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三章 话本

威武不能娶 第三章 话本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徐老太爷没什么兄弟姐妹,膝下两个儿子,而这两儿子也不是能散出一把叶子的,各自生了一儿一女之后,就都没动静了。

    徐府新入官场,人丁不算兴旺,徐老太爷嘴上不说,心里十分遗憾。

    他自认能教出个侍郎儿子,也一定能教出进士孙子,因而对两个孙儿的功课抓得十分紧。

    徐老太爷望孙成龙,请了京中有名的先生来徐家坐堂讲课。

    前些年,徐砚和徐老太爷提了,把姻亲家的孩子接到侍郎府里,与孩子们一道念书,既能彼此增进,又能显得热闹些。

    徐老太爷应了,现如今住在府里的,一个是杨昔豫,一个是顾云锦的二舅娘魏氏的外甥魏游。

    正因为有表亲家入府的先例,徐老太爷要让顾云锦住在府里,闵老太太哼哼唧唧了几天,不甘不愿地答应了。

    要顾云锦说,这其中根源,最关键的还是因为她与徐氏不合。

    闵老太太对顾云锦的是烦,对徐氏的就是恨,只要让徐氏不痛快,闵老太太还是乐意的。

    这些事儿,当年顾云锦还在闺中时是没有细想过的。

    直到在杨家过了心酸日子,才明白其中关节。

    杨氏善待她,只因她是镇北将军府的姑娘罢了,杨昔豫也是一样的。

    从前,顾云锦应该是“喜欢”杨昔豫的。

    她在闺中时,除了徐家的两位哥哥,也就跟杨昔豫与魏游熟悉些,其余的京城子弟,只偶尔打过照面,能认得人而已。

    相较于随性的魏游,温和周到的杨昔豫如一缕春风,叫人从心底里暖起来。

    逢年过节时称心如意的礼物,说话时的柔声细语,一举一动都是顾云锦最中意的书卷儒雅,让从幼时就见多了武门粗鄙的顾云锦欣喜。

    徐令婕告诉她,这就是思慕之情了。

    顾云锦满头雾水,徐令婕寻了一堆才子佳人的话本给她,那些话本,这会儿应当是收在床头的小屉里吧……

    这么一想,顾云锦翻身坐了起来,从小屉里寻出了一本《崔莺莺待月西厢记》。

    庖得薄如纸的木片镂空雕了兰花,用香料熏了花香,制成了书签。

    顾云锦很喜欢这些小玩意,她翻开书签夹着的那页,正讲到莺莺回信约张生月下相会,顾云锦撇了撇嘴,原来她落水之前是在看这些东西呀。

    手指捏着书签翻了翻,当时徐令婕没少跟她说杨昔豫的事儿,她听得多了,渐渐也想得多了,在出嫁之时,顾云锦是真的一腔欢喜之情,满心满意都是嫁得如意郎君。

    结果这一片真心都喂了狼狗了!

    温柔的春风吹向了别人,留给她的是彻骨的寒风,顾云锦从此对杨昔豫避之不及,病怏怏地收拾行囊滚去岭北时,解脱多余伤心。

    有一回,念夏犹犹豫豫问她,是不是对杨昔豫没什么感情?

    但凡是付出了痴心,哪个女人能跟她这样。

    顾云锦不知道答案。

    她的生母去得早,父亲续弦,她不喜欢徐氏,在将军府里时也不喜欢别人在她跟前提起徐氏来,所以父亲与两位妻子是如何相处的,顾云锦都不了解。

    等进了京城,兄长顾云齐去了军营,留下嫂嫂照顾家里,顾云锦对兄嫂的关系也不明白。

    她真正接触过的,抛开上了年纪的徐老太爷与闵老太太,就是徐家里头的徐砚与杨氏夫妇、徐驰与魏氏夫妇,再添上嫁进杨家之后,杨家的那几对夫妻。

    要顾云锦说,似乎也跟她和杨昔豫没什么差别。

    话本上说的情深意切、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顾云锦一直都当是书里写写的罢了。

    突然叫念夏问起来,顾云锦根本答不上来,半晌之后,只含糊地回了一句:“天下夫妻不都那样嘛!”

    念夏是新婚守寡的,对感情的事儿,跟顾云锦半斤八两。

    这个话题没半点意思,后来两人都不说了。

    倒是前世临死前,顾云锦想起了生母在时说过的“同心之锁”、“结发之情”,但到底缥缈了些,对顾云锦而言,与话本里的故事是一样的。

    把书签话本都收起来,顾云锦抱着被子想,既然回到了这里,她就断不会再听徐令婕的胡言乱语了。

    反正上辈子,直到顾云锦去岭北前,她也没觉得徐令婕的婚后生活比她过得“明白”。

    年节里遇上了,徐令婕总是哀哀戚戚的,抱怨这个那个。

    顾云锦说她爱折腾不知足,徐令婕反驳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顾云锦对徐令婕的经文没兴趣,她这辈子只想过些舒心日子。

    对了,顺便再跟徐令婕算算账,哄着她去了池水边,又好端端地推她落水,虽然没多久就被捞起来了,但这门子账,还是要算明白的。

    想着想着,倦意袭来,眼皮子沉沉,顾云锦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外头的天色暗了许多。

    顾云锦撩了帘子,喊道:“念夏。”

    念夏快步进来,脸上的气愤没有收起来,道:“姑娘,奴婢照着您的意思,北三胡同里没来人,奴婢就使人去催了,结果他们倒好,推三阻四的,跟断了腿似的。不过,奴婢跟陈嬷嬷说好了,让她去带句话。”

    陈嬷嬷是兰苑里的粗使婆子,今夜不当差,正好要出府回家去。

    顾云锦缓缓点了点头,道:“什么时辰了?”

    念夏刚要说话,就听得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动静挺大,像是一窝蜂来了一群人。

    来人径直进了屋子,珠帘晃动,杨氏打头从插屏后绕进来。

    与顾云锦四目相对,杨氏一挥帕子,哀声道:“我的儿!你可算是醒了!”

    杨氏一面哭,一面在床沿坐下,一把将顾云锦搂进了怀里。

    顾云锦没挣,睨了站在一旁的画梅一眼,不冷不热与杨氏道:“大舅娘,画梅来的时候我就醒了,看看天色,我醒了有快两个时辰了吧,算起来比我晕的时间还长些呢。”

    杨氏一怔,哭声都断了,暗悄悄打量顾云锦。

    顾云锦在她跟前,素来乖巧懂事,从没有这么刺咧咧地说过话。

    可这话只是不中听,算不上多么夹棍带棒的,杨氏想她落水了心里不痛快,赶忙安抚道:“我的儿,府里今日有客,大舅娘脱不开身啊,心里一直挂着你,这不是刚送走了客人,就来瞧你了嘛!”

    “我知道大舅娘记挂着我呢,”顾云锦眉眼一挑,看向画梅,“不像北三胡同里,压根没把我放在眼里。画梅说了去传话的,这会儿都不见人,可见是不管我死活。”

    画梅突得对上顾云锦那双乌黑的眼睛,没来由地头皮一麻,讪讪笑了笑。

    顾云锦抬声道:“画梅,你去了没有呀?”

    “没……”一个字刚出口,画梅就被杨氏甩过来的眼刀子给吓了一跳,赶忙改口道,“怎么会没有去呀,北三胡同离侍郎府才这么点儿路,表姑娘催着奴婢去,奴婢早就去了。”

    顾云锦抿着嘴笑了笑。

    一派胡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