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174章 闻讯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174章 闻讯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一场家宴,缪天铭的表现可圈可点。

    这更是令周娇对小儿子的将来有了模糊的决定。虽说她不喜强逼孩子,可建议总要提一提。

    这一晚客人走后,缪丽珊和五一祖孙二人兴高采烈地围着缪天铭交谈,最后他还拉走他小舅要秉烛夜谈。

    周娇见状深思了一会儿,觉得还是让她小儿子再多与缪天铭接触,多留给他一些时间考虑。

    自己的儿子,她还是比较了解。

    假如她说,想他出国留学。而五一是不管乐不乐意,为了自己,他会去!

    孩子越是孝顺,她越发不想他委屈。

    短短的一周,时间转眼即逝。

    之前一直是缪家往回国寄东西,这次周娇不管缪天铭他本人带出国多少行李,她是购置了一大批杭绸和茶叶当礼物。

    少了的话,缪家上下根本不够分!

    人情往来,可不就是有来有往。

    以前是顾忌她妈缪丽珊的那一层身世,如今她老子都铺好路,她就不想欠缪家太多人情。

    虽说跟缪家给予她家的礼物来说,价值还是不对等。但她相信缪家真有心的话,不会以价值论交情。

    送走了缪天铭,平安三兄弟也迎来了有一年的寒假。

    与去年一样,五一先回家,而平安和六一继续在学校值班。

    当然,周娇心知这是放在明面上的理由。她这两位身为军人的儿子也许此刻正在哪儿执行任务也说不定。

    从今年暑假三兄弟又一次下部队锻炼,而这次寒假就五一回来,她就学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哪里有军校生暑假下基层,到了寒假也不给回家不说,连周末都说忙着学习,连着几个周末轮换着她儿子回来的道理?

    那段期间她时刻注意着她老子和她男人的神态,见他们翁婿俩人没放心上,尤其张国庆还整天笑容满面,心里就踏实多。

    她老子真要瞒着她,周娇自认还真不一定发现蛛丝马迹,可她男人?嘿嘿……不是她小瞧他。

    只要遇上儿子们的事情,他就是再装,可有一点是怎么也装不好!

    老司机不止没了激情,睡着了都会下意识地皱眉。

    “妈,接下来你忙不忙?”

    周娇听五一这么一问,摇了摇头。

    她是真不忙!

    缪天铭只要按照她的部署,国外的投资只要分批进入股市,不引起异动,在短期内没什么值得她分心。

    国内的工作,她已经干习惯,而家里,老宅有袁婶,现居有陈婶,家里家外杂活,她们都给包了。

    最多也就是她师父那边经常过去瞧一瞧,还有和她爸的专门医生指定一下家里人的健康饮食。

    她好像真没什么事情可忙。

    随即周娇反应过来,“是不是你爷奶那边谁又给你写信?”

    五一暗自为她妈点赞,这警觉性够强!

    “本来我还担心你最近事儿多。”

    周娇织着毛衣的双手顿了顿:所以自己要是说忙得很,你就不提了对吧?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形成的破规矩,给自己夫妻俩人来信还好,还是张国庆的父母和兄姐。

    他们也不愿意拿一件小事过来打扰她男人,还是一如既往地写些老家的人情往来,要不就是问候。

    可那些小辈就不同。也不知他们怎么想的,不管遇上什么乱七八糟的喜事和烦恼都给五一写信。

    “这次又是什么事?”

    五一蹙了蹙眉,“我二伯最近有没有联系我爸?”

    “没。”

    “哦。”五一沉默了一会儿,“大伯母好像生病。”

    周娇惊讶地挑了挑眉,“谁跟你说的?”

    “麦穗姐,前两天她找我,问我们今年要不要回去过年时,就提了一句大娘应该身体不大好。”

    五一摸了摸下巴,“喜子他们的信应该还没到,估计也会提到。她要是真生病了,咱们不会还得回去一趟吧?”

    “应该不用。我们回去干嘛?有病不是应该去找医生?”

    五一眨了眨眼,母亲大人,你忘了你也会几招!

    “再说了,严重的话,你二伯可能讨厌她不搭理她,可你奶奶这人心软,她一定会找你爸。”

    “那,喜子他们要是来信呢?”

    “那还不简单?”周娇停止打毛衣,看了看他一眼,“如果是我呢,他们要是求助的话,看得了什么病,省城不能治疗再说。你呢?”

    五一摊了摊手,“我得看我爸的。他要是想帮,我还得帮。不过回去就算了,唧唧喳喳个没完没了。吵死人!”

    “放心吧!不是多大的病,要是得了重症,不用你奶奶他们开口,黄翠兰娘家兄弟早就催着喜子几个给你爸拍电报。”

    五一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他有什么不放心的?对黄翠兰这位大伯母,他没什么好感,当然也提不上存了什么恶意。

    如今也不过是提醒一句。免得事情到了,他妈为了公公婆婆又跑回去一趟。他爸又离不开,结果他还不得护着他妈回去。

    周娇听完黄翠兰的事情,是真没往心里去。之前见面,她虽然尽量避开对方,可还是有观察过对方。

    病什么病?

    那么大冷天都能穿着一件棉袄四处串门不说,指挥起儿媳妇们干活都精神百倍,真要有病,那就是神经病!

    她要是没猜错的话,估计自己一家人回去探亲一次,黄家那些人听到风声,又起什么小心思。

    这么一个人,她只要是张国庆大嫂一天,那自己就当成大嫂就行。其他的,她是真的无能为力。

    就如她开口让张国庆劝劝他大哥,就如她开口让自己想法子调她到省城,就如她事到如今还提起娘家……

    周娇是懒得搭理!

    头发都要白了,还惦记张国富干嘛?

    换成她,这日子早就不过了!你瞧不上老娘,老娘有儿有女有工作,还用得了调去省城给你当老妈子?

    所以在老家,她是真对这两口子没兴趣多瞧一眼。

    一个呢,当众不搭理自己婆娘;一个呢,死皮赖脸地凑向前一口一句孩子爹。

    也不知张国庆和张老二这两个傻子,他们是哪里看得出他们大哥的好?

    难道不离婚,权当无视就是好!

    刚洗了腿上的泥巴,冷暴力倒是使唤得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