱,道:“令意怎么了?我刚看令婕跪在外头,她是不是招惹令意了?”

    杨氏的笑容僵住了,她想说不关徐令婕的事,可这事情的起因是徐令婕和顾云锦的风言风语,刚刚也是徐令婕管不住嘴,才会被闵老太太赶出去跪了的,若是没有其他人,杨氏还能颠倒着帮女儿说几句,但眼下不行。

    顾云锦一直安安静静听着,突得抬头看徐砚,语气关切问道:“舅舅,您怎么了?是有什么人让您置气了吗?”

    小泵娘冷不丁的柔声细语的话,让徐砚心头的烦闷少了大半。

    他在外头忙碌了一整日,从进来到现在,没一个人关心过他的状况,反倒是他要来琢磨处理徐令意的事。

    侍郎府、侍郎府,就是他徐侍郎的府邸,虽上有父母,但他徐砚也是“一家之长”,他照顾家人无可厚非,但他也有遇到麻烦的时候,他没指望能从家里得到多少助力,但顾云锦的关心让他心里暖暖的。

    就这体贴样子,就比他那个只会跟他撒娇讨着要那的女儿强多了!

    徐砚搓了搓手,道:“舅舅没事。”

    顾云锦才不信他,真没什么事儿,徐砚能沉着脸进仙鹤堂?

    徐砚似是看出了顾云锦的质疑,眼底闪过一丝尴尬,想到事情迟早会传回府里来,也就没一再瞒着,道:“今日被几个言官掺了一本。”

    被掺了?

    这事情可大可小,也许什么事儿都没有,亦或是罚些俸禄,但也可能直接丢了乌纱帽。

    徐老太爷紧张了,追问道:“为什么掺你?圣上怎么说的?”

    “圣上哪有工夫来训斥我?就是刘尚书下朝后被唤去了御书房,挨了圣上一通骂,刘尚书就跟我提了。”徐砚道。

    徐砚说得很简单,不过众人都听懂了。

    顾云锦摸了摸鼻尖,刘尚书是徐砚的上峰,他跟徐砚提的时候肯定不温和,兴许破口大骂了,训得整个工部衙门都知道了吧。

    “到底是为何什么?”徐老太爷问道。

    “为什么?”徐砚往窗外看了一眼,哼道,“为外头那些流言。”

    闵老太太一怔,急道:“那些流言都是京里人胡说八道的,怎么能听呢?”

    “母亲,”徐砚耐着性子给闵老太太解释,“真假有什么要紧的?言官掺本只揪着两样,一是徐家姐妹不合,甚至动手伤人,这是怪罪我治家不严、教女无方,二是云锦、昔豫、游儿三人住着,我们是一片好心,但出了事,就要被说沽名钓誉。”

    闵老太太垂下了肩膀,整个人跟泄了气一般。

    她不懂官场上的弯弯绕绕,她只知道,因为顾云锦落水,她的儿子被圣上、尚书大人训斥了。

    狠狠剐了顾云锦一眼,闵老太太骂道:“那就把这丫头送回北三胡同去,我们侍郎府不养了!养不起!”

    “不能送回去。”徐砚道。

    这会儿送回去,岂不是坐实了外头传得姐妹不合、顾云锦在徐家实则吃了很多亏吗?

    不仅不能送,反而要比从前待顾云锦更好。

    只是这几句话,徐砚不想当着顾云锦的面来说。

    刚刚顾云锦那么关心他,他这个做舅舅的,也想待外甥女亲近些,可若叫顾云锦听了他的分析,那他即便是真心实意,顾云锦也只会当他做戏了。

    顾云锦没心思琢磨徐砚,她在暗自懊恼。

    她算计了流言,是想让徐家和徐令婕惹些麻烦,可不是为了长长久久留在徐家。

    这回好了,徐家为了脸面,大抵是不会放她走了。

    她的“带着石氏的陪嫁回北三胡同晒太阳”的愿望,短期之内,似是有些难了。

    徐砚一直留心顾云锦,见她低落下去,只当她是怕府里不留她了,便出言安慰道:“云锦,你只管在府里住着,一切照旧,不用担心。”

    说完,他又与徐老太爷和闵老太太道:“上折子就上折子吧,等流言消了,就过了。

    圣上已经让刘尚书来点过我了,那这事情就不会再追究第二回。

    只是要多管着令婕,不能再添事儿了。

    刚是在说令意的事情吧?说到哪儿了?”

    闵老太太含糊应了声,之前她还想催杨氏,但徐砚今日刚在工部丢了人,这就……

    连徐驰和魏氏都有些迟疑了。

    杨氏犹豫不决,余光瞥见西洋钟,她一个激灵,道:“呦,都这个时辰了!老太太和老太爷该用饭了。

    不如这样,二叔、弟妹,今日先用晚饭了,我们也回清雨堂去,我晚些跟老爷商量令意的事儿,明儿一早给你们个准话。”

    这也算个法子。

    闵老太太叫人摆桌,徐驰夫妇带着徐令意走了,徐砚还要跟父母说几句,便让杨氏先领徐令婕走。

    顾云锦也往外走,刚出了仙鹤堂,就被杨氏叫住了。

    杨氏从后头匆匆赶上来,握住彼云锦的手,道:“你一人回兰苑吃饭也没个伴儿,不如去舅娘那儿。舅娘还要跟你舅舅说事儿,你就当帮舅娘看着你二姐姐,她今天跟个炮仗似的,炸个没完。云锦你是个稳妥的,你帮舅娘点点她。”

    顾云锦撇了撇嘴,徐令婕都是个炮仗了,她再点,杨氏也不怕把清雨堂都炸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