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250章 成立什么厂比较好?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250章 成立什么厂比较好?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自己男人心里打得什么主意,周娇一目了然,可房改房政策还远得很,此刻见状捂嘴闷笑。

    还是缪丽珊无意一言拆穿:“你爸放弃分房,可你妈分了一套楼房,新的,在市里,三个大房间。”

    周孝正立即清了清嗓子,站起身,“趁现在有空,都跟我去书房。小五,给孩子们也说说那一个亿。”

    笑话!

    他家会差这点?

    自己媳妇挖坑,还得他来填坑!

    张国庆立即扔下手上的棋子推着老丈人往书房而去。有个不靠谱的丈母娘,幸好还有位老丈人撑得住。

    平安失笑地摇了摇头,拉起他姥姥,“分给我妈干嘛,还得交租金,我们家才几个人,谁去住呀?”

    “这次你妈不要也不行,之前已经推了几次,再推的话,下面的人就不好办事。租金没几个钱。”

    不是他们不好办事,换个人还巴不得呢。

    也就他姥姥相信这鬼话!

    这些琐事,平安没放心上,拥着他姥姥进入书房。

    反正他父母做任何事都不会落人把柄,目的无非都是为了他们三兄弟,几个租金算得了什么。

    身后的六一,眼神疑惑地瞥了眼他妈,随即推着她也去往书房。

    虽说不知他爸目的,可要是说没点其他含义,他都不信的,没瞧他母亲大人笑得别有含义!

    周娇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决定回头好好敲打自己男人。这个家,除了她妈,一个个心眼多得像筛子。

    小心掉马甲!

    冬夜的夜晚有了归家的儿子,显得更为安详幸福。

    橘黄色的灯光下,周娇看着认真倾听的儿子们,目光越发软和,唯有目光瞟到电话机闪过一道黯然。

    窗外漆黑一片,风依旧在呼呼地刮着,那飘落的雪花越来越大,此刻她的五一那边应该是白天,也不知有没有多穿衣服?

    听完之后,六一陷入沉默,想起那些跟自己并肩作战而亡而伤的战友们,缓缓吐出一口气。

    “爸,替我多留几个名额。”

    这话一出,室内一片寂静。

    还是张国庆郑重的点了点头,打破一室庄严肃静,“现在项目已经批准,你们说成立什么工厂比较好?”

    “药!”

    平安赞同的点了点头,“中成药!我妈配置的冻疮膏、伤药,我们那些战友都说效果非常好。”

    “将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这家厂子性质上既然属于国家,那为了以防万一,核心必须抓在我们自家手上。”

    六一说着,瞟了眼周娇,“我妈手上有药方子。”

    周孝正眼含笑意的敲了敲桌面,“还有什么需要补充?”

    六一扫视一眼大家,继续说道:“先让我师公压阵,我那些师伯也参与进来。我妈呢,先辛苦点,得让人明白一点。

    这个工厂,她是创始人,一草一木都是咱们家无私贡献。”

    周孝正的笑容渐渐绽放,“还有吗?”

    六一歉意地看了眼平安,“哥,厂址最好设立在你****团附近。”

    平安拍了拍他肩膀,“没问题,那边安全。”

    “我目前考虑到的就这些。哥,你接着看哪些需要补充?”

    “资金、人员、机器、原材料,这些既然都不是问题,也就差不多。剩下的就是基金会,我建议先推迟。”

    “你是想等厂子盈利?”

    “对!在盈利上规划会更具体、更周详。”

    “有道理。等姥姥和妈一出面,会出现一些捐款人。”六一眯了眯眼,“到时候还会有不少牵扯。”

    “可不是,想摘桃子,也得先上树呀。”

    两兄弟一说完,相视一笑,未尽之语尽在眼神。

    周孝正得意的朝女婿抬了抬下巴:瞧见没?

    张国庆顿时哑然失笑,“爸,那就通过?”

    “我投赞成票。”

    “妈,你呢?”

    缪丽珊听得稀里糊涂,不过有一点她明白了,“那我是不是不用先退休?”

    “姥姥,别上班了,太辛苦。”

    “别急,让姥姥自己决定。”平安打断六一的话,看向缪丽珊,“姥姥,你按照自己喜好就行。”

    缪丽珊笑着摇了摇头,“我干了一辈子也干腻歪了。听你妈说的还挺有意思,能帮助更多退伍军人。”

    “我姥姥思想觉悟就是高,不愧是老*革*命。”平安竖起大拇指夸了一句,“那一定也是投赞成票,对吧?”

    “嗯,没说的。”

    周娇好笑地看向张国庆,点了点头。别说她儿子只是建议推迟,就是说不玩了,她都会投赞成票。

    “那就这么决定,来年开春后开始动工。”张国庆想想不放心地叮嘱儿子一句,“那五千万我已经拨给研究所,万一有人提起记得保密。”

    平安哥俩果然点头。

    这还用得了说?说敢问,他们都要问问对方懂不懂保密守则,还真以为他们哥俩是吃素的!

    周娇见他们谈完正事,指了指外面,先离开一步。

    当儿子的喜欢瞒着她身体状况,她就当不知情。可该准备的药膳还得备着,年轻轻的要是没保养好,老了咋办?

    别以为她没发现张国庆一直偷瞄着两个孩子,估计出任务哪儿受伤。你有张良计,我自有过墙梯。

    都是不省心的主!

    周娇上了二楼,率先推开平安的房间。

    往衣柜里挂上新大衣,放上衣物,又摸了摸床上的厚被子,最后往床尾的一口大木箱里塞满零食。

    巡视一圈,她满意地笑了笑,离开后掩上门,随即推开相距隔墙的六一卧室房门,又接着重复一次。

    在她心目中,儿子长得再高再壮,还是孩子。

    趁着还没结婚,她得多去一趟他们各自的卧室。等将来呀,这房门就不是她可以随意能推开。

    想想还是挺心酸的,好好的儿子居然变成别人的。

    也许有一天,他的心神都在各自小家,目光再也无暇顾及她这个亲妈。

    可有什么办法?

    就如她婆婆所言。

    将来陪伴孩子们到老的,还是他们各自伴侣,她就是再舍不得,终究不能守护孩子们到老。

    如爱,就深爱。

    学着放下,学着旁观,学着认真当好人生中每一个角色。

    她应该行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