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056章 也去你那了?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056章 也去你那了?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张明佐抱着大儿子一进来就看到客厅坐着的张老二,顿时咧开嘴笑道,“二叔,啥时候来的,我二婶他们呢?”

    张老二对侄子可没什么意见,招了招手指着身边凳子,“快来了,估摸就在你身后,小的呢?”

    “和他妈一块在家。”张明佐将孩子递给他,喟叹口气,“这小东西听我来爷奶这,扒着我就是不放。”

    闲聊着,后面老大家一串人也挨个进了客厅。

    “大哥,快来这边坐。爹是不是也去你单位了?”

    张国富边将大衣递给媳妇,边乐得直笑,“也去你那了?爹今天可真高兴,出门差点顺拐着摔倒。”

    “二叔,六一哥俩真参加这次考试了?”

    张老二笑着点点头。他老弟不会拿自己儿子开玩笑,这点无需置疑!

    “这下子好啊!等过几天红榜贴出来,要是你们几个也在上面,咱们老张家可算出了好多大学生。”

    黄翠兰看了眼自己男人,低下头撇了撇嘴。小五家的那一对双胞胎姓周,可不是老张家的人。

    “也不知银锁他们考得如何?”

    张国富说完朝着妻子指了指热水瓶。要说细心还是他老弟小五,就这热水瓶还是他早早就为父母准备。

    要是他没记错的话,现在父母这两个热水瓶也差不多用了十来年,当初他娘还怪小五乱花钱,可到底还是物有所值。

    张明佐见状飞快地接过活儿,“妈,你去瞧瞧外面是不是我姑他们回来。爸,大江他们希望比较大。”

    张国富听出这话的言外之意。不就是银锁差了点吗?“那天我瞧着你们估分时,他们不是都说不错?”

    “我打听过了,这次参加考试的人数创了咱们省历史以来最高人数。估摸没有240分都没戏。”

    “什么240 分?大舅,二舅,你们来了?”

    张老二一见到大外甥进来就眉开眼笑,“快来这边坐,想好报考哪里了没?”

    张美丽人还刚掀开门帘子,就来一句,“还没出成绩,想啥啊。”

    “大姐,你这就不对了!老打击孩子信心。”

    “是,你好,行了吧?”

    听到两个妹子的声音,张国富失笑地摇了摇头,随即站起身让随后进来的两位妹夫入座。

    “240?那咱们兄弟应该都能上线。”

    张明佐哑然失笑:“不一定,再瞧瞧吧,要是220的话就把握多了点。”

    “没啥,真考不上明年再来。”张子武进来与长辈们打过招呼就往兄弟那处凑,巧合听到这话。

    张明佐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想好上哪了?”

    张子武偷偷瞟了眼自己大哥,笑道:“等通知出来再想,我还得瞧我媳妇考得如何?总不能离得太远。”

    “我也是担心我家那位。”

    张子武见兄弟这话一出,大哥张子文居然脸色无异,顿时心里一喜,调侃道:“离远了也好,久别胜新婚。”

    张子文飞快地踢了他一脚,朝父母长辈那边瞧了一眼。

    “口误,口误。”

    张明佐见状朝老表挤了挤眼睛,乐得捂嘴闷笑。让你嘴贱,什么话都说,也不瞧瞧什么场合。

    “哎?小石头咋没来?小右跟奶进了里屋,我知道。可二叔都来了,他和麦穗怎么没到?不应该啊。”

    张明佐见他转移话题,乐得给他捧场,“麦穗今晚值班。石头应该是和他那位上电影院看电影去了。”

    今儿下午他还听他媳妇说单位发了电影票,她将票给了石头。

    张子武羡慕地唉了一声,“这小子可真幸福。这次考得比我还好,现在又没孩子负担,真是报考哪里潇洒到哪里。”

    谁说不是?关键是他对象,不,领了证虽然还没办酒席,可也算媳妇了。关键是他媳妇这次考得也不赖。

    “石头应该毫无疑问是一定报京城了吧?”

    张子文点点头,“应该是,他和我们不同。没孩子去远点也没事,二叔身边还有小涛和麦青,他和麦穗就是走了,也没啥。”

    那边张老二也在说这个问题,“大哥,这次左右要是能考上省城的大学,你就调到省城那边工作吧。加上喜子,也算在那里安个家。”

    张国富笑着摇了摇头,“他们娶妻生子了,没必要。我还是在老家守着爹娘。倒是你,该挪一挪了。”

    张春明和陈小斌连襟俩相视一眼,皆没开口。像他们在纺织厂就没这么多问题,孩子们考上了就去上学呗。

    “我?”张老二摇了摇头,“我和你不同,小涛和麦青现在还小。等石头和麦穗上大学了就没工资。真要去省城就靠我一个人工资估计都养不了家。在这里,孩子娘能干点手工活种点菜好歹能贴补家用。”

    张春明听他这么说,顿时一怔。

    他倒没想到二舅子家底子这么薄,琢磨了措辞,说道:“这次厂里很多人考试,可能有空缺出来,要不二嫂去上班吧。”

    陈小斌赞同地点了点头,“二哥,姐夫说得没错。不管是不是临时工,总比在家干点小活赚钱。”

    张老二闻言差点笑出声。

    他如何说他媳妇才瞧不上临时工的十来块钱?这两年她就凭替人私底下做衣服都攒了不少钱。

    可这话还真不好说出口。

    不是他信不过在座几位,但是投机倒把毕竟不是好名声,更何况真要说起这事就要牵扯出自家石头和麦穗。

    他媳妇是管自己按照自家大闺女图纸做衣服,可最后一步都是那丫头和她哥俩人省城县城的销售。

    张老二大气地伸手一挥,“算了,找人又要欠人情。这里多好,什么都省心。”再说,真要调到省城,他还得要找小五,何必呢?

    他那个傻乎乎老弟现在已经是部长,杀鸡焉用牛刀?欠了人情,回头还得还一份大礼,这可不是张老二会干的买卖!

    张春明和陈小斌连襟俩相视一眼,没再开口相劝,毕竟不远处还有孩子他大舅娘在,这事以后再说。

    张国富瞧了眼书房炕上的孩子们,目光望向张老二,“平安哥仨只要笔试通过,政审和体检对他们是一点也没问题。你说咱们是不是该得早点备礼?这里寄往京城怎么说也要些时间。”

    张老二摸了摸后脑勺,沉吟片刻之后,问道:“要不再等等,总得瞧爹娘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