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二十四章 厉害

威武不能娶 第二十四章 厉害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仙鹤堂里的气氛,比顾云锦设想的还要糟糕些。

    庑廊下,站了一众丫鬟仆妇,各个低垂着眼,连大气都不敢喘,就怕在这当头上惹了主子们的嫌。

    顾云锦扫了一眼,认了认人。

    这一溜儿的几乎都是清雨堂、轻风苑的人,仙鹤堂的丫鬟婆子早躲回倒座、罩房里去了,除了几个当值的走不开,只能硬着头皮候着。

    守在门上的小丫鬟见了顾云锦,赶忙往里头报了声:“表姑娘来了。”

    话音一落,就听得里头传来闵老太太的声音。

    老太太似是气极了,语调有些颤:“叫她滚进来!”

    小丫鬟被唬得浑身一哆嗦,怯怯看向顾云锦。

    顾云锦听见了,也没想为难小丫鬟,自个儿一撩帘子,迈步进去了。

    明间里,徐老太爷与闵老太太端坐着,杨氏抿着唇看向顾云锦,手却死死扣着身边的徐令婕,不叫她出声,另一侧,徐令意面无表情,反倒是魏氏捏着帕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顾云锦怔了怔,其他人的反应都在意料之中,唯独魏氏……

    她从前和魏氏不算熟悉,但也见多了那婆媳三人明枪暗箭你来我往,印象之中,魏氏虽不算沉得住气,但也绝不会哭哭啼啼的。

    尤其是当着晚辈们的面。

    她和徐令婕还在这儿呢,魏氏竟然能哭得下去?

    这可真是稀奇了。

    顾云锦一个劲儿打量魏氏,连给徐老太爷和闵老太太问安都忘了,直到闵老太太忍无可忍重重拍了拍桌子,她才回过神来。

    “还有没有规矩!”闵老太太张口开训,却是冲着魏氏去的,“再过几年就该当婆婆当祖母的人了,一点脸面都不要吗?你男人不在这儿,你哭给谁看的?”

    这话训得有些狠,魏氏当即瞪大了眼睛,连眼泪都没顾上擦,拽着帕子的指节泛白。

    有那么一瞬,顾云锦都同情魏氏了。

    魏氏是徐驰坚持要娶进门的,这些年她在闵老太太眼中就是霸占了她儿子的狐狸精,但无论怎么夹棍带棒的,闵老太太都没这么骂过魏氏,毕竟老太太是婆母,要挑媳妇的刺,多的是地方来挑,从未把徐驰摆上台面来。

    闵老太太开口就是这么一句,可见是气坏了。

    徐老太爷重重咳嗽了一声,打断了那婆媳两人的纠缠,他锐利的目光落在顾云锦身上,道:“外头的事情,你自己说说吧。”

    会有这般模棱两可的说法,显然是徐老太爷并没有证据确认是谁往外头到处说的,顾云锦不会傻乎乎地自己往坑里跳,便道:“外头有什么事情?我这些时日都在府里,只昨日走了趟北三胡同,没听说有什么事情呀。二舅娘哭成这样,莫不是就为了那外头的事儿?”

    “装傻!”闵老太太咬牙道,“外头都传得沸沸扬扬的,还跟你没关系?”

    徐老太爷横了闵老太太一眼,止住了她的话,又冲杨氏抬了抬下颚,道:“你给云锦说说。”

    杨氏讪讪笑了笑,用眼神示意徐令婕别惹事,而后把顾云锦拉到身边坐下,柔声细语道:“云锦,是这么一回事……”

    她一面说,一面仔细打量顾云锦的神色,却见顾云锦一会儿拧眉一会儿吃惊,神态不似作假,就跟真的不知情一般。

    这让杨氏都有些吃不准了。

    她本来都认准了是顾云锦兴风作浪的,毕竟,顾云锦罚画梅和杜嬷嬷的事儿就在跟前摆着,小丫头片子,闹起脾气来没轻没重,让人在外头说道,也不是不能想象。

    再者,北三胡同跟顾云锦关系紧张,不管徐慧和吴氏心里怎么想的,都不会在顾云锦的事情上胡乱来。

    而二房那儿……

    二房其实是最吃亏的,若不然,魏氏不会哭成这个样子。

    数来数去,杨氏都只数到顾云锦头上,可现在,顾云锦这无辜又意外的样子,实在叫她也看不穿了。

    这是真不知情,还是在演戏?

    顾云锦是真的意外,这场大戏是她安排的,却跟她想的又不同了。

    京里的茶博士们当真是好本事,连徐家的发家史和将军府的陈年旧事都给搬出来说了,短短几个时辰,说得有模有样,怎么能不叫顾云锦惊讶?

    还江南苏家出美人,顾云锦的亲娘苏氏过世时,她不过四五岁,能记得几桩事情,却根本想不起苏氏的五官模样来,哪怕底下人说过苏氏相貌好,顾云锦也不清楚那是如何的好。

    那这些是谁说出去的?

    莫不是沈嬷嬷与那医婆讲的?

    念头一闪而过,顾云锦自己先否认了。

    徐氏不爱说徐家旧事,翠竹也不会提,沈嬷嬷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很清楚,哪怕沈嬷嬷会跟医婆说徐家的坏话,但她绝不会提及将军府和苏氏,尤其是苏氏的模样。

    沈嬷嬷心里敬重苏氏,那些叫人说三道四的话,她不会提的。

    如此看来,果真是京里的茶博士们太厉害了。

    顾云锦听完,没有先替自己辩白什么,只转头去看魏氏,故作讶异道:“说的都是我和二姐姐的事儿,二舅娘哭得这么伤心是为什么呀?”

    杨氏心下一松,暗暗想,果真是个小孩子,其中门道都没弄明白呢。

    魏氏噙着眼泪,正想说话,突得就被闵老太太给截了。

    老太太的声音冰冷:“云锦,真不是你?”

    “为什么会是我?”顾云锦挑眉。

    “我看呐,定是那医婆捣鬼!你不是还让她给徐慧看诊了吗?”闵老太太在气头上,说起徐慧时直呼其名。

    顾云锦站起身来,扬着下颚,道:“老太太是想说我贼喊抓贼,还是想说我们太太让那医婆算计我呐?”

    闵老太太的眸色一沉。

    顾云锦才不管她想说什么,只自顾自道:“那医婆是什么人,大舅娘比我清楚。

    我昨儿也说了,就是大舅娘请了那医婆来给我看诊,我瞧着那方子还好使,就请她去了北三胡同。

    我们太太病了有几天了,我又不认得其他大夫,就这么请了去了。

    我是没跟那医婆胡说八道过,想来我们太太也不会的。

    说句不好听的,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我们太太还没嫁的时候,老太太您端着那水盆子就跟端着馊水似的,这一等泼出去,更是连大门都紧紧关上了。

    我父母虽然不在了,我好歹有个亲哥哥,我们太太是我继母,她也不会再有儿女了,往后要靠我兄嫂养老尽孝送终,她把我抹黑了,还指望我兄嫂待她真心实意吗?

    我们太太可不是个傻的。”

    顾云锦这番话说得字字难听,落在闵老太太耳朵里,又添了另一层味道,那就是字字在骂她“你就是个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