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章 她骗我

威武不能娶 第五章 她骗我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两个时辰前?”吴氏上下打量着画梅,道,“我怎么不记得姑娘寻过我呀?”

    画梅支支吾吾的:“您贵人多忘……”

    这话还没说完,就被顾云锦的一声嗤笑给打断了。

    “画梅,北三胡同十天半个月都没有客,我嫂嫂能有多忙啊,”顾云锦的目光从画梅身上挪到了杨氏身上,道,“大舅娘才是贵人哩,日日忙得脚不沾地,隔了两个时辰才能顾到我,嫂嫂又空闲又年轻,怎么连今儿个见没见过你,都能忘了呀?”

    顾云锦的声音不重,语速却偏快。

    从前,徐令婕告诉她,说话跟倒豆子一样的不是好习惯,一来旁人听不清,二来显得不稳重,讲规矩的姑娘们说话,都是轻声细语,说一句想三句。

    顾云锦听进去了,硬压着自个儿的语速,做一个温柔的小女子。

    可等去了岭北,平日里没外人,顾云锦的说话对象一般都只有念夏,偶尔与给她们烧菜做饭的庄户娘子说些事情,那娘子嗓门比雷大,倒豆子也比寻常人倒得快,顾云锦跟她一道生活了一些时日,不知不觉的,被硬压缓了的语速又快了起来。

    毕竟岭北那地方,秋天就冷得要命了,一桌子菜才端上来都要赶紧扒拉进嘴巴里,不然没一会儿就凉透了。

    连吃饭都不讲究了,谁还顾得上说话时慢条斯理的?

    突然回到十年前,顾云锦自个儿没觉得这么说话有什么不对劲的,落在杨氏耳朵里就忍不住心生疑惑了。

    昨儿个那个笑不露齿、娇娇柔柔的顾云锦去哪儿了?

    眼前这个,模样还是这个模样,怎么性子就拧了这么多?

    落一回水,能让一个人有这么大的变化?这话语间的棍棒都往人身上砸了。

    吴氏又空闲又年轻,敢情她杨氏就是个劳碌命的老女人了?

    杨氏心里不是滋味,甚至忘记了她和吴氏本就差了一辈。

    这厢杨氏在琢磨顾云锦的语气语态,那厢画梅可就顾不上细细品味了。

    之前顾云锦问她的时候,她原本是要说实话的,是杨氏一个眼刀子让她把真话憋了回去,最后编出了谎言来。

    画梅心虚,一个劲儿瞧杨氏,偏偏杨氏只顾琢磨顾云锦,压根没瞧见她,画梅只好又去看邵嬷嬷。

    邵嬷嬷是杨氏的奶娘,连闵老太太都要给她几分体面,她见侄孙女急得不行,到底还是没不管她,清了清嗓子,道:“表姑娘,这会儿还冷得慌吗?不是说了请大夫吗?大夫怎么还没来?画梅,赶紧去瞧瞧!”

    画梅如获大赦,转身就要往外头去。

    “去瞧什么?”顾云锦抬声道,“让画梅去请,再请两个时辰?那还不如明日再来呢!”

    “瞧您说的……”画梅讪讪,一面说,一面往后退,“奴婢这就去请……”

    她急着出去,刚一扭身就险些和吴氏撞了满怀。

    吴氏扣着她的手腕,道:“不敢劳烦姑娘,叫念夏去就行了。”

    念夏看了顾云锦一眼,见她不反对,一溜烟就跑出去了。

    画梅急坏了,又去看邵嬷嬷。

    “画梅,你骗我,”顾云锦说完,也不管画梅那通红的脸,直直看着杨氏,“大舅娘,她骗我!”

    杨氏的喉头滚了滚:“云锦……”

    “她骗我,还编排我嫂嫂。”顾云锦重复道。

    杨氏叠在锦被上的手悄悄攥紧了,暗暗骂了画梅几句。

    真是不会办事,连哄顾云锦都叫她哄出了差池来!

    至于顾云锦,更是不知所谓!

    一个主子姑娘,跟一个奴才较劲,也不怕坠了身份!

    所以说,舞刀弄枪的人家能教出什么得体的姑娘来?在徐家跟着徐令婕学规矩,一样是败絮其中!

    这里头的芯子,就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

    这些腹诽,顾云锦自然不晓得,杨氏心里骂得欢,脸上依旧是关切的笑容,可若是顾云锦晓得了,她肯定会忍不住翻一个白眼。

    阿斗怎么了?扶得起来扶不起来,那都是刘玄德的亲儿子。

    投胎是门本事,可惜顾云锦在此门上的造诣一般,阎王爷还不让她再入此门修行,直接把她仍回了十年前。

    顾云锦在岭北等死的时候,一心都是投个好胎,不求富贵权重,只求父母长安,现如今没戏了,睁开眼还要听杨氏说些有的没的糊弄人的废话,越听越心烦,越看越不满意。

    顾云锦哼道:“她骗我,她当着您的面还来骗我呢!这您要是不在,她岂不是要把我当猴儿耍了?”

    杨氏一口气憋在了胸口,顾云锦这么不依不饶,跟只猴儿有什么区别?

    不对,猴儿能被“朝三暮四”糊弄,顾云锦是油米不进。

    杨氏气归气,嘴上却还是要顺着顾云锦,她重新把顾云锦搂紧怀里,哄道:“我的儿!你可别气坏了身体,这奴才不懂事,欺负你,舅娘罚她,狠狠罚她!”

    杨氏心肝宝贝一通叫,末了瞪了画梅一眼:“还站在这儿做什么?滚出去跪着!”

    画梅唯唯诺诺要出去。

    “还是算了。”顾云锦撇着嘴道。

    画梅的脚步立刻顿住了,低垂着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讥讽笑意,她可是杨氏身边最体面的大丫鬟了,顾云锦想拿捏她?到头来还不是没那个胆子?一个在徐家谋生的表姑娘,拿乔也要看有没有那个本事!

    下一秒,顾云锦的话就让画梅笑不出来了。

    顾云锦说:“这才开春,天暗了后外头多冷呐,画梅就在屋里跪着吧,小惩大诫,往后可不许再骗我了。”

    画梅的眼底满满都是惊愕,她的身子瑟瑟发抖,不是怕的,而是气的。

    杨氏和邵嬷嬷都没有再帮她说话,她知道自个儿这次都逃不过了。

    虽然只是跪一会儿,身体不受罪,但她的心里头……

    她甚至已经听见了那几个平素跟她别苗头的下贱蹄子的暗笑声了。

    可画梅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咬着牙,不甘不愿地跪下去。

    杨氏抿着唇,笑容也有些僵,顾云锦罚的是画梅,但打的是她的脸。

    原本让画梅出去,外头乌起码黑的,画梅转身就走了也没人管,她就在屋里坐着,院子里哪个不要命的敢当着她的面进来跟顾云锦说画梅走了?

    等她也回去了,顾云锦就算晓得画梅不跪,能追到她院子里找画梅吗?

    在杨氏眼里,顾云锦就是小孩子家家被人骗了发脾气,回头哄一哄,给颗糖吃,就什么事儿都没了。

    可现在……

    顾云锦才不管杨氏怎么想的,她就是想罚画梅,反正铁定会开罪杨氏了,那她才不让画梅蒙混过关呢。

    至于杨氏,顾云锦晓得,杨氏再咬牙切齿,眼下也只能哄她。

    顾云锦背后那个压根没把四房放在眼里的镇北将军府,这会儿还能让她狐假虎威。

    能用时且用着吧,等过几年,她这只狐狸就要现了原形了。

    思及此处,顾云锦不禁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