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二十七章 马步

威武不能娶 第二十七章 马步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杨氏又絮絮宽慰了徐令婕一番,总算把女儿哄好了,就让画梅打水进来伺候徐令婕净面。

    徐令婕一双眼睛哭得红肿,虽是擦洗干净,抹了香膏,看起来依旧楚楚可怜。

    杨氏心疼不已,搂着她道:“你下回可不许再哭了,伤眼睛,你从前如何跟云锦相处,往后依旧如何。”

    “我听您的,”徐令婕的声音有些哑,道,“您说得对,我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顾云锦就是个泥人,她能有什么威风呀,就她那些小手段,还磨不到我头上。”

    杨氏连连点头:“就是这个理。”

    画梅正收拾东西,听了这几句话,下意识地瞥了那母女两人一眼。

    顾云锦的小手段磨不到徐令婕头上,可却是实实在在磨在了画梅的膝盖上!

    她这些年哪里吃过这种亏?

    这会儿还觉得两腿酸胀得厉害。

    再想到被板子打得凄惨的杜嬷嬷,画梅心里越发不舒服了。

    似是瞧出她的心思,邵嬷嬷上前来,狠狠瞪了她一眼,示意画梅端着水盆子退出去。

    画梅只能听邵嬷嬷的。

    两人出了屋子,见庑廊下没什么人,邵嬷嬷压着嗓子,恶狠狠道:“收起你那点脾气来!”

    画梅脸色一白,道:“我没不高兴……”

    “别装模作样,你那小脑袋瓜子装的什么东西,我还不晓得吗?”邵嬷嬷冷哼一声,警告道,“做好你自己的事情,主子是主子,奴才是奴才,你别给我惹事找麻烦,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扔下这几句话,邵嬷嬷转身又进去了。

    画梅愣在原地,只觉得邵嬷嬷嘴里的每一个字都成了一个个的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她眼前,她的眼前霎时朦胧一片,全是水雾。

    咬着牙,画梅才没真的落泪。

    她当然晓得主子和奴才是一个天、一个地,可做主子的,实在叫她这个当奴才的心寒。

    那天她压着顾云锦,不让人去北三胡同传话,这是奉了杨氏的命的,结果回头就被顾云锦揪着错,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教训了一通。

    再说杜嬷嬷,那一通板子打在身上,画梅只在一旁看着就慌了神了。

    替主子受罪,画梅不是不理解,只要事后安慰几句,她也不会往心里去,可是,她们受的这些罪过,在主子们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她深吸了一口气,暗暗想着,一定要出人头地,再不做这等随人揉捏的奴才了。

    之后几日,京中依旧有流言,顾云锦没有再关心过,只把念夏叫到跟前,让她教自己习武。

    念夏摸了摸鼻尖,问道:“姑娘,您是真的要学?习武不是耍玩,要靠坚持的。”

    顾云锦绕过念夏,自个儿打开了箱笼,从里头翻找方便练功的轻便衣衫,嘴上道:“我没逗你,不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我是真的想练一练的。

    我怎么说也是将军府的姑娘,现如今别说骑马射箭了,我投壶都能十投九不中,两只胳膊没半点力气。

    我也不求一步登天,你教我最基本的,我们从头来,我不学什么漂亮姿势花拳绣腿,我要学能打得痛人的。”

    “姑娘这是想打谁?”抚冬从外头进来,闻言就抿着唇笑了,“念夏拳头重,姑娘让她去打呗,奴婢可听说了,杜嬷嬷的伤还没好呢,整日里趴在榻子上哎呦哎呦地叫唤。”

    念夏的脸微微发烫,抚冬话语间透出来的些许鄙夷没有瞒过她的耳朵,她赶忙看了顾云锦一眼。

    抚冬是进了侍郎府之后,杨氏拨到顾云锦身边来的,顾云锦平日喜欢抚冬的知情知趣、懂事乖巧,衬得念夏越发粗鲁些。

    若是从前,这话一出,顾云锦肯定会不满念夏的。

    好在,顾云锦这时候的话让念夏松了一口气。

    “念夏才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我若能学好,不也添了两拳头?”顾云锦笑了起来,“再说了,哪有我自个儿一拳头蒙过去打得爽快。”

    抚冬愣了愣,想说“您这小身板还是别折腾了”,话到嘴边,到底怕惹恼顾云锦,全咽了下去。

    顾云锦不管抚冬,挑了身衣裳出来,手脚麻利换上了,催着念夏去院子里。

    念夏神游一般被顾云锦拖出去,日头晒下来,才蓦地回神。

    “姑娘要学,那就从马步开始吧。”念夏道。

    顾云锦见过顾云齐蹲马步,大冬天都能出一头大汗,她虽从未学过,也晓得马步是基本里的基本,不能偷懒耍滑,就跟着念夏活动活动筋骨,半蹲下去。

    念夏陪着她练,道:“姑娘,按说从头习武,您的年纪已经大了些,但勤能补拙,真刻苦练了,哪怕比不上将军府里其他姑娘们,但打人肯定会痛了。”

    顾云锦扑哧笑出声:“我跟她们比什么呀,我只求能有力气。”

    抚冬捏着手指站在一旁看着,思前想后,心一横,也跟着半蹲下了:“姑娘要学,奴婢总不能偷懒吧。”

    顾云锦自不拦她,念夏还替抚冬改了不对的地方,主仆三人就这么扎马步,引得其他仆妇们面面相窥。

    兰苑里不管外头事,外头的消息却时不时传进来。

    这日顾云锦刚扎完马步,三个人一块捶着腿时,陈嬷嬷来禀了一声,说是仙鹤堂里闹起来了。

    顾云锦稀奇道:“谁去闹了呀?”

    陈嬷嬷是个好打听的,这种问题她头头是道:“二老爷刚回府来,脸色不好看,去了仙鹤堂,差不多三刻钟没出来,二太太和大姑娘就跟过去了,前脚进去没几句话,后脚就闹起来了。”

    顾云锦挑眉。

    魏氏和闵老太太是不和睦,但表面功夫还是端着的,从没有撕破脸皮的时候,更别说是当着徐驰的面了。

    婆媳吵架,让男人夹在中间,这是下策,魏氏从未犯过傻。

    今日是为了何事,能让魏氏炸开来闹?

    正疑惑着,仙鹤堂的小丫鬟快步来了,通传了声,道:“表姑娘,老太爷和老太太请您过去。”

    顾云锦忙应了,心里越发糊涂了。

    这场婆媳之争,已经掺合了徐老太爷和徐驰了,怎么还会叫她过去当看客?

    如此想来,清雨堂那儿也收了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