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091章 还有呢?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091章 还有呢?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天气渐渐回暖,四合院墙阴的积雪渐渐化了,檐前挂着晶莹的“檐溜”,一滴一滴的水滴下来。

    张国庆找到周娇时,她正在后院举着相机拍照。

    “媳妇,快过来抱抱。”

    周娇扭过头,扬了扬眉,莞尔一笑,隔着挂在脖子上的相机,伸胳膊拍了拍他后背,“遇上喜事了?”

    “也可以算。”

    周娇听了噗呲一笑。

    她也没问讲究是何事?能让他发愁的无非是老张家的事,而老张家让人愁的无非是张老大。

    也是工作太顺利了,要是整天遇上磕磕绊绊,一大把的人瞧你不顺眼,看你会不会闲得蛋疼。

    “春的脚步一天天地更近了。”

    周娇等了好一会,眨了眨眼,“还有呢?”

    张国庆哑然失笑,“还有,还有就是该养一群鸽子,养一池金鱼,种上些藕,再种上几颗树。”

    “可以有的,种几颗柿子树,狗是一定要拴在柿子树上的,这叫做‘有权(犬)有势(柿)’。”

    “这哪够气派,还是大门口放一对石狮子来得威风。”张国庆说完得了一对白眼球,乐得直笑,小样儿!

    说过狗,他儿子可不牵着狗过来。

    “爸,妈,给我哥仨来一张。”

    张国庆接过相机,镜头对准狗……

    “好了?”

    “嗯。”

    五一清亮的眼眸闪过一丝狐疑,他老子笑得不怀好意啊。

    “爸,我们找你有事。”

    张国庆瞧了瞧园子,“要去书房?”

    平安摇了摇头,“不是多大的事儿。今儿我和六一带爷爷和二叔他们去看房,两处地方他们都不满意。一处房主人的下乡儿子得病回城;还有一处二姐说进去阴森森,钱我都给退了。”

    六一解释道:“二伯是想直接买个小院子。上午我们在那边找了附近居委会,人家都说现在住房很紧张。我打算慢慢找,先让他们住家里或者那边二进院子,可他们都说太远,先住学校。”

    “也有道理,我当初和你妈也是一直住校。新生是得先融入同学,学校里不止学习气氛好,与人多接触更利于人际关系。”

    张国庆说着看向五一,“你也是。开学了尽量住校,多于人接触。既然已决定走一条道,你就要为将来计划。”

    五一闻言一怔,认真地点点头,“爸,我明白。”

    明白?

    张国庆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但愿孩子会深思。

    离开后,五一又回头瞧了瞧父亲,随即恢复笑意搂住扮哥们的脖子。该行乐时须尽欢,来日烦恼来日了。

    “哎呀,忘了跟爸妈说一句,今晚咱们有聚会。”

    “迟点再说,不是多大的事。”

    五一蹙了蹙眉,“有必要让石头哥他们去跟那些人见面吗?”

    平安勾起唇角,“以防万一。”

    六一赞同地点了点头,“让大伙见见,免得来个不长眼的,真要他们被欺负了,可是往我们家打脸。”

    “行,咱们先打个招呼。以后真有什么阿猫阿狗地欺负到他们头上,那咱们就是打了也白打。”

    六一失笑地摇了摇头。

    “小扮,干嘛?”

    “爸刚才的话,你考虑考虑。”

    “我知道什么是重点。”

    “嗯。我跟大哥没在家,你凡事要三思而后行。真有不开眼地惹你,你先存着,等我们回来算账。”

    五一顿时乐出声,“小扮,这话成了你一天一句了。”

    六一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自家三兄弟从没分开,他不是担心弟弟被人欺负了去嘛?要不然才不想废话。

    平安瞥见六一羞红的耳垂,笑了笑,转移了话题,“也不知小舅现在有没有抹眼泪?应该又快来信了吧。”

    三兄弟抬头望了望天空,随即相视一笑。

    雷天明,不对,人家现在是缪天铭先生。

    前不久刚来信说,一到外国下飞机,眼睛所见到的基本上都是金发碧眼和短裙子,差点吓得他要调头回国。

    能开玩笑,说明在那边很好。

    这就好。

    也不知他现在进入国外大学没有?要是现在人在国内,也要跟他们一起成为新一批大学生。

    站在小小的院子中间,五一背抄着手,仰头眺望鸽子起盘,飞到东,看到东,飞到南,看到南……

    都说不刮春风地不开,张爹一早起来就到后院花园,蹲在那一小片菜园子地上抓了把土,闻了闻气味。

    路过五一的小院子,他就看到小孙子抬头望天,跟着仰头望了望,都是周围一圈人家养的鸽子。

    要说也真奇怪。

    他来了这么多天,每天大清早都能看到一群群的鸽子绕着四合院上空飞,有时连不知名的鸟儿也过来凑热闹。

    这些小玩意儿也是成精了,好像知道哪儿风水好似的。

    张爹走到他跟前,拍了拍入神的五一,“想啥呢?”

    “爷爷,你来啦。”五一失笑地揉了揉发酸的脖子,“有些事情还没琢磨明白。爷,上屋里坐会,我陪你老唠嗑。”

    张爹一想起这孩子的嘴皮子就乐得直笑,“你还是饶了你爷吧,我怕笑得肠子要打结。现在琢磨明白了吗?”

    “不想了,顺其自然吧。”

    “跟爷去前院。”张爹边走边安慰他,“好孙子,这么想就对了。这饭得一口一口吃,事儿还得一件件做,急不得。

    比如种菜,总得先下菜种,再守着它等它长大,你就是再急了没用。最多就是多拔拔草,施点肥,捉两虫子。”

    五一走在他身侧,边走边笑,“说的有道理。爷爷,今儿公园里打拳的老人家多不多,有没有谈得来的?咱们请他们喝茶。”

    张爹眼含笑意,“挺多,喝茶就免了,麻烦。”

    “麻烦啥呀,我给你全整好。多交几个谈得来的老伙计,串串门逛逛街,回头我给你找个鹩哥,咱们也养鸟,羡慕死那些老爷爷。”

    “哈哈哈,不了,我还是喜欢老家。”

    “又没不让你回老家,有空了我陪你回去。你瞧你和我奶跟我姥姥姥爷又合得来,咱们一家人在一起多好。”

    张爹笑而不语。京城离老家还是太远了,要是换成在省城,他也就不担心逢年过节无法拜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