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078章 这种人也配当我女婿?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078章 这种人也配当我女婿?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回来啦?快进来,我给你说说。”

    张老二一进家门,就见林菊花掀开门帘子朝自己招手,“你这娘们,干啥呢,我是狗啊?”

    林菊花瞧瞧自己这姿势,忍俊不禁地轻笑出声。

    “胆儿越来越肥了,连你男人都敢调戏。孩子们呢?”

    “全跑出去玩儿了,说是什么腊梅开了,让我去,我没去。”林菊花边说着边跟在他身后进了屋。

    张老二将大衣一脱,扔到炕上,一眼瞟见炕桌上的冻梨和糕点,“来客人了?”

    林菊花横了他一眼,“就不兴是我自个吃?”

    张老二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他媳妇馋嘴毛病是改不了的,可也节省。他要是没记错的话,那几盒糕点是专门留着待客。

    “左婶今儿来了。”

    张老二挑了挑眉,脱了鞋管自己上炕。他就不信她憋得住不说。

    “你就不问问?好歹吱一声。”

    “吱。”

    林菊花乐得哈哈大笑,“行了,我说就是。不是左婶一个人来的,她被她老姐妹拉过来。”

    张老二摆了摆手,“咱们家麦穗现在不谈对象。”

    “你知道啦?”

    张老二鄙视地斜了她一眼,“猜也猜得到。”

    “可这一家不错哎,男方也是考上了京城大学,那孩子喜欢咱们家丫头很久了,一直不敢说,这次考上了让他奶上门提亲。”

    张老二哼了一声,“孬种!这种人也配当我女婿?一个破大学生显摆啥啊。这要是没恢复高考呢,一点爷们气势都没。”

    林菊花失望地叹了口气,“真不要呀?那我迟点就去回了。”

    张老二沉默片刻,“这样的男孩子配不上咱们丫头。麦穗考虑的方面多了些,让她自己挑吧,实在不行,等她毕业再说。”

    林菊花顿时垂头丧气地拉下肩膀,“那么大,还有人要吗?”

    张老二顿时乐得直笑。这傻婆娘,还真看不懂形势。她还以为现在是没解放呢?女人要是有本事,什么男人找不到,干嘛非得委屈自己?

    何况,说一句不要脸的话,这孩子去了京城,有才有貌,加上有她老叔老婶在,有平安三兄弟在,他还担心什么。

    他现在倒是发愁到时候不好挑。门当户对也要自家有底气,回头出了啥事委屈了孩子,还不如不嫁。

    “左婶说什么?”

    “她没多说啥,就说了男方条件。倒是那位大娘说了不少话,我就说孩子的事得你和爹娘同意。”

    张老二闻言赞许地笑笑,“干得漂亮。咱们俩人到底读书少,见识没有孩子们多,你有事想不通的话,就多问问孩子们的意见。”

    林菊花惊讶地看着他,“张老二,你该不会是中邪了吧?”

    一说完见他沉下脸,她顿时乐出声,“这才像你,昨儿你还说他们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还得多盯着点呢。”

    “傻娘们!”尽会拆台,张老二白了她一眼,“给我倒杯水。”

    林菊花连忙下炕,“要不要加点茶叶?娇娇给我的茶叶还有,我都没舍得让人喝,给了爹娘,还有点。”

    张老二好笑地摇了摇头。就会表功劳,搞得他好像不懂一样。

    “这次你们过去可多带点粮票,别让小五难做人。虽说周叔和珊姨不会计较这些,可到底不同。这也就是他们只有娇娇一个女儿,要不然每年打包小包地往婆家寄东西,哪个当嫂子弟妹的会不吃心?”

    “我让三堂嫂她帮我换些腊肉,过几天应该就送过来。娇娇喜欢吃咸鸭蛋,我也腌了些,等你们带过去应该也入味了。秋里晒的果干也都带过去,跟五一说一句是我晒的,他就不会担心不干净。”

    “你瞧瞧还有差啥的?菜干年前就寄过去了,这会不用带,吃多了也不好吃。我估计爹娘也不会少带。”

    张老二接过杯子,摇了摇头,“够了,带太多不方便,大姐和小妹说了她们也有东西要我带过去。”

    林菊花闻言立即坐到他身边,“你说奇怪不奇怪?本来我也想找大嫂商量,她要带什么东西给娇娇。可这次大嫂过去这么久还没回来,我就问秋莲她婆婆啥时候回来,她都不敢多说。”

    张老二“哼”了一声,“找她干啥?最好都不回来。我们兄弟俩可受不起她这位大嫂的人情!”

    林菊花皱了皱眉,捅了捅他,“到底出了啥事,大嫂这次惹上你啦,还是说了小五他们啥?”

    张老二张了张嘴,又闭上。

    “咋啦?你总得给我说说吧。等回头你出远门不在家了,我又不知道到底咋回事,那该咋办啊?”

    张老二想想也有道理,“那我说了你可别告诉别人,尤其爹娘那。”

    林菊花立即双眼冒光,连连点头,“好好好,快说。”

    媳妇这么爱八卦,自己到底要不得吊吊她胃口呢?张老二表示得先让自己喝口水,他想起来还有火呢。

    林菊花见他还不急不缓地小口小口喝,恨不得抓着他的手往死里灌,可惜她不敢啊,急得她只能目光一直随着杯子子转动。

    张老二吊足了胃口,慢吞吞地放下杯子,“也不是多大的事,她,脑子有病!那天一早我过去……”

    等林菊花听他说完一番话,哪有什么心思八卦,她男人是谁?在这县城里,哪个不以请到她男人上门而高兴?

    这还没啥事呢,要是自家真摊上事了,还不得赶人走?亏她一直当亲大嫂敬重,什么东西!

    她脸色立即拉下来,恨恨地说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还真以为我男人上门找她家帮忙呢?”

    张老二摇头失笑,“你不是一直在爹娘跟前说她好吗?”

    林菊花横了他一眼,“我那是报恩,懂不懂?”说着,她叹了口气,“娘不是跟我说了当初她一直替我说好话嘛。”

    “真没想到我都对她这么好了,她居然还对我男人有意见。你说她脑子都想了些啥?你们哥仨不是关系越亲越好嘛,谁能比得过亲兄弟?

    就瞧瞧小五,他替你们哥俩做了多少?换成一个外人能吗?就是记恨这次咱们石头麦穗考上了,可不是她侄子侄女吗?

    难怪一直在我跟前说,谁谁出了多少人情。你说她是不是觉得咱们和小五两家随礼太少?我还傻乎乎地说有来有往少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