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155章 虚惊一场1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155章 虚惊一场1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金秋十月,国外金融市场如何风云变幻,周娇并不知,只晓得一封封国际信件来了就是报喜。

    于此同时,老宅的蔬菜大棚种植技术也更为成熟,已经被农业司投入到郊外一块试验田上。

    与她设想的一样,袁叔真被调去充当技术员。虽说目前还是临时工,但等年终收获时一个转正的机会是逃不了。

    原以为袁叔走了,袁婶也会跟着离开,可最终她留下了。于是这一年老宅又添了两位退伍军人。

    这日子缓缓过去,程老太太老俩口的这一走留下的阴影好似随时间消散,可谁都知道大家只是将悲伤尘封心底深处。

    尤其至亲的儿女们。

    缪丽珊放下电话,看着周娇叹了口气,“你小泵父决定请假陪你小泵出去走一走,不能让她待在这里胡思乱想。”

    周娇双手搓了搓脸,“他想好去哪了没?”

    她倒是很赞成程如珠他们夫妻俩人出去散散心。老太太他们老俩口这一走,已让程如珠消沉很多。

    “说是先去你大表叔那边。上次办完丧事,他们就急匆匆地回去,现在让他们兄妹俩人好好聊一聊。”

    川省是个好地方,气候适宜,山清水秀,不逊色于下江南。有了长兄如父的程思瑾开解,总能得到一二宽慰。

    再不行,等年底了,让程如珠去承市程老二程思瑜那边待几天。

    “等他们出发了,我去送送他们。”

    “不用了,你小泵父的意思,就是通知一声我们,应该这两天就走。你明天下班回来路过他家一趟就行。”

    周娇对她妈的这点提议没什么意见,闻言点了点头。

    难得的一个周末,现在太阳都要落山了,别说一早离开的她老子,就是张国庆中午也赶不及回家用饭。

    他们倒是又忙上了。

    周娇瞟了眼客厅内的座钟,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陪她妈聊了几句,独自离开去往厨房。

    五一回来时,菜色的香味已经弥漫半空,他摸了摸肚子,暗自庆幸自己甩掉学校活动逃回家。

    “小宝,快到姥姥这。”

    五一闻言露出笑容朝客厅门口的缪丽珊跑过去,语气带着埋怨,“姥,幸好我一个人回来,以后喊我小名儿呗。”

    缪丽珊好笑地看了看他,转身往里走,“没得商量!小宝不就是小名儿?你妈都这么大了,你姥爷还经常喊她乖乖呢。”

    五一手上搭在她肩膀上,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行,行,您老说啥是啥。看以后我哥儿子出世,你还能喊啥。”

    缪丽珊顿时轻笑出声。

    “姥,我妈在厨房?”

    “可不是,她说多烧两道菜给你解馋。今儿怎么回来这么迟?”

    “学校有点事。”五一按着他姥姥入座沙发,自己则指了指外面,“我去给我妈打下手,你老等着。”

    等周孝正和张国庆这对翁婿俩人回来时,饭厅上的桌子已经摆好饭菜,匆匆地洗了洗手就餐。

    周家虽说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但没事的话,一家人还是习惯有事等饭后回客厅闲聊。

    聊什么?

    客厅内一台电视机又到了点,正在播放新闻。

    而一家人的话题,不止对这些时事政治、民生问题闲扯,中间还会掺和着各自工作学习上的问题。

    反正是天南地北的扯。

    与往常相同。

    新闻一结束,到其他节目,留下继续欣赏的缪丽珊,周娇父女俩人已经黑白棋开局对战。

    而五一则腻在他老子张国庆身边,父子俩人挤在一起,小声嘀咕,时不时的发出欢畅笑声。

    当然,周孝正也两不耽误,一手捏着白棋子,一手端着小茶杯呷一口上品龙井茶,顺便与他宝贝闺女聊几句棋外话。

    客厅内气氛温馨祥和。

    没过多久,一阵刺耳的电话声霎时响起。

    “我去接,姥爷你歇着。”五一立即站起身,顺带瞟了眼挂钟时间,进了他姥爷的大书房。

    书桌左上角的两部电话机一红一黑。红色是周孝正的专机,此时响起的则是黑色,这是周家对外电话。

    五一抓起电话筒:“喂?哪位?”

    “是平安还是六一五一?我是你大师伯,让你妈过来接一下电话。”

    电话筒里诸苓一反往常沉着冷静,声音变得惊慌紧张,五一顿时收敛笑意,“我是五一,大师伯你先保持冷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我冷静不了,你师公昏倒,现在在医院。”

    五一心里一个咯噔,迅速回他,“我们十分钟就到。”

    挂了电话,五一快步回了客厅,“爸、妈,陪我走一趟。”说着他朝他姥爷周孝正摇了摇头。

    不是他不想他姥爷过去,身份太贵重有一点不好,出门的话,身边都是警卫员,更别说大晚上出行。

    缪丽珊关了电视,连忙问道:“谁的电话?”

    “我大师伯打来电话,姥姥,详细的等我回来再说。”

    周孝正眼含担忧地扫了一眼弹起身的女儿,朝张国庆叮嘱一句:“看好娇娇,有事给家里打电话。”

    “好。”

    说话间,周娇已经站起往外走,“爸妈你们先早点休息。”

    张国庆朝老丈人点了点头,紧跟她其后出了门。

    车子后排座位上,周娇一声不吭地紧抓着张国庆的手。从老太太老俩口走了以后,她就有担心她师父大限将至。

    可怎么想也没料到这么快,前段时间,她还和师兄们商量等过两年过他老人家百岁到了,给他好好祝寿。

    五一开着车子,时不时地瞟了眼车内镜,观察着周娇,“妈,我师公没事,就是晕倒了,我猜他应该又跑到哪儿玩得忘了吃饭。”

    “之前他还说要等我三兄弟娶妻生子,他得挑一个继承衣钵。上个礼拜我跟我哥他们过去,他还说不管咋计划生育,我们都得给他留一个。”

    周娇扯了扯嘴角,“他老人家会没事了,你小心开车。”

    “好。妈,你别紧张,我瞧我师公就是活神仙,他再活个二十年一定没问题。夏天那会他还跟我们几个去村里偷瓜。”

    五一为了安慰他妈,是不惜自爆糗事,“我师公还跟我们哥仨下河摸虾子,他一个人一个竹箩装满,我们哥仨才半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