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十四章 哑巴亏

威武不能娶 第十四章 哑巴亏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医婆进了内室,抬头就对上了顾云锦那甜甜的笑容,她眼前一亮:“这不是昨儿个侍郎府的姑娘吗?身子好些了吗?”

    “是我,”顾云锦笑道,“昨日辛苦了,我没事的,您给我们太太瞧瞧。”

    顾云锦让出了位子,起身往外头走,经过吴氏身边时,她捏了捏吴氏的手掌心。

    吴氏一个激灵,晓得顾云锦的心思了。

    帘子摆动,顾云锦出去了。

    医婆替徐氏诊脉,道:“您咳嗽有些时日了?”

    徐氏颔首,刚要说话,就被吴氏抢了话头。

    “有七八天了,本来是好了些,昨日侍郎府说我们姑娘落水了,太太一着急,这咳嗽又厉害了,”吴氏摇了摇头,“姑娘也放心不下,今日没好好休息,大早的就来瞧太太,怕太太一直挂念她。”

    医婆皱着眉头,道:“您身体本就虚,就别思虑太重,放宽心才能养得好。哎,不过,都是父母心,姑娘落水了,能不急嘛!”

    “可不是!”吴氏气闷道,“又不是简单磕着碰着了,都呛了水晕过去了,侍郎府里还瞒着不肯来报,等我们姑娘醒了,求爷爷告姥姥的,才有个心善的妈妈来带了句话,不然我们都不知道她出事了。”

    医婆的眼珠子转了转,昨日在兰苑里,她亲耳听到顾云锦说是徐令婕推的,医婆好奇得不行,可又没法听到来龙去脉,这会儿见吴氏提及,不由问了一声:“还不许家里晓得?莫不是真跟姑娘说的,是叫侍郎府的姑娘给推了?”

    “还能有假呀!”吴氏道,“我们姑娘要拿这等话去诬赖他们?

    是,我们姑娘是借住他们府里的表姑娘,但也没有推人下水的道理呀。这要是不相干的人家也就算了,了不起上门去讨个说法,可偏偏又是姻亲,轻不的重不的。

    话又说回来,也就是我们顾念着姻亲,他家推人的时候,也没顾念啊。”

    医婆忙道:“可不是,推下水,这得多大的仇啊!”

    “哪儿有什么仇什么怨的,”吴氏叹息道,“真不喜欢我们姑娘,让我们接回来就好了,又要留着住,又要欺负人,这……”

    医婆连连点头。

    说了会子话,她给徐氏认真开了方子,又交代她安养的要点,这才收了诊金出去。

    顾云锦站在院子里看花,见了医婆,笑道:“您要走了?辛苦您了。”

    医婆被她那两个小梨涡笑得心都舒坦了,这姑娘实在是太好看了。

    不仅好看,还知礼,这样的姑娘,肯定懂事,寄住在侍郎府里,不会主动惹是生非的。

    她明白了,两个姑娘能有多大仇?肯定跟她昨儿个想的一样,徐侍郎的女儿见表妹长得好看,嫉妒人家。

    这真真是,又输了脸,又输了心!

    医婆从前听过侍郎府的姑太太带着继子继女回京的事儿,串在一块想想,越发觉得顾云锦可怜。

    她憋不住了,她一定要找老姐妹好好说道说道。

    送走了医婆,顾云锦和吴氏回到屋里。

    徐氏一脸忐忑,她看医婆那态度,就晓得这个人嘴巴不牢靠,定然会到处去说。

    吴氏说的那些话,其实并不真,尤其是顾云锦住侍郎府的因由,并非是徐家硬要接了去,而是顾云锦自个儿要住的。

    到时候传到侍郎府那儿……

    徐氏抿着唇,她晓得府里态度,府里要脸要姿态,不可能嚷嚷说他们不欢迎顾云锦,不愿意叫她住。

    到时候,只能是吃哑巴亏。

    可顾云锦落水一事,根本无法坐实是徐令婕做的,她们也是一个哑巴亏。

    既如此,就让外头去传吧。

    徐令婕有杨氏心疼,难道顾云锦就没人疼了?

    大家都有苦说不出,好过就她们憋屈着,也算扯平了。

    思及此处,徐氏自然也不会说吴氏的信口开河了,只招呼两人坐下,道:“医婆刚刚说了,我的身子就是靠养着,只要好好调理,并没有大碍的,你们别担心我。

    倒是云锦,你说你住在府里是想多费他们些银子,其实,比起银子,我更看重你。

    你若在府里住得不开心,那就搬回来住,我们不跟他们算那笔糊涂账。”

    顾云锦莞尔,道:“我晓得,不会让自个儿不高兴的,我刚去看过西厢房了,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这我就安心了,我随时都能回来的。”

    “每日里都收拾呢。对了,你说杨家打的那种主意,那肯定还有下一回的,你还是回来好,万一……”吴氏皱着眉头,“离那什么杨昔豫远一些。”

    顾云锦挑了挑眉梢。

    她可不怕杨昔豫,瞧着道貌岸然,实则乌七八糟,她有不少杨昔豫的把柄,回头理一理,对方怕是比她还慌呢。

    顾云锦在北三胡同用了午饭,把素香楼买的点心分了,又装了不少沈嬷嬷做的米团子,这才高高兴兴回了侍郎府。

    她前脚刚进门,后脚消息就到了清雨堂。

    杨氏眯着眼,道:“这就回来了?”

    邵嬷嬷颔首:“她跟姑太太一直处不拢,往常不也是这般,没一两个时辰就回来了。”

    “那她今日是去做什么?”杨氏撇嘴,“真好心地给徐慧请大夫去了?她能不把徐慧气死就不错了。”

    “这不是小孩子脾气嘛!”邵嬷嬷笑道,“小猴子翻不出您的手掌心,明明晓得吃亏了,也只能不咸不淡刺几句,不敢跟二姑娘闹,也不敢跟您闹,只能回去气气姑太太了。”

    这话杨氏听得舒心极了。

    一旁的画梅却不舒坦,顾云锦哪里是不咸不淡刺几句?她昨夜又是赔礼又是罚跪的,难道都是假的了?不仅受罪,还被几个小蹄子当面背后笑话,画梅一想起来就憋屈得慌。

    可杨氏高兴,她除了憋着,还能如何?

    珠帘挑起,画竹从外头进来,细长凤眼在画梅身上一转,满满都是嘲弄味道,而后才落在杨氏身上,她福身道:“太太,表姑娘来了,说这会儿二姑娘醒着,她要跟您和二姑娘说说昨日落水的事儿。”

    杨氏脸上的笑容蓦地消了,气道:“她还要来跟我讲道理了?好好好,让她进来,我看她能说出什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