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090章 张母的计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090章 张母的计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其实张老二猜错了,张母是唯一一个最清楚真相的知情人。

    不过她选择了隐瞒,也选择了与老儿子商量再说。

    张国庆特意提前下班回来,看到坐在那发愣的母亲,赶紧蹭到她身旁,“娘,你老儿子陪你出去逛逛?”

    “好,不走远,就去周围走走没事吧?”

    张国庆闻言暗自一惊,只能注意着她的脸色,笑眯眯地拿了一件她的大衣,扶着她一道出了门。

    “娘,你怎么没让平安他们带你出去走走?”

    “他们哥仨这几天可忙了,一会陪着你爹去串门,一会陪你二哥他们,刚五一还要陪我唠嗑,我赶他去看书。”

    “娘,等这个周末,我带你去附近走走。”

    张母摇了摇头,“不用这么麻烦,我瞧着你们每天也忙,娇娇中午就跑了一趟。再说,娘这心里烦,去哪也没心思。”

    “娘,咋啦?你说说,你老儿子能办到的一定全替你办了。”张国庆心疼地看着母亲一脸愁容,他娘还是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才喜庆。

    “傻孩子!要是娘的儿媳妇各个都跟娇娇一样就好了,不,跟你二嫂一样,我也心满意足。”

    张国庆眼神暗了暗,他二哥还是小瞧了母亲,老人家心里一清二楚呢。

    “小五啊,你二哥这两天已经跟你说了吧?”

    张国庆也不知道她知道多少,含糊道:“提了几句。”

    “我生的儿子我会不知道?就老二那小心眼,不在你前面添油加醋已经够好了,他还会不全给倒了?”

    张国庆嘿嘿地笑了一声,“娘,你老还是火眼金睛,啥都瞒不过你。”

    “老二一定说了他和你大嫂在老黄家闹了一场?”

    张国庆“嗯”了一声。

    “我三个儿子呢,是真孝顺。你两个哥哥是想瞒着我跟你爹,可他们忘了,闹出事,你大嫂不会找上门?”

    “有一天,你爹刚一出门,她就冲到院子里,看到我就跪下磕头,问她呢又不张嘴就一直哭。

    差点吓死我,你说说多晦气。后来我冻得实在受不了,也就不理她了,管自己进屋,她倒好,跟着进屋跪。

    一直说自己错了,你哥不要她了,她再也不敢跟小叔子顶嘴。那话里话外意思就是你两个哥哥欺负她。

    可我自个的儿子能没数?逼了几句,她倒老实开口说了咋吵起来,气得我都不想理她。可又能咋地,娶都娶进门了,我也没说话,一直到快下班了,她也走了。”

    张国庆暗自叹了口气。还真是癞蛤蟆趴脚面不咬人,膈应人。“娘,大哥会处理好的,你还是交给他算了。”

    张母拍了拍他,“你先别说,这里头还有事呢。”

    张国庆眨了眨眼睛,莫非婆媳干上了?

    “那会我总觉得一定还有啥事,要不然你二哥不会跟她吵。隔了一天,你大嫂又过来了,这次没跪,一直抹眼泪,瞧得我都心酸。

    不过你娘我是谁?

    我就说你要是不说老实话,我也帮不了你,我儿子我了解,老二不会为了这点事跟你过不去,一准你干了了不得的大事。你不说也行,我现在就去找老大老二,有啥当面说清。你猜猜她说了啥?”

    张国庆摇了摇头,他还真猜不出。

    “小五啊,我听了都不敢跟你爹说。你说说当初我咋就给你哥找了这么一个媳妇?我差点要被气死了。”

    张国庆瞧着他娘呼吸都可以急促,吓得连忙拍她的背,“娘,不气啊,没事的,我替你想法子。”

    张母顿时哭笑不得,深吸了口气,“好了,别担心,过去这么久了,我也想开了。”

    “娘,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没事我好着呢。”

    张国庆附在她耳边,悄声说道:“娘,不瞧白不瞧哦,你上医院可是不要钱。”

    张母翻了个大白眼,“你都是大干部了,咋还想占用公家便宜?不过,等我真生病了,还是得去医院。”

    这个大喘气的“不过”让张国庆顿时乐得哈哈直笑。他差点以后他娘换了芯,还好,还好。

    “笑,笑,跟个傻子没两样。对了,我说到哪?”

    张国庆提醒一句,“你老诈出底了。”

    “对!你知道你两个侄子为啥考不上?”张母劈里啪啦地又是一顿说。

    张国庆皱了皱眉,瞧了瞧她脸色。

    “干啥?有话就直说。”

    张国庆小心翼翼地盯着她,“娘,那我说了你可别怪我。”

    “嗯。”

    “其实吧,这也不能全怪她。你想想大江咋就考上了呢?”多的话,张国庆更不好说,这两个侄子彻底让他失望。

    出事还想选择纸里包火,明知有个糊涂娘,还一再迁就。是非不分,行事没有预留后路,糟心的玩意。

    “刚开始我也很生气,后来也是这么想的。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生都生了还能咋地?”

    张国庆噗呲笑出声,“娘,你连我大哥也骂进去了。”

    “都一个熊样!你大哥随你爹,你爹也是干啥都要想了想,年轻那会可没少气我,要不是你娘我在一旁盯着,够呛!”

    张国庆强忍笑意。真有可能,他娘多干脆利落的主。

    “后来你大哥接到调他去省城通知那天,她又跑过来哭了半天,说你大哥不打算带她过去。我瞧着她这么三天两头的闹也不是一回事,就让你姐找个纺织厂临时工将她吊在县城。”

    “之前我是死命地拉拢他俩,这次娘不想委屈你大哥了。远的香近的臭,还是让他们两口子先分开。

    有缘分该是夫妻还是夫妻,真不成那也没办法,但好歹有份工作,她也不用东想西想。你说娘这么安排会不会错了?”

    张国庆这次真的服了他娘,这招想得好。再纠缠在一起,大家陪着受罪。

    “既然你说好那我放心了。你爹说是不管,可他心里惦记。他估摸着也瞧出点啥,昨晚就一直故意念叨家里东西会不会被偷。”

    “那地方安全得很,你让爹放一百个心。我爹要是住在这不自在,二进院子那边也空着。”

    “行了,你老丈人又不是外人,没瞧你爹跟他俩人多热乎?娇娇又没嫂子弟媳妇,你少想些有的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