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143章 黄金上涨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143章 黄金上涨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一叶落知天下秋。

    盛夏离去,秋风乍起,金秋十月正踏步而来,又到了一年收获的好季节。

    在漫山遍野的红叶来时,张家二房的长孙也呱呱落地。

    红彤彤的小猴子似的婴儿一声嚎哭,不止让左婶喜极而泣,更是让产房外的亲人们喜出望外。

    随着年初报纸上第一版进行报道,提倡每对夫妇生育子女数最好一个,最多两个。计划生育的步伐又开始加紧。

    而第一胎是个儿子,这无形中减少了很大压力。更别说张老二两口子那是妥妥的重男轻女。

    闻讯赶来的周娇就看到林菊花激动得连话也说不完整,哪里还有前几天说的小孙女也挺好。

    至于乐傻了的张明磊是真不错,一心挂在产房内妻子的身上,颇有些她男人当年的影子。

    随后赶来的左林父子和张国庆他们匆匆看了眼婴幼儿,才想起一帮子妇女同志忘了给东北老家报喜。

    不提电话那头张老二的狂喜,时间慢慢的到了月底。

    很快到了11月初,一件大事的发生,让全世界的目光聚焦在伊国。

    4日这一天,伊国占领了米国大使馆,并扣留了66名外交官和平民当人质。

    这举动让整个世界为之震惊不已。

    要知道,二战之后,米国已经是世界第一强国,除了老毛子敢于对抗外,已经很少有国家去挑衅米国。

    而这一次伊国的举动,无疑是等于狠狠的在米国脸上甩了一个耳光。

    米国人很骄傲,这在全世界都是人尽皆知,一下子所有国家的目光聚在米国,就等他们何时开始动手。

    在我国很好、很和平的一片自夸赞美陶醉中,周娇更多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在国际市场的黄金期货上。

    米国打不打?

    与她何关。她又不是米国人,米国灭亡了也和她无关。

    这件事在整个米国确实泛起了波澜,很多米国民众们都开始嚷嚷着要对伊国发动战争,搞得人心惶惶。

    而他们的政斧呢,却未对此多做解释,每天就是在媒体上对伊国大篇幅的进行谴责,督促伊国放回米国外交官和平民。

    这些与周娇没关,就在两国扯皮中,黄金的价格却从一开始的缓慢上升,一下子来了一个大爆发。

    月初,黄金的价格还停留在390美元每盎司,到了12月,黄金的价格一下上涨到470美元每盎司。

    年纪三十而立的黑子又一次找到周娇。

    “娇娇姐,大哥又发来电报了,这次他更急了,加了三个快。”

    周娇笑得合不拢嘴,“至于吗?”

    黑子无语地注视着她。

    “好了,还是回他一个字,等!”

    黑子不确定地问道:“真的?”

    “我还煮的呢。”

    黑子摸了摸后脑勺,笑道:“打得起来吗?我听新闻上的报道,外国人也就会耍嘴皮子,孬种,这要是换成咱们国家早就打过去了。”

    周娇闻言笑而不语,岔开话题。

    没过几天,12月底,就在外界还陷入米国还打不打?又发生了一件让全世界震惊的大事情。

    老毛子打阿富汗了。

    不止打了,人家还打得很果断,入侵他国不说,还占领了他国的首都。

    这两个月内发生的事情简直让世人眼花缭乱。

    世界上很多所谓的专家开始起哄叫嚷着: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爆发。

    看到这些情况如期发生,周娇整天乐得合不拢嘴,各种小调小曲儿常挂在她嘴边。

    “娇娇,又涨了。”

    周娇笑眯双眼,大手一挥,“妈,等着!再过一段时间,你女儿我带去你去包圆友谊商店。”

    “好,妈再帮你打听。”

    缪丽珊一直关注着女儿投资的黄金期货,为了更早得到第一消息,往日懒与应酬的人现在也开始往在新闻社的老姐妹那边串门。

    周娇比较了解母亲的想法,尤其说她在意黄金是不是涨了,还不如说她在意的是女儿的名声。

    可她又不能说,不用去找人打听消息,自己心里有底。

    不出所料。

    自从老毛子一激动发起战响,黄金的价格就跟着他们再一次的涨了起来,而且这一次涨的幅度是前所未有的大。

    等时间跨进八十年代的第一个元旦节。

    黄金的价格已经涨到了差不多730美元每盎司,比起周娇开始买入时的价格上涨了将近两倍,接连创下了黄金价格的历史新高。

    眼看快到了历史新高顶850元美金,是到了要交割的时间,在通知缪天铭之前,周娇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处理。

    这一周末,张国庆挨个给易解放、万大勇、耿大志和丁大头四位打了电话,声明在老宅不见不散。

    于是五位老兄弟各个拎着下酒菜和特供酒又一次聚集在老宅。

    几个人见面也不急着谈正事,先搓一顿再说。

    吃饱了、喝足了。

    易解放摸了摸肚子,看向张国庆,“说吧,啥事?有需要哥们的地方,吱一声。”

    长期接触下来,这来自南方的家伙现在时常会冒出一两句北方口音,搞得他家里几个孩子南北口音不分。

    其他三位附和着点点头。

    张国庆乐得哈哈大笑。

    易解放双手一摊,看向大家,打趣道:“瞅瞅,又感动的成傻帽了。”

    张国庆白了他一眼,收敛笑意正色地说道:“废话不说了,这次黄金涨了这么多,我媳妇想抛了,你们咋想?”

    易解放眨了眨眼,迷惑地反问道:“有啥好想,我妹子想干嘛就干嘛呗。说实话,这钱,当时我们哥几个还真没想拿回来。”

    “这是什么话?我媳妇谁啊?她能是冤大头?不咬一口资本主义国家的肉,她还是社会主义接班人?”

    四个人闻言一起朝得瑟的张国庆翻了个白眼。

    “哎,你们这是啥态度?”

    “行了,你媳妇好,你媳妇牛b行了吧?”

    “这哥们境界又提升了。”万大勇朝其他三位挤了挤眼睛,“耙耳朵算什么?时不时的挂嘴上显摆那才是最高境界。”

    丁大头“噗呲”一声笑出声,“你也差点不多得了,你媳妇清水白菜汤都能被你夸出花儿来。”

    他这话一落下,顿时让大家伙哄然大笑。

    得了,大哥不说二哥,一个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