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116章 幸好他来了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116章 幸好他来了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张国庆耳闻一阵熟悉的悦耳笑声,望了眼两道身影,眯了眯双眼,上了车启动后缓缓靠近。

    别人都说人老成精,这婶子怕是人老糊涂,三更半夜带他媳妇在这荒山野外窜胡同,也不怕出事。

    幸好他来了。

    “哥,你怎么来了?”

    “婶,晚上好。你们快上车。”张国庆心疼地瞥了眼她的手,真傻!不会伸口袋内取暖,干啥挽着人家胳膊。

    左婶上车入座,喟叹地舒了口气,“几时过来的?等了很久吧。”

    张国庆见周娇坐好后,握着方向盘的双手松了松,“还好,我差点以为跟你们错过。院子确定了没?”

    “谈好了,4500块一个小院子,明天让石头过来直接交钱过户。”

    “便宜,靠近内城的话,没有七八千拿不下。”张国庆加快了车速,提到正题,“婶,打算几时搬家?”

    “这个周末吧。”

    “这么快啊,我还打算回家后给我二哥打电话,我二嫂过来没这么快。等石头上学,她一个人住不行吧?”

    周娇闻言眼神闪了闪,瞥了眼左婶。

    左婶笑道:“不用急着让菊花过来,我现在没上班正好先照顾儿。”

    “行,我看我二哥怎么说。”

    左婶看了看周娇,咬了咬唇,“你们有没有考虑让老二调过来?现在院子有了,迁户口也方便。”

    张国庆闻言一怔,“石头想院子入户我哥名上?”

    他还记得老二提过石头手上五千块钱包含了彩礼钱,老张家做事还不想让人说闲话。

    左婶点了点头,“那当然,还没分家呢。”

    张国庆沉吟片刻,“我还真不清楚这些事。我二哥现在还不想调过来,再等等吧,等他干个几年再说。”

    “可惜了。”

    张国庆笑了笑。至于可惜什么?他没多想。潜意识地从后视镜上瞄了眼周娇,果然在琢磨这话里意思。

    “左大哥现在如何?”

    左林就两个儿子,老大左北,现在在一家军工厂上班,老二左南也被刚去世没多久的左老爷子塞进派出所。

    “也就那样,就是比较忙,家里几个上学的孩子还得靠儿她妈照顾,要不然我还顾不上儿。”

    “你老这是有福气,现在曾孙也有了。”

    “呵呵……跟以前差不多,现在也是周末了他们回家一趟。”

    “不考虑跟我叔买个大院子?单位分的房子还是太小了。”

    “可不是这么一回事,老大老二两家人一过来都得打地铺。我跟你叔不是没想过买院子,可惜这几年家里孩子多了,开销也大,我们两个老的贴补不少钱。就怕买了院子万一有个什么事,钱不凑手。”

    “有房源还是先买,现在很多单位年轻人结婚都没法分房,有院子放在手上不担心亏了,钱放银行里才几个利息。”

    “娇娇刚才也是这么说,我回去……”

    送完左婶回家,张国庆陪左林聊了几句,碍于明天还得上班,谢绝了喝酒的邀请,带上媳妇急匆匆地回家。

    不知是不是以前的习惯,还是在东北住久了,一遇上老熟人总少不了碗碰碗地喝酒。

    酒喝多了伤身,到底快要四十岁了,为了多活几年,张国庆已经很少喝酒,就是应酬他也是浅尝即止。

    他现在算是怕了谁请他喝酒,尤其是老家的这些酒缸们。

    周孝正等了许久,见宝贝闺女安全归来,暗自松了口气,泰然自若地放下报纸,“以后太晚了少出门,现在治安不大好。”

    张国庆赞同地点点头,语气带着埋怨,“可不是如此。爸你是不知道我在那边找的心惊肉跳,全是大杂院小胡同。

    现在又不是夏天,晚了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又担心跟他们走岔路,去了一趟儿宿舍,好家伙,她倒是暖乎乎地待在宿舍内啃苹果。

    左婶也真是的,她一个老太太不管多迟窜胡同最多丢些钱,怎么就不想想你万一遇上歹徒该怎么办?

    说是看院子,也不看几点了,看了又如何,还不得白天过户?就一个破院子有什么好瞧的,不就几片瓦片几块砖头。”

    周娇无语地瞪了他一眼,“现在才八点多呢。”

    “我要是不去接你,你回来都得凌晨。”

    “好了,好了,我错了。左婶以后也不敢叫我出门了,你刚才都跟左叔说太晚了不安全,他能听不出来?”

    “也不是你的错。”

    周孝正看着夫妻俩人,失笑地摇摇头,“吃了宵夜早点休息。”

    “好。”周娇打量了一下,“我妈呢?”

    “刚听到声音去厨房。”

    等周娇一走,张国庆蹭到他身边入座,“爸,左婶又提让我二哥调过来。应该是左林工作不顺利,我想跟大志打声招呼。”

    周孝正递给他一杯水,“你看着办就行。”

    张国庆喝了一口水,摇了摇头,“所以说欠什么都不能欠人情债。要不是他,娇娇今晚都可以推了。”

    “范林他们现在如何?”

    张国庆见提到正事,立即正襟危坐。

    翁婿俩人所说的范林乃是当年海市江外公村子的小乞丐,自幼与平安保持联系,现在已经是营长。

    除了范林,被翁婿俩人挑中的还有二十九人。他们各个优秀程度不同,但无一例外地都是孤儿出身。

    而之所以培养了这三十人,又按照他们的各自兴趣爱好安排好路,也是为了给平安三兄弟添加助力。

    “范林和孙超美今年已经考上军校,现在安排在孩子身边。剩下的人员还在原地等孩子们毕业。”

    周孝正闻言颔首,“培养了这么久,总算得用。”

    “有几个人还得再看看。”

    周孝正眯了眯眼,“让人盯着点,尤其没在部队的那几个孩子,很容易迷路。一旦出现苗头就放弃,千万不要心软。”

    “明白。”张国庆郑重地点了点头。不说为了孩子前程,哪怕为了孩子的安全,他也不会容许自己心软。

    听到外面脚步声,周孝正飞快地说了一句,“这个周末我们爷俩跟你王叔他们聚一聚,地点就定在老宅那边。”

    张国庆会意地点点头。翁婿俩人放下这个话题,开始谈起其他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