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099章 父母返家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099章 父母返家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时隔多年,类似历史再次上演。

    同样的火车站站台。

    同样的绿皮列车……还有同样眼睛发红的张母。

    周娇站在车窗外,一手被婆婆拉着,一手抓住车窗沿,再看着另一只已经有两小块老年斑的左手拉着大手。

    大手的主人正朝老母亲撒娇,“娘,一年最少要来一趟。我没长假回去,想你了可不就见不得你和爹。”

    “好。”

    “回去该花的花,想买什么钱不够联系我,要是心里不痛快了给我打电话,打通了就挂了,我给你打回去,纸条放好了吧?”

    “嗯,都记住了,你比你爹还嗦。”

    周娇失笑地看了看这对娘俩。

    车厢内张爹摘下头顶的兔皮帽子,满脸红光,在卧铺间狭窄的空间走来走去,根本停不下来。

    此刻听到老伴的毁谤,挥着大手,大着嗓门吆喝道:“昨晚讲了一宿,啥话还说不完。车快开了,快回去。”

    张母笑骂了一句死老头子,还是不忘抓紧时间和老儿子多聊几句,“娘都记下了,白天打上面那个号码,晚上打下面那个号码。”

    张国庆紧了紧手,压抑着内心深处的酸涩,努力让自己语气不带伤感,“我娘记性真好,我就随你。”

    “哈哈哈,你爹听了该不服了。”

    正如张爹所料,汽笛声音终究拉响。

    张母放开老儿子和儿媳妇的手,挥了挥,“回去吧,记得多休息,别大半夜还看书,有空多去看看孩子们,别让人给欺负了。”

    “二哥,爹娘交给你了。”

    “放心好了。你和娇娇早点回去,认真工作,攒够假期就回家。”

    “好。”

    张国庆拉着周娇的手,退后了几步,看着缓缓启动的列车,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朝他们郑重地敬了一个礼。

    周娇默默地挥着手说再见,望着列车渐渐远去,心情复杂万分她看到了婆婆的泪水。

    “走吧。”

    心情不好的张国庆此刻顾不上什么影响不影响,紧紧地拽着周娇的手,拉着她离开。只要有她,他就不孤单了。

    “等过段时间,买一部电视机寄过去吧。”

    “好。”

    “看爹娘怎么打算,要是不放心大哥,我们也在省城买个院子给爹娘。”

    张国庆捏了捏她的手,“傻丫头,没必要愧疚。他们身体还健朗,等等吧,等他们真走不动再接他们过来养老。”

    “不知怎么的,我看到娘哭,就总觉得抢了她儿子。”

    “哈哈哈……所以你要对我更好。以后每个周末咱们是不是应该再回四合院过个两人世界?”

    周娇无语地斜了他一眼。

    难怪又找了一对老俩口看顾院子。

    不过她也喜欢大门一关的小世界镶有木质花雕的门洞,有着历史厚重的青石板,满园清静……

    嗯,偶尔住几天放松心情还真不错。

    京城的春天总是一个不经意就跑走了。

    周娇要不是时常午休回到四合院,看到陆陆续续地各种花朵绽放,还真忽视了春姑娘的来临。

    忙,她如今只能用这个字来形容生活。

    张国庆不出所料地开始频频出差,孩子们又在学校,她除了越来越忙碌的工作之外,生活杂事也一下子多很多。

    张爹张母回老家后已经来了两封信,据说张老大已经在省城上班,黄翠兰也乖乖地在县城当她的临时工。

    周娇看完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随之也抛于脑外。她实在厌烦了这对两口子。十来年没完没了的闹,谁不腻歪?

    有些人喜欢纠缠在一辈子,宁愿有名无分地过日子,与她可干?就如她当年帮一把那位女孩子也是顺带而已。

    倒是小弟缪天铭(雷天明),他寄来一封漂洋过海的来信,让她在百忙中能有一些心喜万分。

    这里与上一封平安信不同,足足十张信纸。

    信中很是详细讲了这段时间的经历。

    一到国外当天,不止他与父亲相认,还有两位伯父也带着家人等他。之后缪家就给他请了不少家教,平时他也随父学习处理公事。

    而一直让周娇担心的那两位同父异母姐姐呢,嫁的夫家家境不错,彼此都是世交。可能是觉得他是三房唯一的血脉。

    倒是对于他这位弟弟很不错,出手大方不说,还经常带他参加各种聚会,介绍了不少人脉。

    他说虽然感到很累,但是身边的人很友善,自己忙得很充实,要是没意外的话,今年秋天能进闻名的大学学习。

    对此,周娇很是为他高兴。

    那个跪在雪中卖血救妹的小孩,他终于走完命运给予的磨练,实现了一个好人有善报的因果。

    最后还特意提了他见过那位大律师,一切顺利。

    而所谓的一切顺利,也说明当初她爸周孝正没做错决定,那位大律师不负她爸所托,保住了她爷爷国外资产。

    加上这次缪家所赠,好歹也是孩子们的底牌。

    所以周娇体谅公公婆婆对张国富的牵挂,都是为人父母,她也不是在为自己儿子做打算么。

    但让她牵挂老张家,那就不可能了。

    她的心太小了,放不下这么多人。

    尤其张国庆这段时间的频频出差,他虽没说实话,可周娇从各方面消息分析得出的结果非常危险。

    贪污**。

    哪个地方都少不了。

    地方贪污有团伙,那部队就没有吗?

    她知道这个男人的目的,更明白他为何在这关键点出手,只好在他后面撑着他,替他扫清障碍,分担压力。

    幸好,快结束了。

    而他也该回来。

    有一些人经不住念叨,张国庆从外地一身疲倦,风尘仆仆地归来时,已是春天过去了,夏天就这么悄悄地来了。

    “宝贝,我可想死你了。”

    厨房内正要准备切菜的陈婶听到这一声吆喝,惊得差点刀切到手背上,赶紧捂住嘴,发出一阵闷笑声。

    年轻真好!

    周娇惊喜万分,哪里还记得家里有人在,投入他怀里,捏捏他腰,捏捏他脸,嘴里不停地嘀咕,“瘦了,真瘦了。”

    “哈哈哈……”张国庆抱起她就往里走,附耳低声打趣:“接下来我就不用出差,给你时间喂饱我。”

    “好,我晚上亲自下厨。”

    “……”张国庆表示媳妇说什么就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