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120章 配偶多大?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120章 配偶多大?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时间缓缓过去……

    半个时辰之后,刘老太打破一室寂静,“配偶多大?”

    周娇闻言心里一惊,迟疑道:“大我一岁,三月二十正午。”

    刘老太也没再细问,掐着手指一会,看向周娇。

    “男命生来为小,上有兄姐,父母俱全。五尺高杆挂红旗,此命财官都不离。是好命,旺你不说,你夫家有了此子一步登天。”

    周娇眨了眨眼,一脸迷糊地看着她。

    “此子命中三劫。年幼有个血灾,过了这劫难,20岁之前还有一关情劫,看现在就应在你身上。最后一劫在三十岁之前有个牢狱劫,如今看来应该全过了。”

    程老太太不等周娇反应,连连点头,“对对对。大师,那孩子是不是将来都没事了?”

    刘老太傲娇地瞄了眼老太太,很是不甘心地微微点头,补充了一句:“多做善事,此子杀心太重。”

    程老太太不敢置信地瞥了她一眼,随即恢复神色,意味不明地看了看周娇。她是该信呢,还是不信呢?

    前面都说对了,尤其自家的事情都没算准的情况之下。可小五这孩子怎么可能会杀心重呢?

    周娇见状眼神一缩,解释道:“万物皆有灵,大师应该是指打猎。”

    刘老太没多加解释。她只算一卦,重点在女命身上,这已经是看在往日恩情的份上多嘴提了一句。

    “你的八字之前算过,说实话该说的也差不多都说了。”

    老太太急了,破了她一贯以来的修养,连忙插言:“大师,之前就看面相,你还是按照卦象再给我们详细说说。”

    刘老太摆了摆手,“安心听完,我明白你的意思。”总插嘴,要不要她说完?她现在可不欠人情。

    周娇朝老太太安慰地笑了笑,静静地听着刘老太念了一连串坤造、藏干、地势、纳音、排大运……

    与老太太一脸迷茫不同,她神色虽无异常,可内心多少懂这些术语是何意,人家这已经是在说八字排盘后的结果。

    随后应该是按照面相相结合,道道自己这一生的经历与际遇。

    她内心很是复杂。这该是她自己的命运,还是原主的命运?

    她是谁?

    她只记得她爸是周孝正,她妈是缪丽珊,她男人是张国庆,她还有三个儿子,这才是她的人生。

    对的,她的前世就是周娇,周娇也就是她。

    心神一定之后,周娇听着刘老太之后的卦象就没多少心里波动。

    尤其在听她对应出自己之后的机遇,她想这应该就是她的人生。

    “……好了,说了这么多,现在也结束了。”刘老太看着喜气洋洋地程老太太又欲言又止的想开口,摆了摆手。

    “五行旺相且通流,五福齐全的八字。终身顺流无波,官至黄堂,科第连绵不断,财富达到百万,寿年超过九十。子息,夫命,财富,官贵和高寿,五福齐备,不缺一样。老姐姐你还担心什么?”

    程老太太眉开眼笑地回道:“不担心,不担心。耽误大师就餐了。”说着,她打开手上的小提包,从里面取出两封厚厚的红包。

    刘老太见状脸色一沉。

    老太太连忙笑道:“我懂你的意思,这不是卦金,这是谢礼。”

    “不用,有心就一人给一枚铜板。”

    周娇知道这些所谓的高人有他们的臭脾气。人家虽说恩情两消,可未曾没有想自己祖孙俩人护佑之意。

    何况刘老太看来是真的不缺钱,老太太给钱倒成了对方误会一刀两断一了百了之意。

    她借着挎包的掩护,从包里取出两枚常见的普通铜钱,放到桌上,双手推到刘老太跟前,“大恩不言谢。”

    刘老太赞赏地瞥了她一眼,无声地笑了笑,随后张了张嘴,叮嘱道:“藏好八字。”

    这四个字含义很多。

    周娇看着刘老太递还给自己的红纸,感谢地朝她躬了一身。这说明她早前担心的术士手段是真的。

    程老太太心胸一向宽广,不然也不会有“活菩萨”之称,见状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拿起红包塞入小提包内。

    祖孙俩人携手告辞离开时,等得心急廖火的小朱已经守在不远处等候多时。他还是懂得不暴露自己,可这么一个大个子的军人本身就是不容人忽视,因而一边避开行人,一边还得担忧她们安全,可真是为难死他了。

    如今见她们出来,喜得急忙跑回车启动车子。

    周娇挽着程老太太走了一段路,到了车前让她先上车,指了指不远处地供销社。现在已经天黑了,不说老太太,就怕小朱一个大男人都饿得受不了,她打算去买点糕点什么的给他们先垫垫胃。

    老太太关键时刻还是很机智,刚才是关系则乱,此时此刻不就是拉着周娇的手不放,笑道:“车上有糕点。”

    周娇抿嘴一笑,一手遮住车顶,以防老太太碰到头,一手扶着她坐进车内,而自己也跟上她入座后关了车门。

    这边老太太已经打开一盒点心递给前面的小朱,笑道:“等坏了吧?先吃两口垫垫底再开车。”

    小朱是位身材魁梧的大汉,板着脸的时候,面相凶得很,可此刻笑起来又让人觉得略微带着喜感。

    与张国庆身边的滑头小朱相比,周娇更欣赏这一类的军人,附和道:“是呢,车子开起来一抖,我们可不敢吃就怕呛到。”

    老太太闻言摆了摆她的手,乐呵呵地打开另外一包糕点,推到周娇手上,“你小泵不知哪买的核桃酥,味儿不错,你尝尝看,喜欢的话,家里还有,等一下带些回去。”

    周娇笑眯眯地接过。人逢喜事精神爽,她知道今儿老太太心情特好,就不知刘老太还有一卦,老太太算了谁?

    “我小泵这两天回家啦?”

    “她呀,哪天不往娘家跑?也就你小泵父依着她,亲家不计较,家里孙子都有了,也不知道多在家里帮一把。”

    听着老太太嫌弃的语气,可怎么也遮掩不住的笑意,周娇顾不上吃东西,麻溜地夸道:“那是我小泵孝顺您老呢。”

    “不让我担心就是孝顺了。快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