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123章 不白吃你这一顿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123章 不白吃你这一顿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哥们今儿过来不白吃你这一顿。”

    张国庆对易解放的这话,扬了扬眉,勾起一抹似笑非笑。

    “知道为啥要今晚聚会不?”易解放说完,见他摇头,朝在座的几位挤眉弄眼,“瞧瞧,我就说猜不到。”

    万大勇斜了他一眼,飞快地夹走他筷子边上的一块肉。嗯,还是小五家的熏肉味道足,难怪他家几个兔崽子老惦记他五婶手艺。

    耿大志往嘴里扔了一口花生米,咕囔道:“你说的没头没尾,谁听得懂。”

    丁大头好笑地瞟了眼哥们,腾出一手朝张国庆指了指地下,继续咪一口酒,喟叹了一口气,舒服!

    张国庆双眼一亮,“有信啦?”

    不愧是好基友,易解放得意地用筷子朝自己比了比,“哥们撒下天罗地网,还能没信?在你家附近找了好几处院子。”

    张国庆狐疑地打量着他,“方圆十里之外?”老宅那边有那么多院子出售?他也拜托了不少人打听好不好!

    易解放翻了个白眼,“十里之外好意思出手?准备好钱吧,咱们五人一人一个院子,你家底厚,给你三进院,就在你家老宅隔一条大马路。”

    张国庆闻言没拒绝,笑眯眯地举起酒杯朝他们示意干了。他也没问其他人的院子在哪,无非都在附近,之前彼此都已经约好。

    喝完酒,他一边自己倒,一边好奇地问道:“咋找到的?”

    “还是大志和大头找的路子。”易解放一说完,低头一看,立即夹菜,“你们这些牲口慢点不行啊?”

    “哈哈哈……就你话多,没菜了多喝酒。”

    听他这么一说,张国庆有些明白。大志家都在公安系统,而大头有一个姑在房管局,这两个地方得到消息最快。

    “至于么,哪次过来没让你们吃个够?我让陈婶再添几个菜。”

    万大勇毫不客气地点点头,“家里还有什么熏肉的,多给我带点回去,等买了院子,我手上没钱了。”

    张国庆鄙视地斜了他一眼,“留着私房钱生毛呢?”

    “这你就不懂了,男人有钱就是胆儿。”

    易解放调侃道:“色胆吧?”

    “哥们是这种人?”

    几个人停下筷子打量着,异口同声地回道:“是。”

    气得万大勇用筷子点了点他们,“好,明儿我让你们媳妇都知道你们藏了多少小金库。”

    丁大头乐得呵呵直笑,“大哥不说二哥,你小心被嫂子罚跪。”

    “没事,大勇已经练成铁膝盖。”

    “你们说这次是跪算盘还是跪搓衣板?”

    “损友啊,我咋就交你们几个猪朋狗友,命苦啊。”

    张国庆好笑地看着兄弟们边吃边闹,暗自腹议自己哥们都是耙耳朵,俨然忘了他是领头人之一。

    “你们这些老不正经的。”

    丁大头拿起一颗花生米就往万大勇身上丢,“去你的,我们几位就你不正经,要不是你媳妇拯救你了,你丫的就一色魔。”

    万大勇快手接过,调侃道:“说的好像就你不食人间烟火。当年追你媳妇那猴急的跟什么似的忘了?”

    耿大志不愧是他们当中最直言的,紧接着笑道:“怎么会忘?这老小子就差拉他媳妇直接上床后领证。”

    易解放见他们越是越不像话,连忙清了清嗓子,指了指外面,“注意点形象,咱们好歹是干部。”

    这话一出,逗得几人哄然大笑。

    平时也就只有几位死党在一起什么话都能放开,一时倒忘记外头还有忙前忙后的陈婶。

    易解放无语地摇了摇头,另起了一个话题,“你们对近来南边边境的摩擦有什么看法?”

    “这不是你们军人的事?”

    “瞧瞧你这觉悟……”易解放恨铁不成钢的用手指虚点了点丁大头,“兄弟,你堕落了,无药可救了。”

    丁大头闻言咪下手中的酒,立即拱手道:“哥们,饶了我吧。我老子下午就这个问题,刚训了我一顿。现在我还头疼着呢。”

    “该!”

    一旁耿大志瞥了眼张国庆,“你最近这么忙,确定要开战?”

    张国庆还真不好回答这问题,含糊地回了一句:“一切还得等通知。”说完举起杯子,“今晚不谈公事。”

    酒尽人散后,送走打劫一通的兄弟们,张国庆上了楼,推开房门,就看到靠在床上看书的周娇。

    “这么快就走了?”

    张国庆好笑地点了点头,“明儿还要上班就早点散了。可惜了家里的虎酒又被这几个家伙敲竹杠敲了不少。”

    “没事,反正前段时间你刚从他们那也敲了不少竹杠。”

    交情到了一定地步,张国庆当然不会小气到舍不得给兄弟好东西,要不然他也不会今晚拿出来宴请他们不是吗?

    “家里的存折现在还有多少?明天要取三万块。”

    “5万多点,这个月我还没去存。”周娇说着指了指衣柜,“还是放在原来的地方,楼下书房暗斗里还有妈给的一万块,我也还没动。”

    张国庆知道那一万块的来源。

    他丈母娘之前就说了,她手上留个五千块加上侨汇券够用段时间,加上家里原来一直预备的五千块现金,那也才一万五。差了一大半不说,买院子的钱还得正大光明地用明面上的存折,否则借口不好找。

    “还是动用存折算了。”张国庆挑了挑眉,笑道,“傻媳妇,你就不问我取了那么一大笔干吗?”

    周娇朝他抛了一个媚眼,“不养野女人,干啥都行。”

    张国庆眼神一闪,一边慢悠悠地脱下衣裤,一边笑眯眯的不着痕迹地靠近,“真的?想怎么干都行?”

    “当然。”周娇放下书本,一个骨碌地翻下床,跑到衣柜前拿出他的睡衣和换洗衣裤,“都是酒味,快去洗澡。”

    张国庆眨了眨眼。

    这傻妞到底懂了自己话里意思没有?随即他朝周娇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算了,等一下就让她自个领悟。

    周娇疑惑地看着他拿着衣裤进了洗手间,无语地摇了摇头。

    老是神神秘秘的搞怪,唬谁呢,还真以为她猜不出这钱的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