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番外,大战前一夜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番外,大战前一夜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世人所知的这一天。

    凌晨一点,远在祖国边疆的南方。

    刚出前线指挥总部出来的张国庆点燃了一支烟,抬头遥望敌国。

    黎明前的山野,陈阵山风袭来,让他紧张了一夜的神经,松弛了一些,头脑也好象清醒多了。

    此时此刻,他的耳边还能听到无线报话兵们,他们正用密语不断地传出上级首长的命令、指示和任务。

    中间掺杂着点,还有前方的各处侦察兵们时时上报的敌前沿阵地上的新动向。

    而其中的一部分情报,也许来自他的三个儿子带领的小分队。

    他来了至今,已经有几天了,可还是没看到三个儿子。

    此刻他的三个儿子也许就在归途中,也许还隐藏在敌人的国界内。

    他不敢去想孩子们是不是会遇到危险?甚至更不敢去想远在京城的媳妇。

    大敌当前,私心已经变得不重要。

    战场上瞬息万变。

    真一旦历史出现转折,出现意想不到的变故,他也是会上战场。不为所谓的大义,也不为了高位。

    他此刻只是一位军人,也只能先是一位军人。

    张国庆手指夹着一根香烟,点点火星冒出的白烟,不断燃烧,渐渐缩短,手指上的痛觉烫醒了他。

    进了里面,与外面值岗的战士们一样。

    所有的官兵们双眼都布满了血丝。

    也许是高度的精神紧张令大脑一直处于心奋状态。

    此刻谁都毫无睡意。

    所有人都在等那一刻来临。

    等待!

    极静的等待……

    时钟在一秒一分的向前旋转……

    倒计时终于开始!

    几声令下……

    很快前方一阵阵炮弹呼啸急促的飞行声,剌破了黎明破晓的天空。

    自卫反击战经过周密的安排,它按时打响了!

    先持续对敌前沿阵地,纵深目标攻击了半小时。

    肉眼可见远处的敌方前沿阵地,已成以片火海,消烟弥漫,与树木燃烧的浓烟,直冲天际。

    整个中越边境上空,俨然烈火映红。

    往日只能局限于小说、电影、电视的感官中,张国庆此时此刻才能体会到,这是真正的战争。

    它没有海陆空启动,它也没有战机布满天空,是实打实的步兵挺进,是一条条人命争出的太平盛世。

    这是他第一次正面面对,说心中没有受到冲击和震撼是假的,内心远没有表面的从容,他突然想起了一句话。

    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

    此刻脑子里居然会想到这十个字,张国庆自己也有些哑然。

    与之前的小打小闹相比,战斗打响了,就是前进,请进,再请进……为了后面的国土,更为了祖国的荣耀。

    先隐蔽在敌军前沿阵地几百米处地方的步兵战士们,等待炮兵对敌阵地实施半小时候,他们开始冲峰。

    争夺敌阵地,与敌军血战到底,为大部纵深挺进,他们用血肉之躯打开通道!

    这一天的战斗一直持续到天黑。

    整个战场渐渐的安静了,剩下零星的木仓炮声,而占领敌军阵地后,明日接着又是一场大战。

    在第一天、两天……时间过去。

    张国庆不知前线倒下了都是人,他忙着调度物资之际,挤出的那么一点吸烟时间,入目可及之处都是伤员。

    这还是轻伤的战士们。

    他们通常是一些皮开肉破,头部被弹片擦伤,四肢折断。伤口包札的沙布,渗透出黑红色的血迹。

    以前张国庆曾听过一句话: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进医院。

    这些带着所谓的轻伤的战士们只要不影响肢体行动,他们是真做到了轻伤不下火线。

    重伤不进医院?

    重伤的战士们早就失血过多,几乎没一个是睁开眼睛的,他们就如已经牺牲似的,就是不进医院抢救都不行。

    但他相信,这些人要是能撑得住,他们还是会坚守阵地到最后一刻。

    据指挥部所言,战事很顺利。

    可再顺利又如何?

    倒下的英烈们再也醒不过来。

    他们很多人留在异国他乡,留在了两国边界,他们无疑是伟大的,可他们身后的亲人们如何承受得去这巨大悲痛?

    没有国哪来的家,这句话太沉重。

    它的背后是一条条年轻可敬的生命。

    不知苍天是不是都在为这些年轻的生命s落而伤心。它开始流泪,下起了小雨,越下越大,伴随一阵阵雷鸣。

    恶战一直持续……

    张国庆见到三个儿子时已经是抵达此处的第十二天。

    望着朝他走来的三个儿子,望着胳膊上扎着绑带的平安……

    这一刻,张国庆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心疼,唯有满腔的喜悦,更多的是庆幸孩子们活着回来。

    失神的片刻,他才发现也许自己亲眼目睹了这一场战役,更明白了一点,能活着从战场上走下来就是胜利。

    替大儿子重新包扎好伤口,替一对小儿子擦上伤药之后,张国庆挨个紧紧地抱了抱儿子们。

    看着一个个倒下的战士,看着一份份整理汇报上来的伤亡人数,张国庆不知该说什么,又能说什么。

    他有满腹的话语想跟孩子们诉说。

    可最终张了张嘴又合上。

    千言万语终究只能化成一句:一定要活着回来。

    是啊,在这里,他现在不奢求孩子们能毫发无损,只要他们能留着一口气回来,他已经能谢天谢地,让他折寿个几十年都没关系。

    有了那些倒下的英烈,他不能,也无法自私地阻止孩子们前进,更不能折断儿子们的翅膀。

    谁家里没有高堂在上,他的儿子是儿子,可谁家的儿子岂能不是儿子?

    平安三兄弟朝父亲郑重地敬了一个礼,“等我们回来。”

    看着孩子们每人匆匆吃了几个馒头和一听蔬菜罐头,餍足地发出一声喟叹,张国庆不敢去想他们最近都吃了什么?

    黄昏的夕阳,从天边洒落。

    黑夜即将来临!

    看着三个儿子又开始整装出发,张国庆更不敢去问他们接下来的任务是什么?

    作为先遣小队伍,他们身负的重任永远是虎口拔牙。

    他求的不多。

    只盼他们三兄弟能安全归来,只盼这一场战役早点反击成功,再也没有用人命填出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