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226章 偶遇老同学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226章 偶遇老同学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身后跟着一群人四处走走转转的,周娇心知这么下去,她的还有一层任务是真无法完成。

    话说,她也很支持老领导说言的必严必重处罚违规违纪行为,给世人敲响警钟。可时间呀,还真担心不够。

    这一天休息过后,周娇找了一个借口脱身。有了以往常常收集物资的经验,这点小事还真难不倒她。

    乔装打扮之后,她一没去偏僻地方,关键是怕死,二也没去找什么民众谈心了解民情,那是大领导的活。

    随意找了一处小饭馆。

    南方的碗虽不能跟东北似的,来个大粗碗,但面条也好,饭菜也罢,还是最适合她的胃口。

    就着一碗肉丝汤面,花了她二两粮票和五毛钱,贵了点。听了一圈,不是东家有海外亲戚发了一笔大财,就是西家婆娘偷人了。

    周娇津津有味地吃着面条,听着八卦,要不是人家都小声嘀咕着,她这陌生人都要凑向前听仔细点。

    其实吧,真要有心认真找出什么**行为,哪怕有心人藏得再严密,可还是有蛛丝马迹暴露。

    就比如,公职人员一个月才多少工资,可你的子女骑着摩托车,出门在外潇洒着过了头,还真以为是她家五一呢?

    你儿子是能改造发电机,还是真有家底。

    暗暗记下几个名字,周娇又绕到几次小卖部,借着买东西的机会,用方言与人唠着家常话。

    这样的行动,她是隔一天独自离开一趟,等完成这次明面上的考察任务,基本上也心里有数。

    特区,首选无疑是第一个就是交通比较方便,尤其与他国之间的交通,随着国门打开,于是就出现了大量的走私现象。

    这一点其实真没什么好奇怪,当初在那样的形势下,她又不是没见过类似的事情,如今可不更方便。

    这里面的是是非非,牵扯甚大,严重点的已经是整个家族投入其内,更甚者某些当地一把手都掺入。

    涉及的物品已经不单单是电器日用品等物,如国外还未消毒的破旧衣服等等,与边防战士也起了好几次性质恶劣冲突。

    结束九州港之行,数日之后,她带领了团队去了后世闻名的小渔村。

    刚集体转业的两万基建工程兵在荒山野岭上安营扎寨。在简陋的竹棚里,夜里忍受着蚊虫叮咬,白天到建设工地劳动。

    这些开拓者们克服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在这片土地上筑起一栋栋高楼,创造了三天建一层楼的“特区速度”。

    附近拔地而起的很多建筑,还有一条条公路,工业区内的一处处工厂,开通的直通港城的货运码头。

    让这座渔村在较短的时间内建成了初具规模的现代化的工业小城。它已经升格为副省级市的一座新城。

    比起九州港,短短二年,已经有了它固有的“蛇口模式”。它的发展更为急速,毗邻港城,繁华程度直逼内陆大城市。

    在这里,她意外的遇上一位熟人,来自港城的投资商宋霖。

    时隔二十多年,老同学偶遇接头。

    一声男中音,“女士,你好,请问你是不是周娇女士?”

    惊得周娇定神一怔,要不是身处闹市区,她差点要把木仓对准!幸好她很快反应过来自己是逛街,而不是执行任务。

    “我是宋霖啊,那个坐在小五后面的宋霖,沈士林同桌,后来退学的宋霖,还记不记得?”

    要不是宋霖如此说明,周娇还真认不出眼前大腹便便的一派成功人士中年人就是当年瘦成竹竿的他。

    她顿时乐出声,“老同学,你这是发达了?”

    “认出来啦。”宋霖发出一阵欢畅笑声,“比不上你们两口子,我就混碗饭而已。我就说自己不会认错人,你还是一如既往,数十年没改变。大才女,给个面子上茶楼喝杯茶。”

    “行啊。”

    周娇心知他是已经得知自己身份,要是没记错的话,这家伙还欠她男人大恩,就是不知为何没联系。

    因此也不多废话,跟他进了前面茶楼。

    宋霖也没要包厢,特意领着她进了大厅偏角座位,陪同的一位男青年自动拦在外。

    见状,周娇眼神一闪,似笑非笑地看着宋霖。

    “小五这次没过来吧?我还没当面感谢他当年救命之恩。”

    一开口,他就道出当年恩情,周娇失笑地摇摇头,“你们男人的交情,我可不知。他现在困在四九城,你有话回头在同学会上再说。”

    宋霖惊喜地瞪大双眼,“咱们老同学还有聚会?”

    “那是当然,现在全班就缺你一个,全齐了。”至于当初那位搞破鞋女同学她是没脸来的。

    “太好了,出去那么多年,我是做梦都梦到当年。去年这边形势一放宽,我是再也顾不上别的,先跑回来再说。

    曾经去了一趟咱们学校,又不好找人打听老同学们如今如何,倒是听那些新大学生们提了你们几个人事迹。”

    宋霖说完,嘘唏道,“幸好今天想出来逛一圈,要不然连你也错过。”

    “去了怎么不联系我们?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周娇岔开了话题,“现在几个孩子了?你这是定居港城?”

    “是呀,有四个孩子,三女一子。现在都上高中。”

    谈起各自的子女,空暇之余,周娇原还想直言向对方打听港城张家,可顾忌重重还是搁下不提。

    绕了几个弯,言外得到的消息,与她拿到的外资进驻企业名单相似,港城张家不知不存在,还是根本就没想进入大陆市场。

    倒是她家御用薛大律师的知名度杠杠的,据说这两年在国外玩得风生水起。用宋霖的话来说,那是顶层人物。

    她现在只能希望宋家还只是个小资产阶级,接触不到张家这样的世家,要不然她男人得该多失望。

    老同学相聚,到底是男女有别不说,话题也没多少,与他聊了会告别离开,周娇来到江边,望着远远的对岸。

    距离已经近在迟尺,未来真有缘见到那位年轻成小伙子的“老爷子”,她都不知该如何面对。

    相见不能相认,也许张国庆也是入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否则自己临走前,为何不提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