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204章 身世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204章 身世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张国庆入座后翻开档案,过了片刻,顿时失笑:还真没想到遇上了一位大清贵族的孤儿后裔。

    周娇放下手上的针线,疑惑地看向他。

    “你瞧?”张国庆递给她一张纸,“这要是搁在过去,没准这位小泵娘还是什么格格之类的。”

    “齐可久?所以应该是齐佳氏可久?”周娇淡然一笑,“姓齐佳氏的又不是皇族,格格个鬼呀。”

    “你再瞧,她母亲姓什么?金。”张国庆摸了摸下巴,“能跟齐佳氏结亲,还是打小的娃娃亲,还是少数民族。”

    满清除了皇族,还有八大姓氏:佟佳氏,瓜尔佳氏,马佳氏、钮钴禄氏、齐佳氏、富察氏,索绰罗氏,还有个那拉氏。

    其中齐佳氏是八大姓氏中最为显贵的,主要是齐佳氏人口不多,物以稀为贵是一点,当时联姻的对象也贵不可言。

    而之后呢,大清完了,改了改姓的,不止八大姓,还有皇族,爱新觉罗不是改了姓金,就是改了其他。

    齐可久的母亲不是没有可能?

    “你怀疑小九她母亲是哪位落魄的皇族后人?”周娇失笑地白了他一眼,搞得血统好像多高贵似的。

    “开玩笑而已。不过,媳妇,娶了一位少数民族的儿媳妇,还真有点好处,计划生育再严,我们五一将来也能生二胎。”

    周娇无语地斜了他一眼,说这话是不是早了点?就这么确定她家五一非人家不可?出国几年谁知道出现什么变化?

    搞不好,将来有一天直接给你带回洋鬼子儿媳妇!

    周娇抛开杂念,低头预览一遍,奇怪地看着他,“这样的身份,齐家卫当初也能从伍当兵?”

    “这有什么可奇怪?姓关姓那的不是也有好多?他们这些八旗子弟,说到底也不是什么正统。过去谁家没有嫡系和庶枝,谁没有族人。”

    周娇想了想那位艾先生,还有金大师,了然地点了点头。

    “那还真没必要改姓。比如齐家元,他就是齐佳元,还能有人说他的姓有问题?又不是钮钴禄元的。”

    张国庆闻言笑了笑,“谁知道。估摸之前是家里长辈为了躲避战乱而改了姓,等解放了又改朝换代的,什么原因应该好多。”

    “所以说花无百日红,人无千人好。我们家也得多留条后路给孩子们。一个好好的姑娘现在多可怜。”

    “你觉得这丫头如何?”

    “还行吧。”

    张国庆暗自腹议:废话!不行的话,你也不会带人家小泵娘回老宅,他的意思,他媳妇怎么就不明白呢?

    “缺点?”

    “以这小丫头的察言观色本事,要是想跟郑家处好关系不是做不到。有傲气,但过于怂了点。

    这也就是正好我们孩子遇上,否则这交换生的名额很有可能被郑家给撬了。到时候她又能如何?

    举报?呵呵~白家一旦插手,他们这些人精就会找够借口。她也就是这一点让我不满意,真等满18岁,黄花菜都凉了。

    当然,里面或许还有其他的什么原因,但过于委曲求全了点。她有千万条的办法要回她爸的抚恤金,可还是忍受郑家母女俩的欺负,说不通。”

    张国庆听完皱起眉头,“这一点,你跟五一说了没有?”

    周娇摇了摇头,“要是连这一点,我的儿子都看不清,我会很失望。我是打算放在眼皮底下先好好看看。”

    “你就不担心日久生情?”

    “嘿嘿,你错了。”周娇狡黠地笑了笑,“真不合适,就是一起去了米国,我都有办法让儿子远离。”

    张国庆饶有兴致地摸了摸她脑袋,“打算学那些电视剧砸钱?”

    “我傻呀。”周娇翻了一个白眼,“我儿子志向大着呢,就他这不开窍的脑袋瓜,到时候随便给他一个任务,他还不得忙得团团转。”

    张国庆夸张的朝她竖起拇指,“我媳妇就是厉害。”

    周娇乐得呵呵直笑,“说着玩的呢,儿子真要喜欢,我也舍不得他委屈。我自认是最民主的母亲。”

    这位自认最民主的母亲,一大早起来无奈的去上班,哪里顾得上先观察小一辈们的情情爱爱。

    倒是张国庆上车之前,提手溜走三个儿子,名曰培养父子感情。他坚决不容许一切不利因素打扰他家。

    比如什么家族秘密啊,什么生死血仇啊,狗血的剧情都是人为创造的,宁可先怀疑先隔离。

    “爸,咱们父子还要培养感情?你又不是后爸?”

    “那也要加深感情。”

    “行,你是老子,你说了算。”

    “小宝,你这还看不懂呢?”后座的平安翘起二郎腿,“我们的爸爸是舍不得你,我跟六一是顺带的。”

    “矮油~吃醋了呢,大宝?”

    张国庆好笑地拍一下小儿子脑门,“你是一点也不吃亏!我瞧那些人出国都要泪眼汪汪,你咋乐得很?”

    六一哼了一声,“爸,你这就不懂了吧,他是巴不得跑的远远的。”

    “二,不带撩火的。”

    “你小扮没说错,我这是老了,老了,遭儿子嫌弃了。”张国庆垂下肩膀,“当年一把屎一把尿的……”

    五一吓得立马挽住他胳膊,“爸,咱们不演戏成不?谁说你老了,一走出去,你是我们老大,真的。”

    “你个混小子!”张国庆笑骂了一句。

    “瞧,这才是我爸。爸,我能开酒禁不?”

    “在家可以,外出不行,特别是在国外。这是家规。不止是你,你哥他们也得遵守这一点。”

    酒能乱性,更能误事,这一点规矩,是他媳妇特意为儿子们订下的,他可不敢擅自改动。

    包括他在内,别看他跟易解放他们四人经常聚在一起喝酒,那也是在自家,出门的话也就是浅斟低酌。

    他家五一就是这点不好,什么都想挑战,对什么都怀有好奇。要不是这孩子自小比较现实,也算走南闯北见识多,还真不放心让他出国。

    外面的世界诱惑力实在太大了。

    车厢内很快响起张国庆的一套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对话。

    听得开车的小朱乐得闷笑,很快他就开始收敛笑意,听着声音,若有所思的紧握着方向盘。

    正如首长所言。

    时代在进步,有好的一边,自然也有弊端,想要在这个世道上立足,良好的适应环境,有些招数就不得不防。

    尤其他们这些身为警卫员的,谁知道背地里还有多少招数,它就正暗戳戳得等着自己犯错误?——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