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157章 虚惊一场3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157章 虚惊一场3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旁观的周娇眯了眯眼睛,狐疑地打量着这对老哥俩人。

    她大师兄,头发都要花白了,要是她师父真的病情严重到无药可治,他会这么幼稚跟师弟抬杠?

    还有他七师兄,跟她师父感情可好了,有什么不想让他媳妇知道的东西全往老头子那藏,俩人叽叽呱呱地跟爷俩似的。

    这会她师父要是不行了,不是该红了眼眶……不对!

    周娇立即伸手掰过诸苓身子,紧接着打量他眼睛。

    再一瞧,她顿时气得火冒三丈,“呵呵……”冷笑两声,“你们谁要跟我说实话?小师妹我不才,但好歹还能玩点药粉……”

    七师兄立即拱手,“小师妹,别啊。”说话间,他特意压低嗓子,“我刚才不是已经朝你眨眼睛啦?

    张国庆闻言忍俊不禁地轻笑一声,立即憋住后转身向外。他就说怎么总觉得不对头,果然是没错。

    就是不知这出戏后,老头子该怎么跟他媳妇交代?

    这开玩笑,开玩笑,还真没哪位长辈都一把年纪了,还拿自己病情开玩笑的。

    不过,胡大夫是谁呀?

    张国庆一点都不奇怪,那就是个老顽童,要不然也不会一把年纪了,为老不尊地替他三个儿子配什么绝版金枪不倒……

    对了,上个周末孩子们陪老头子回来后说了什么?

    张国庆仔细一想,差点再次笑喷。

    他想起来,老头子往石榴树下埋了三坛子药酒,据说是让平安三兄弟成亲洞房之夜喝,喝了保准能早日给他来几个徒孙。

    这老不修的,估计捉弄完了自己,接着他三个儿子一又接招了,现在又要想法子折腾大家伙。

    “小师妹,师命难为,你可不能怪我和大师兄他们。”

    张国庆转头无语地看了看这三位傻师兄妹们。

    七傻子还在继续说道:“师叔他老人家确实是晕倒了,还是胡叔听到药房里砰的一声撞开门才能进去。”

    年过半百的大傻子认真地点了点头,以示清白立即接过师弟的话尾,“这点是真的,胡叔送过来是吓得出一身汗。

    后来还是我替师叔扎了好几针。不是,应该是我扎了一针后,估计师叔那会已经醒了。可师叔一直就是不醒来,我才吓得给你打电话。”

    他这话一说完,自己也无语地摇了摇头,“等我打完电话回去,你七师兄也赶过来了,当时我们俩人都要急疯了。

    什么办法也试过了,就是找不到原因,x线光照了也是好的,差点连b超都想要替他做了。

    还是你七师兄说必须得你来,要不然最后一面……”

    “咳咳……”身旁的七师兄连忙咳嗽几声打断,紧接着说道,“我觉得师叔他最疼你,还是让你在他老人家耳边多说几句,没准他担心你就行了。”

    诸苓听他这么一说,连连点头,“就是这个意思。你七师兄一说,我就告诉他,你十分钟后就到。结果你猜怎么着?”

    周娇没好气地回他,“醒了呗!”

    “对,不愧是我们小师妹,就是聪明,一猜就着!”

    背过身的张国庆憋笑憋得双肩直抖。不管怎么说,再怎么搞恶作剧总比真的不治而亡来得庆幸。

    “师叔一听说你要过来,一下子就醒了。还没等我们几个高兴,他就说他被我们给气死了,然后……”

    然后么。

    几个人自然就听到一件糗事。

    能让老头子倒下的就是一种迷药方子。

    事后,据胡大夫他自己所说。

    最近他闲得蛋疼,想回老家,他徒弟不答应,想去郊外逛一逛,老胡这老小子一拐一拐的跟在他**后面。

    所以呢,他就躲到药房里,打算替自己徒弟改进绝版迷药。

    刚开始好好的,他都已经将他知道的几种方子浓缩在一起,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差那么一步步马上成功。

    结果倒在最后一步。

    为啥呢?

    他忘了早中午饭两顿饭,更雪上加霜的是还担心老街坊老伙计们上门打搅他,而关闭了所有门窗。

    当时被迷药迷倒,他就知道大事不妙,估计晚节不保。

    被蠢师侄扎醒后,他琢磨着总该会搬自己这一把老骨头进病房吧?那他就到时候醒来走了就行。

    可谁知他两个蠢师侄一直推着推床,不是带他在急诊室就是去什么狗屁的照机器。

    奶奶的熊!老祖宗的脸都要被这俩人给丢尽了,白学了那么多年的中医。

    后来,连让他亲徒弟过来的招都想出来了,胡大夫很怀疑自己要是不醒过来,估计明天就要被推进殡仪馆火化。

    这不,无奈之下只能醒来。要不然等他小徒弟过来,跟那些老家伙们一打招呼,他的这张老脸都不能要了。

    周娇奇怪地扬了扬眉,“那你们干嘛不直接说?”

    “师叔说了,你跟小五俩人来没事,可听五一接的电话,他就说了,要是小辈过来,让我们打发你走,瞒着点孩子。”

    “嗯,小师妹,师叔亲口说的,所以我不是一直跟你使眼色么。”

    周娇听完两位师兄的话,无语地摇了摇头,也不好说自己差点被吓死。与张国庆的想法一致,没出事就好,闹就闹吧,闹闹更健康!

    “老爷子的身子骨真没关系吧?”

    “没事,中西医全查了,都没问题,这才吓了我一跳。本来师叔还不乐意挂葡萄糖,非要出院不可。

    后来还是你七师兄说闹了这么大动静,肯定有人问病情。我们又不好对外说他配置迷药?

    假如就这么回去,想要不让人怀疑,还是听他的先挂完水再走,对外就称老爷子年纪大了,体质也弱了。”

    周娇赞同地点了点头,“那你们先回去休息。我来陪师父他老人家,等这里结束我送他回去。”

    “算了,还是一起。”

    “对,两瓶盐水挂好也没多久。”

    张国庆实在忍不住地插了一句,“没必要非得在医院挂盐水,带回去也行的。”

    诸苓和师弟俩人闻言顿时面面相觑。难怪说做贼心虚,做了贼就心虚,带走药水回家不就行了?

    张国庆佯装没看见他们的异常,率先往里面进去。胡老头是幸运的,只有真将他放在心上,才会让拿了一辈子手术刀的这两位心神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