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237章 真心难求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237章 真心难求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夜晚,宾馆内的大床铺,周娇搂着小九,拍着怀里紧抱着自己的小九,轻声细语地继续叮嘱。

    一直佯装没瞧见这孩子悄然而落的泪水,可她心里何曾不是酸涩不已。

    身处陌生的国度,孤身一人的小丫头,面对语言障碍,一些复杂的人际关系,该得多无助。

    曾经,也有一段时间,她也是觉得自己如浮萍,没有根,随波逐流,没有目的地,找不到活着的意义。

    所感到的这个世界,它对自己都是满满恶意。

    五一对小九来说,就如当初的她遇上张国庆,相似的感触,周娇太明白这是一根怎样的救命稻草。

    这人活着,就怕心里没寄托,就怕找不到目标。

    翌日,周娇私底下还是找上儿子,认真的跟他谈了一次心。

    听完五一的一番心里话,周娇只能感叹自己对三个儿子从小教育,到底还是出现了偏差。

    她的三个儿子,其实都非常现实。

    如平安,如六一,他们就很理性对待感情,他们根本不信一见钟情,而五一呢,他更甚之。

    用小儿子的话来说,他太明白人性,这丫头是还没遇上更优秀的,否则将来谁都不知如何。

    是呀,他不是不喜欢,而是不敢,他太懂得一点,付出太多,反之得到的伤害,也更多。

    周娇自己都能试想出孩子的将来。

    一旦完成学业回国,而小九没坚持下去。

    他的婚姻很有可能会强强联手,都不用他们当长辈的逼着,他都会优先挑选有利于他前途的对象。

    周娇恨不得扇自己一个耳光。

    她一直想要的是儿子能幸福美满,可如今这些观念是来自谁,罪魁祸首是谁?

    她的平安能有自小对他不变的瞿盛美,她的六一能有一双眼睛紧盯着他的易唐唐,可她的五一呢,怎么办?

    她是真看好小九这丫头。

    像她这样的家庭,什么都有,就是真心太难求。

    尤其像她们这一类的人,渴望被爱,又怕被爱,好不容易打开心房,一旦受到伤害,此生是再也无力去爱。

    她的五一,要是没踏出这一步,也许他将来会后悔,悔于当初失去最纯粹的一颗真心。

    为了弥补自己的错误,她这当母亲的,只能慢慢分析一遍给他听,温言相劝,暗暗开导。

    须知这世上,没人会在原地踏步的等着你。很多事情一旦瞻前顾后,女孩子的真心是真的伤不得。

    至于将来不可变数的意外。

    谁能知道明天会如何?

    有顾虑就去解决,有能力就去调教,有事就坦诚以告,将来真有遗憾,也能此生无怨无悔。

    她不知自己的这番话,到底入了儿子内心深处了没?可她总不能出卖儿子凭着同情爱怜去告诉小九。

    来个生米煮成熟饭,我儿子就一定逃不了!

    当母亲当到她这样的地步,实在受煎熬,要不是在国外,对着电话那头的张国庆,周娇真想找他出主意。

    踏上飞机回国的一霎那,周娇还是放不下小儿子的终身大事。

    倒是张国庆,接回她后,听得他惊讶地张大嘴。

    “媳妇,你有没有觉得其实你也够偏心眼?”

    周娇失笑地点头承认。

    “这可不利于家庭稳定。”张国庆打趣完,正色道,“小九不是你,你也不是小九。我们当父母的,绝对不能以自己的想法去说服孩子。

    我们五一,他自有他一套的想法。男人在喜欢的女孩子前面会退缩,只能说明一点,还没到爱的那一步。”

    “真的?”

    “还煮的呢。我是男人,我更了解我的儿子。他们认同的,早就护在自己地盘里。你瞧平安和六一他们,是不是?他们三兄弟从小一块长大,一个德行,都霸道得很,本质上能差得了多少?”

    周娇犹疑地看着他。

    张国庆这个急呀,你一个感情迟钝的小白痴,可怜能当饭吃?还给儿子灌输你那老一套,可别教傻他儿子!

    “晚上,等晚上儿子来电话,我得让他自个做主。”说着,张国庆不放心地叮嘱她,“你可别瞎掺和。”

    “小九挺好的。”

    “好什么好!又不是嫁给你。我儿子不觉得好,谁都不好。我儿子说的没错,那是现在还没出现比他更好的人选,否则谁知道。

    真金不怕火炼,我儿子是对的。等,等着时间考验,反正我儿子现在有的是时间,我又不急着他成家立业。”

    这是夫妻俩人首次对儿子的事情出现意见分歧。

    大事上,周娇还是以张国庆为主。听他这么说,还能咋办?只能他说了算。尤其等他跟老丈人一说。

    她老子居然鼎力赞同!

    不对,连特意赶回迎接她归来的两个儿子,还有刚刚还同她一个战线的母亲大人也都反水赞同。

    真是没爱了!

    全不懂何谓真心难求。

    她好不容易偏心一回可怜的小九这丫头,全被他们给破坏。

    势单力薄的周娇只能一边自我反省,一边眼巴巴的听着他们祖孙三代在国际电话里聊得乐呵呵。

    最后的最后,还是她体贴的两个儿子,终究不放心多思敏感的母亲想歪,一左一右的陪伴在侧。

    “妈,我弟多有心眼儿,你还不知?他呢,我猜不是在调教媳妇,就是对小九的好感还没到什么爱的程度。”

    “我哥猜得一点也不错。”六一紧接着他的话尾,“妈,你忘了当初五一闹着要养军犬那折腾劲?”

    平安差点笑喷,“虽说这比喻不大恰当,但意思差不多。他从小看上什么,就一门心思爱往家里扒拉。”

    “确实!我瞧着他是懂得这狗跟人到底有所不同,有进步。”

    周娇好笑地看着哥俩,特别是六一,她算是知道五一为何总爱跟他小扮斗嘴?就你这毒舌,不吵才怪!

    “你放心,安心等他给你带个合格媳妇。小九毕竟跟我们接触还是太少,合不合适的,还得他慢慢观察。

    她要是个好的,五一自然不会放手。等吧,才出国多久,人心易变,真要是没耐性守着我弟,还是趁早滚蛋。”

    被两个儿子这么一说,周娇还有什么招?

    个个好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