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045章 我在想什么是夫妻?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045章 我在想什么是夫妻?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很快,张老二觉得他的人生观一下子被颠覆。

    “我就参加高考,又不是抛夫弃子,你们怎么就信不过人?”

    张老二瞥了眼坐在地上撒泼的丈母娘,再瞧瞧林家那颗唯一歹竹出好笋的小外侄子,此刻正皱眉出神。

    唉……怎么瞧,怎么糟心!

    这死孩子长的是真好,也最肖似自家媳妇,可脑子怎么就没随点自家媳妇呢?白费了他还欣慰林家终于有个明白人。

    “三姑父,你和三姑给我评评理。我这万一考上了将来也有工作,家里也有一份收入是不是?”

    张老二板着脸看着外侄媳妇,“真不让你考,你又咋地?别忘了你当初为了进这么家门时咋说。”

    咋说?

    自己不就是看回城无望,林钢长得好。可谁知道现在机会来了,她想回城,再也不想面朝黄土背朝天。

    林老婆子一听女婿这么说,以为他也不赞同,赶紧麻溜地从地上爬起,“对,真不让你考,你有能咋地!”

    张老二懒得搭理丈母娘,这就是根搅屎棍!他还能知法犯法地为了这点屁事去压迫人家无法参加高考。

    他踢了一脚林钢。

    林钢顿时回神,扭头看向心情明显不愉快的小泵父,打了一个激灵,“姑夫……”

    “你咋考虑?”

    不等林钢回答,林老婆子嚷道:“考虑啥?不能考,不能考,考出去这个媳妇就丢了,没瞧她老子娘给她的信都瞒着家里……”

    张老二朝她不耐烦地皱眉一瞪,顿时让她不甘心地闭上嘴。

    “让她考吧!”

    “那你摆出这幅鬼样子干啥?”一直静坐的林菊花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侄子一眼。

    林钢苦笑地摊了摊手,“我在想什么是夫妻?”

    “刚子?”

    “奶,你要真心疼我,就让她去考吧。你不是一直瞧不上她嘛,刚好她要是走了就让她走了,留不住心的婆娘有何用?”

    “那不是、那不是已经生娃了嘛……我对她也没啥,她不下地也没逼着她下地……”

    “刚子……”

    林钢瞥了眼妻子,拉起张老二,“姑夫,陪我出去走走。”

    张老二赞赏地看着他,顺着他的力道一起出了院子。

    是男人这会心里肯定不痛快,见状他也没多开口,与林钢一道走在毛毛道上。

    “姑夫,你当初到城里上班,有没有想过我姑配不上你?”

    张老二看了他一眼,“死小子,别拿啥女人都跟你姑相提并论。”

    林钢闻言不怒倒是发出欢畅的笑声,“姑夫,你知道我最佩服你哪一点吗?就是这点,够男人!”

    说着,他又叹了口气,“我打小就羡慕石头他们,那几年在城里上学住在你家,我恨不得自己是你亲儿子。”

    “没有骂声,没有哭声,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你一句笑话,我逗个乐子。那会我就想以后我一定也要找个情投意合的对象,将来也这样幸福……”

    “……我娶她时,石头曾经劝过我,让我迟点下决定。他说了一句,再落魄的城里人骨子里还是宁愿一家十几口人挤在不到二十平方的小屋子……”

    “……附近几个生产队,家里有知青的媳妇也好,女婿也罢,这一阵阵折腾得够热闹,全被他说中了……”

    “夫妻?呵呵……难怪说连古人都说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

    张老二暗自叹了口气,这孩子还是被伤到了。自由恋爱啥的,看来还是不保险,这不就来了。

    “那你咋打算?”

    林钢站住看向张老二,“姑夫,我也是好歹初中毕业,也好歹是队里的小会计,我也想去高考。”

    张老二皱着眉打量着他,“那你们闹得又是哪一出?”

    林钢讽刺一笑,“昨儿我本来打算跟她商量报名的事儿,可她转头就已经跟一帮知青商量好了。”

    随即他正色地说道:“姑夫,帮我一个忙吧。我不想让她知道我参加高考,起码没出成绩前。”

    张老二这点倒是可以帮得上,但是他还是不赞同。

    两口子之间有什么话不能直言坦白?何况真试探出问题,那小孩子怎么办?

    再娶?

    不是亲娘谁会真心?

    这万一在落到林老婆子手上,孩子还不得被养歪了!

    他是怎么想怎么不合适。

    林钢听完张老二的劝诫,沉默不语,倒是没再出声。

    张老二拍了拍他肩膀拉着他回家,再让他看看孩子。唉……他就不信看了软萌萌的儿子,当爹的会狠得心。

    可是现实很快就给了他一巴掌!

    林钢小两口经过沟通是无碍了,可不代表所有的千千万万夫妻之间就能经得起考验。

    此刻张老二还不知,他正忧心忡忡地一回到县城就往大哥大姐家溜一圈,尤其重点关注那些侄媳妇。

    林菊花见他连家门也不见就心急火燎地往外跑,还能不知他想法,等他一回来就埋怨道:“你说你急啥?”

    “你不懂!”

    “是啊,我是不懂,可你瞧出他们小两口翻脸了没?”

    张老二欣慰地露出笑容,“我们老张家的孩子多精,哪个不是个顶个,自然没有那些破事。”

    林菊花鄙视地看了他眼,低头用筷子替他夹了一口菜放在他碗里。

    “咋地?不服气?”

    “个顶个?呵呵……县城算得上,省城能算得上,还是全国算得上?事情不是明摆着嘛。给她们再找,她们能找个夫家有大官的叔叔婶子?”

    张老二被她的话一噎,恨恨地瞪着她。

    林菊花不以为然地笑了笑,继续替他夹菜,一边慢条斯理地说道:“你过去是不是看到侄媳妇们都拿着书?”

    张老二无语地看了看媳妇,低头狠狠地扒了一口。这傻娘们,啥叫看破不点破!

    “娘都比你聪明!知道娘咋说的吗?”

    张老二闻言又是狠狠地扒了一口饭,想想又不甘心地往盘里挑出肉丝往嘴里塞。这死娘们又得瑟上了!

    “娘说啊,有小五在!瞧瞧,她就比你看得清。”林菊花说到这,皱眉看向他,“你现在最该担心的是这些孩子往哪里考?”

    张老二手上的筷子顿了顿,“我已经偷偷给小五写信了,他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