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170章 年前4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170章 年前4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次日一早,周娇特意关注三个儿子,见他们一夜过后又生龙活虎,也就将心里的担忧放下。

    哪个熊孩子没有别扭的一天。

    赵媛媛和张云涛夫妻俩人带着孩子们过来时,张青峰家的那头猪正被一刀捅得惨叫吓人得人。

    配合着赵媛媛犹如复读机的大喊声“娇娇、我来了,娇娇、我来了……”,画面格外的喜感。

    故友重逢,让周娇情难自禁地疾步相迎。

    “好啊,就你们俩亲,哼,都忘了我是吧?”

    哀怨的声音响起,被赵媛媛紧紧搂住的周娇顺着动静,一眼瞧到几道熟悉身影胡小慧和李青林他们也来了。

    周娇顿时心花怒放,眉开眼笑地望着她走来,“几时回来的?上周末我去单位还听说你出差了。”

    “她啊,就比你早了几天。”赵媛媛一手拉着周娇,一手朝胡小慧招了招手,说着她压低声音,“林子他姥爷刚走。”

    周娇闻言明白是胡小慧回来奔丧,难怪没跟自己提起回老家。一是林子的外家,二是白事,不提一句才正常。

    这一天从张云涛和李青林出现之后,犹如拧开水龙头,张国庆在老家的故交朋友们开始接踵而至上门。

    这些人不同于官场上的应酬,大家聚在一起喝着酒回忆起当年,各自揭短调侃,倒是逗乐了彼此,添了喜庆。

    年三十儿,上门相邀正月做客的人也纷纷停止脚步,忙着蒸豆包、馒头的周娇也停止了厨房活。

    按照老张家的规矩,大年夜团圆饭无疑是三房人聚在老院。

    而能让周娇早早休息,说来也好笑。她还没有儿媳妇,倒是享受到这份福分。老张家的年夜饭由孙媳妇们准备。

    加上平安三兄弟贡献给村里的一头野猪和一头狍子,让接任族长之位的老队长下了决心开年初一晚上全族聚餐!

    于是这两天她家简单点就餐就行。

    到了大年夜就不得不说,除夕祭祖。

    在张爹心目中一年之中最重要的大事,它就是在这一天要接“老祖宗回家过年”和给老祖宗们“零花钱”。

    前些年旧习俗一直被打压,张爹只能偷摸着来,如今能光明正大,一大早起来他就时不时地让老伴再对一下祭品是否齐全。

    张母见状也不嫌烦,老伴一问,她就乐呵呵地掰起手指头一件件地念给他听。到了最后几乎随口而来。

    张爹没提过继给亲家的孙子六一和五一要不要跟他上山,但期间周娇送给二老新衣新裤时,哪能看不出他那点念想。

    也是老人家多心,周娇根本不会反对一对小儿子去拜祭张家祖宗。他们虽然姓周,但也是张家子孙,是她男人的儿子。

    在这辞旧迎新之际,对张家祖宗先辈们表示孝敬之意,祈求祖先神灵可以保佑子孙后代,使子孙后代兴旺发达。

    这不是很好的愿望吗?

    张家祖宗有灵的话,周娇巴不得让儿子们多拜祭几次,保佑孩子们一生平安。

    为此,在她听完张母又给张爹汇报祭品结束后,悄然回了自家院子,又添了一份祭品和纸钱。

    张国庆看着原本还好好的周娇情绪低落,连忙问起其他事情转移她的注意力。此刻他也想起了过世的程老太太。

    往年在京城过年前几天,在世的老太太都会悄悄地帮他们备好纸钱,而他们一家人就会跟程家偷摸着上山给几家祖宗烧纸钱。

    如今,她走了,是再也没人会费尽心思的替他们寻摸香烛纸钱……

    一到了时间,张爹遮也遮不住满脸笑容,领着自家里一群男丁,先一步跑到张大伯和张老叔家门口喝呦快上山。

    当然他可不会说自己是显摆给张大伯瞧的:你不是笑话我过继两个小孙子吗?瞧瞧,是我孙子还是我孙子!

    唯一懂他心思的可能也就张母,望着老伴他们离开,她拍了拍挽着她胳膊的周娇,招呼家里女人进院子。

    是的,家里的女人。

    张家村祭祖有一个规矩是,必须由家族男性前往,家族女性不能参与,这是从古代传下来的习俗。

    当然也不是张家村如此,估计现在全国都差不多。也就是周家只有周娇一根苗,或者说周孝正从来不觉得他宝贝女儿比儿子差。

    老张家老三房的子孙人数估摸是张家村最多的一脉,与同族的族人先轮换着在已故祖上祖辈的坟墓拜祭完。

    到了张爷爷和张奶奶的坟前,这才是他们老三房的重头戏。

    还是由年龄最大辈分最高的张大伯先用东西在坟前的积雪上划一个圈,与张爹和张老叔放上三家折好的“元宝”和纸钱。

    看着明显比两房多一倍不止的“元宝”和纸钱,张老叔没一点反应,倒是张大伯似笑非笑地斜了张爹一眼。

    可张爹怕吗?

    他才不会!

    多给爹娘零花钱,又不是他的错。

    别的自家兄弟之间可以谦让,但自家老儿子给一手到大他的爷爷零花钱,这是孩子们的孝心,谁让大侄子不添一份?

    “爹,娘,我和两个弟弟带孩子们过来看你了,你们过得咋样,这次多给你们二老零花钱,尽避话,别舍不得……”

    张大伯一通念叨结束,朝张爹和张老叔吩咐一声,“你们也跟爹娘好好唠嗑。”

    “好,大哥你管自己先忙乎。”张爹顺口回应,扭头指挥张国庆三兄弟,“老大点上火,老二往里扔纸钱,小五你过来点,你爷准最想你,他最疼你,这么老些年没瞧到你,他老人家该多想你……”

    张老叔本来还对着坟墓想着老爹老娘,内心还有些伤感,被自家二哥这话一逗,忍俊不禁地笑出声。

    他这一笑,后面跪着的小辈们就不用憋着笑意,跟着轻笑出声。

    一时之间,正倒一盅酒于地上的张大伯都有些哭笑不得,打量了一眼四周,瞪眼让大家严肃点。

    烧完纸钱。

    年长辈高者在前,后辈们在后面磕了头。随后,放了一连串的鞭炮,老张家三房与众不同的乐呵呵下山。

    尤其是明字辈下面的孩子们,更是喊着过大年喽。对于过世的祖辈们,这些幼儿能有什么感情。

    张大伯三兄弟没去禁止,想来老爹老娘地下有灵,听到这些孩子们的欢呼声,应该也是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