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111章 就当重温当年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111章 就当重温当年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靠着一辆二八杠,字画卷起来占不了多少面积,包裹皮一扎背着背一点都没什么问题。

    可不代表着各自的一对瓷器就能安全无忧地带回去。虽挑了又挑体积最小,但人家好歹是易碎品不是?

    幸好来之前,张国庆拎着的袋子里面装备够多,什么黑布袋,细绳子的也不缺,扎好一个人小心点背上不成问题。

    唯一遗憾地是这俩二八杠毫无用武之地不说,还得腾出手,推着离开。

    这一段路来时因为找地方慢,走的时候也快不了。

    最让人恼火的是,居然离小车的停靠点好远好远不说,哥俩为了避免有尾巴跟踪,还得绕弯。

    走了半个多小时,易解放终于听到哥们说解除警报,再也忍不住靶慨:“你说我们图什么啊?”

    张国庆咧嘴一笑:“就当重温当年。”

    想当年,他和这家伙每到年底,可是马不停蹄地往各个黑市钻,那钱不止好赚,好东西也不少。

    “嘿。”易解放听他这么说,眼里一亮,“还别说,这么几年都没动快生锈了,我们要不要再跑一趟黑市?”

    “玩心真大!”

    “没法子,再不玩,我们真老了。小五,你每次看到孩子们大了,有没有觉得自己都老了?”

    张国庆顿时轻笑出声。

    “我现在经常会想起上学那段时间,那时候日子过得多潇洒。除了上课,每天打球、看电影、半夜起来偷白菜、学农偷瓜、想去哪就去哪……”

    张国庆失笑地摇摇头。

    回忆往事都是想起愉快的片段,却忘了学农时的腰酸背痛、忘了最难的几年连带点肉都不敢烧。

    “刚毕业时我们还约好五年同学一聚会,这些年也只有几个在京城的老同学聚一聚,也不知今年会来多少人?”

    “我看悬乎。有几位还泡在西北研究院,估计离不开。倒是附近几个省市的老同学可能真会来。”

    一路上说说笑笑过来,到了车子停靠处时已快是凌晨时分。

    易解放也就没去接女儿,回了大院直接回家。

    他家小糖儿在她干妈那有专门的房间,往常一个月也会住蚌一晚,那小日子过得比在自家还要好。

    楼上阳台上,周娇独自一人还在心不在蔫地翻着书,要不是担心自己在楼下,她爸不放心陪着,她还想去大门口。

    凌晨的车声不用多好的耳力,周娇很轻易地就听到远远传来的噪音,等了一儿,果然她男人提着东西进门。

    “小五回来啦?”

    “爸,你还没休息?”

    “刚下床上厕所。快去睡,明儿还得上班。”

    二楼楼梯口,周娇闻言抿嘴一笑。

    张国庆上楼就看到他家小媳妇蹲在那笑得如同一头小狐狸,见状挑了挑眉,放轻脚步连跨几步楼梯上前。

    夫妻俩人悄无声息地牵手进了卧室。

    “小丫头今晚住家里?”

    周娇失笑地摇摇头,“你们走后一个多小时,她妈在家等了半天,不放心他们爷俩,来了一趟。”

    “大易这媳妇好。女孩子大了住外面不好,虽然我们儿子不在家,可也不方便。我看妈很喜欢小丫头,给了不少东西吧?”

    周娇倒了杯温水递给他,“没有,就一条裙子,再添了一些糖果,她知道要是将来这孩子跟六一有缘,不能惯坏孩子。”

    张国庆喝了口水,赞同地点点头,“我还是比较中意跟大易结亲,不过不急,还是儿子终身幸福重要。”

    周娇笑了笑,蹲下身打开地上的包裹皮,“怎么去了这么久?花了不少钱吧?”

    一下子两个问题,张国庆耐心地解释:“地方太远,要是没车子还得天亮回来。对方出价一百块,我们也没还价,各自给了一百就走。”

    “这是对的,纠缠久了容易露馅。”

    张国庆放下杯子,也蹲到她身边,轻笑出声,“我特意留意过,连我和大易在内有三波人,对方暗地里打算明晚之前全部清了。”

    “没跟大易说?”

    “不好解释啊,总不能说哥们,你兄弟耳力好得方圆十里的动静都能听到。不过里面有一对父子是能人,我瞧了那位老头子就指着一副字画暗示他儿子不要。可惜你没去,我们也看不懂,你先对一下真假。”

    周娇闻言顿时轻笑出声,好笑地瞥了眼他,低头抱起瓷瓶。

    瓶子不大,二三十公分高。周娇把瓶子摆在桌子上之后,拿起手电筒对着照了一圈,上手摸了摸,才把瓶子倒过来。

    只见下面有两排落款:“大明成化年制”。看这两行字的时候,周娇又特意从空间内拿出放大镜看了好长一会。

    “应该是真的,对吧?”

    周娇赞许地点了点头。

    “其实不用我多分辨,两对瓷器就放在最角落,下面还铺着破被子,跟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比,估计就是真东西,可惜无法断代。”

    周娇原本还想说一些鉴定特征,随着这话一落下,她就揭过不提了。虽然她男人不擅长鉴定古玩,可眼力还真是一流。

    就如她妈缪丽珊。今晚换成让她去买的话,她就挑最贵的,虽然吃亏了点,但总有真货不是?

    当然这与现在地点不同,市场赝品少的也有关系。

    不过,很快周娇就觉得打脸了。

    十副字画居然有两副是假的。当然也不能说是真的,而是后人模仿,放个几十年也算大师之作。

    张国庆不在意地笑了笑,“一百块钱亏不了就行。反正本来就当玩的,以后留给孙子孙女。”

    周娇闻言也不泼他冷水。要知道现在那些市面上的古玩店内字画除了特别珍贵的,一般也就十来块一副。

    “大易手上的字画你看了没有?”对她家来说一百块不是什么,可大易就不同了,他媳妇一个工资才七十多块。

    张国庆懂她的意思,笑着解释道:“那家伙要买院子,不必担心。黑灯瞎火的,我们两人也没挑,说好了一人十副凭运气。”

    再说易解放也不是那些小肚鸡肠的人,就算全是赝品,那家伙最多跟自己发发牢骚,要不然自己也不会带他出门。

    一百块钱虽然多,但那家伙也是有钱的主。

    他和万大勇这四位,虽说疼媳妇,可怎么能和自己相提并论。除了上交工资,各自私房钱可厚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