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十七章 一样

威武不能娶 第十七章 一样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打人的板子分量不轻,一下下落在身上,杜嬷嬷最初还叫唤得起劲,中途就出不了声了。

    呼吸之间,弥漫着一股血腥气。

    等念夏打完了,杜嬷嬷趴在凳子上,半点也不敢动,她怕一动作,牵扯了伤口,越发痛得厉害。

    念夏把板子放下,揉了揉手,俯下身去,附耳与杜嬷嬷道:“嬷嬷,别怪我们姑娘拿你出气,好端端叫人推下水,换哪个能咽得下去呀。

    三十板子是太太定的,我们姑娘念着你是为了二姑娘,你也没办法,没让那几个厉害妈妈们打板子,只让我来。

    我能有多少力气,前半程看得厉害,后半程就泄劲儿了,胳膊没力气嘞。

    哎,妈妈,以后能劝着二姑娘的地方,你就多劝劝了,出了差池,吃亏的不是你嘛!”

    念夏自顾自说完,也不管杜嬷嬷是个什么反应,直起身走回顾云锦身边。

    杜嬷嬷的眼神有些散,但念夏的那几句话她是听到了的。

    她浑身痛得厉害,脑子混混沌沌的,一时之间觉得念夏说得也有几分道理。

    毕竟是被推下水的,这要是换了她自己,她也忍不下的。

    而念夏的手劲……

    到底只是个十几岁的丫鬟,若是那几个粗腰婆子,她没有在开打前悄悄塞些好东西给人家,天知道那几个黑心鬼要把她打成什么样啊!

    至于二姑娘……

    杜嬷嬷才刚想到徐令婕那儿,几个婆子就猛得把她从凳子上拖了起来,痛得她抬声就叫“二姑娘”。

    “啧!瞎叫唤什么!”婆子不耐烦道,“二姑娘是主子,体面人,自然是在屋里坐着,哪儿会来看你皮开肉绽的丑样子?整日里指手画脚,你就是伺候二姑娘的,还指望二姑娘伺候你了?赶紧回去养着吧,这幅样子给谁看呐!”

    这一句句都是指桑骂槐,冲着顾云锦去的,骂她不像个主子姑娘,骂她指手画脚,可落在杜嬷嬷耳朵里,那句句都是朝着她的心去的。

    她自然不敢让二姑娘伺候,只是她这一顿打,是替二姑娘顶罪的,不仅没捞到半句好话,还叫几个平素进不了太太院子、上不了台面的东西给骂了一通,杜嬷嬷气得心肝肺都要炸了。

    再想到念夏最后那几句话……

    是她不劝着二姑娘吗?她能劝得动二姑娘,也劝不动太太呀!

    杜嬷嬷气极恼极怨极,叫人架着拖出去了,说她血腥气重,不能留在清雨堂里养伤,免得冲撞了主子们。

    木凳板子都收了,有人提着一桶水来,啪得泼在地上,冲走了所有痕迹。

    一众丫鬟婆子大气都不敢出,垂着头各自做事去了。

    顾云锦静静站了会儿,直到无人留心她了,才偏过头压着声儿问念夏:“你刚跟她说什么了?”

    念夏眼珠子一转,一五一十说了。

    顾云锦嗔了她一眼:“你糊弄人的本事倒是不错。”

    念夏笑了,眼底几分狡黠。

    她最后那几板子不如之前痛,一来的确是手上劲儿跟不上了,二来是杜嬷嬷痛麻了,压根分不清。

    “姑娘,”念夏低声道,“虽然奴婢不喜欢那些弯弯绕绕的,觉得累死个人了,可之前那几年,奴婢学得还是很用心的。”

    顾云锦努力抿着唇才没有笑出声来。

    等收拾好了情绪,她才转身进了杨氏屋子。

    杨氏的脸色不好看,歪在引枕上,借口疲惫。

    徐令婕没忍住,见了顾云锦,出口就问:“打完了?气出了?你折腾杜嬷嬷做什么?她又不是故意的……”

    最后这一句,徐令婕说得心虚。

    顾云锦低低哼了声。

    如果能让徐令婕认了推人,她也懒得去跟杜嬷嬷过不去。

    只是这府里,主子和身边的人皆是一体。

    从前,她在杨家受罪的时候,那一个个的,有谁想过要给她的丫鬟顺气的?

    念夏都绕着人走了,还被冤枉过好几回。

    昨日她落水,从一开始便是杜嬷嬷来跟她们说道前头的宴会比文,又引着她们去了池边,虽然最后那一下是徐令婕推的,但与杜嬷嬷一样脱不了干系。

    徐令婕瞪她:“你哼什么?”

    顾云锦抬眸问道:“她离间我们,你不生气?我可是很生气的!我自打来京城,就跟二姐姐一道,二姐姐指点我为人做事,与我这般亲厚,府里虽还有大姐,但我跟大姐不及跟你亲,我们那么好,她却……”

    徐令婕愣在了那儿,这话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反倒是杨氏,揪着这个机会,立刻撑着胳膊半坐起来:“我的儿!你这样可真是心疼死舅娘了!舅娘知道你的,待人好就是掏心掏肺的好,叫旁人钻了空子,你心里憋屈,哎!快到舅娘这儿来,我的乖乖哦!”

    顾云锦凝着杨氏的眼睛。

    这几句话,杨氏说得半点不勉强,真情实意溢于言表,若不是顾云锦从十年后回来,只怕还要被她给糊弄过去。

    她叹了一口气,道:“舅娘,我待人好,不就是掏心掏肺的好吗?”

    只可惜,她错待了人。

    她掏出来的心肺,这些人压根看不上,评说一通还让人捡了去喂狗。

    杨氏见顾云锦不动,趿着鞋子过来,搂着她回罗汉床边坐下。

    一面理着顾云锦的额发,杨氏一面道:“你要真哭出来,舅娘还放心些,你这憋着的样子……”

    顾云锦垂着眼帘没说法。

    她即便要哭,也不想对着杨氏哭。

    杨氏拍着她的背,道:“舅娘知道你担心什么,昨日来客多,都晓得你落水了,虽说隔了个池子,谁也没看清楚谁,但总归对名声有碍。

    外头要说你不好,若令婕再跟你为了这个事情叫人挑拨了关系,你这是两头吃亏,无处说理去。

    只是云锦啊,不管外头说什么,我们家里人那就是家里人,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姑娘,别人不知道,舅娘跟你二姐姐难道还不晓得吗?”

    杨氏语气温柔如水,偏过头去看徐令婕的眼神却是阴冷如刀。

    徐令婕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赶忙顺着杨氏的话,道:“母亲说得是,云锦,我们姐妹一道处着,你是什么样的,姐姐最晓得了,姐姐不会叫那些混账东西给挑拨了,我们还是跟从前一样的。”

    “跟从前一样啊……”顾云锦念了一句,在徐令婕接连保证之中,心里只余冷笑。

    可不就是跟从前一样嘛!

    杨氏错过了昨日那好时机,终于拽着了机会,把话题又引到了这条道上。

    句句熟悉呢。

    果不其然,杨氏搂着顾云锦的胳膊收紧了几分,道:“你快及笄了,按说要把亲事定下,但这个时候……

    云锦,你别怕,不如舅娘帮你走动走动?杨家那儿,舅娘说你好,他们肯定不会不信的。

    你昔豫表哥呢,你们也算青梅竹马,两家都知根知底。

    你说呢?”

    她说?她只想杨昔豫站在这儿,她一拳头砸到他鼻子上!

    顾云锦攥紧了手掌心。

    她什么时候挥拳头才能出血呢?花拳绣腿的,可真急死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