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075章 谁给你的脸?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075章 谁给你的脸?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张老二走后,饭桌上黄翠兰瞧了瞧一家人,又瞧了瞧张国富,咬了咬唇,“当家的,二弟找你啥事?”

    这话一出,除了懵懂不知的孩子们,其余人皆一怔。

    张明元一早就去祖父祖母那还真不知他二叔过来,笑道,“我就说今儿怎么没在我爷那看到他呢。”

    被他这一打岔,张国富也就没理睬她,继续一声不吭地喝着粥。

    “你二叔过来也不知干啥?也不待在堂屋,拉着你爹去了里屋。走的时候也不打一声招呼。”

    张明元:“兴许有急事。”

    “我就是担心,问你爹,他就是个木头,问了也不吭一声。”

    张国富“啪”的一声放下碗,看了看在座大气都不敢出的儿媳妇们,暗自叹了口气,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你们瞧瞧,各个都给我脸色瞧,你爹,你爹这样,你二叔,你二叔这样,啥意思啊?说点话都避着我……”

    张国富立即转过身,“有胆子你说大声点!别给你点脸就不知所谓,能不成我们老张家的事情还得你做主不可,谁给你的脸?”

    黄翠兰闻言涨红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居然当着儿媳妇们的面打她的脸?

    张国富眼角瞥到震惊的儿媳妇们,皱了皱眉,终究不想多说,“黄翠兰,你娘病了,你身为女儿应该去伺候一段时间了。喜子,吃完了你送她过去。”

    张明元瞧了瞧他,又瞧了瞧母亲,“爸?”

    张国富冷笑一声,“怎么?我的话起不了作用了,长大了连什么是孝道都给忘了?”

    一旁张明佐一看,立即放下碗站起身,一边朝喜子眨眼,一边急忙拉住张国富往外走,“爸,咱们去瞧瞧爷奶吃了没?哥,姥姥上次说喜欢鸡蛋糕,你给带点。”

    张国富皱了皱眉,顺着儿子的力道出门。

    这边张明元叹了口气,看着掉眼泪的黄翠兰,“妈,你这又是闹得哪一出?我二叔和我爸之间就不能有点秘密?”

    黄翠兰哽咽道:“张老二瞧不起我,连眼都不瞟我一下。”

    魏秋莲闻言连忙朝妯娌使眼色,抱着小儿子就往自己屋子走。她都不知要说什么好,能惹得她温文尔雅的公公都发火,真有本事!

    张明元头疼地看着母亲,等人都走了,只剩下张明佑,他才问道:“妈,那你想咋样?能让我二叔看得上眼的还真没几个,就连我二婶都怕我二叔怕什么似的。你是跟我爸过日子,又不是跟我二叔。”

    “你爸也瞧不起我。”

    张明元看了眼弟弟,兄弟俩同时抓了抓头发,这不是早就知道的事实吗?要不是为了他们四兄妹,他爸早就不过了。

    “……现在当着儿媳妇的面又赶我回娘家……”

    张明元无奈地哄着:“我爸不是说了嘛,我姥姥身体不好,你过去陪陪她。哪有你想得这么严重。”

    “你的意思,我就得回娘家?好啊,果然我白生了你们,你们都向着他……”

    张明佑气得一巴掌拍向桌子,“行了!你也差不多了,我们要是向着我爸,就说这次高考的事,你早就该回娘家了。

    他就是让你过去陪我姥姥几天,再回来又咋的?你真要想闹大就闹吧,不用我爸,也不用我们守口如瓶,就等我奶知道你说这些话,这个家你也别想回来了……”

    张明元闻言一怔,顿时伸腿踢了踢他,“少说几句。”

    张明佑咬了咬牙,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看母亲,转身就外走。

    被小儿子这么一喷,黄翠兰倒是安静下来,低头一直抹着眼泪。

    “妈,要不你去我姥姥那住两天,再去我那待段时间?”

    “去你那干嘛?就那么大点地方。”

    张明元无语地看着她,也就是他懂他妈不会讲话,否则还不得伤心死,居然还嫌弃上自己了。

    “小右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高考他们都没中,我就觉得很奇怪。其他人怎么样复习我没数,可以小左小右的底子有了这么多复习书,他们不可能比不上大江。”

    “你知道石头考了第几名?全省第十,全县第一。他们都是同时复习,同时考试,三兄弟会相差这么大?你给我说说到底是咋回事?”

    黄翠兰“哇”地一声哭出声,“我咋知道,我咋知道小红他们过来会打扰你弟弟学习?我咋知道他们会偷啥笔记本?”

    张明元吓得立即捂住她的嘴,“小声点,弟妹们都在家里呢。”

    黄翠兰点了点头,擦去眼泪,恨恨地说道:“我以后没啥侄子侄女了。那些白眼狼咋就不死了呢,亏我对他们这么好。”

    张明元可不信这话,回头被哄一哄,滴几滴眼泪,他娘又心软了。这些话在他耳边都说了不知多少次。

    他现在就是关心弟弟考不上的原因。只要找出问题,下次高考才有希望。“他们都干了什么让小右这么生气?”

    “我也不懂。刚开始他们过来,我想着反正大家都在复习,还能不懂地相互问问,等他们考上了,你舅舅家也好歹出个大学生。”

    “后来小左就不耐烦了,说他孩子小,人多吵。我一定是自己儿子最重要,我也就让小红他们别来了,他们也说得好好的,遇上不懂的再过来。”

    “可谁知道有一天小右说什么东西不见了,还说才从麦穗那拿回来没多久,就独一份。当时他们都在,大家就帮着找,后来在马桶里才找到。”

    张明元不用她多说也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当然他现在更不知道一点,张国庆后期寄回来的手抄题目,基本上是先由辞职在家的张子文和石头表兄弟俩人为了节省时间,轮流着在上面附上正确答案给大家。

    而就是这一份资料,足足三十多张双面布满了密密麻麻小字的“神器”被他黄家表兄妹们在担心暴露后扔在马桶里。

    “……当时他们就吵上了,后来你两个弟弟就开始查东西,这个说啥笔记也不见了,那个说啥草稿纸也不见了……

    他们几个就说你弟弟们像防贼一样防着他们,哪有机会……小左就埋怨我干啥让他们过来?说他们每天又是上班又是复习又是帮忙照顾孩子已经够忙了……我也不想啊,我每天都带着这么多孩子,就是担心他们忙坏了……”

    “他们过来我爷奶,我爸都不知道?”

    “你爷奶不喜欢他们。”

    张明元还能说什么?到了那一步,为了他娘,大家肯定是瞒下了。要不然他奶奶估计都要撕了他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