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044章 高考准备进行时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044章 高考准备进行时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喜子去省城上班了……

    张子文和张明佐主动担起了老大的责任。

    身为老大,除了监督弟弟妹妹保密外,还得督促他们学习。

    张老二对于那晚孩子们的讨论结果还是有些想了解。无奈这些兔崽子各个成精,再怎么炸,就是嬉皮笑脸地一字也不吐露。

    唯一可见的就是一下班后,他和张国富哥俩溜了一圈:嘿……各个还真是抱着几百年没再拿起的课本对着老弟寄来的书本学习。

    要不是他知道他们老张家根子上就是泥腿子,还真以为是书香门第的臭老九。

    孩子们不说,他们兄弟俩人和张爹也不戳破,拉着张春明嘀咕几句,于是当父母的挪出更多时间在家照顾孙子孙女。

    一切都在默契地配合中,就连几个儿媳妇们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翻着书的同时还纳闷这是要干吗?

    张子文他们是打算保密了,可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自个媳妇虽然说孝顺婆婆,可心里有疑问如何不与父母吱一声。

    聪明的姻亲们一琢磨,老张家既然全部孙子、孙媳妇开始翻起书本,那他们也让自家孩子也学习;

    一脸懵逼的姻亲们还在疑惑,结果从亲家那走了一圈。嗨,别想了,跟着老张家准不会错!

    八月底,张爹张母与老儿子的第二次通话,确定了大会上已经提议恢复高考,不久的将来具体方案即将出来。

    到了十月,一道恢复高考的消息如同春雷般在神州大地迅速炸开,它带来了科学的春天,也给无数的知识分子带来了新生。

    一位位学者陆陆续续地从牛棚走出,一个个知青用带着老茧的双手再次拿起遗忘许久的书本。

    一夜之间,洛阳纸贵。

    对多数人而言,“高考”是青葱岁月的“焦虑”代词。但在这一年十月,高考成为百万国人破除年龄、婚否、出身限制,逆转命运的唯一机会。

    没有人不为之欢欣鼓舞!

    高考到规定的考试时间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关心孩子的家长都知道,现在上天给了他们一次上大学的机会,说什么都要让孩子们拼一把。

    但大家更明白今年的高考犹如千军万马渡窄桥是真正考水平的时候了。所以每个人都非常努力,希望可以成为这走过独木桥的一员。

    就是在这样的节骨眼上,心绪潮起的张子文拨打了一通电话。

    “喂,哪位?”

    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一下子让张子文恢复平静,“老舅,我是子文。”

    “哎哟,是你小子啊。说吧,找老舅干啥?”

    听着张国庆熟悉的腔调,张子文会心一笑,“你大外甥遇上苦恼了,现在决定不了要不要参加高考?”

    “嗨……这有什么难以决定!先去考,出成绩了再考虑这个问题。”

    电话那边,张国庆的声音一改嬉笑,“小文,你要将眼光放远。要知道目标有多远,将来你就可以走多远。”

    张子文捏紧拳头,“老舅,我会努力!”

    “也不要紧张,能考多少是多少。三百六十行,也不是非得上大学,行行出状元,只要用心去做,就会做出成绩。”

    “谢谢老舅。”

    “好了,还有没有其他事?”

    “没了,我姥姥、姥爷他们都很好,弟弟们也很认真学习。家里一切都好,你放心好了,等我们给你报喜。”

    “哈哈……”

    挂断电话后,张子文吐了一口气,缓缓地露出笑容。留恋地打量着办公室,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底子,这么多久,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学习。

    大学生涯,是他这一生唯一的遗憾,为了圆梦,他拼了!

    张子文辞职了……

    与此同时,张明磊也先斩后奏地滚出单位……

    还在县城所有人目瞪口呆时,张爹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张明佐第三个辞退了革委会的工作……

    三兄弟汇集在张爹那,目光坚定地看着张爹张母。

    没人比他们想得更多,唯有破釜沉舟,再也没了退路,他们才能不存侥幸心情地勇往直前。

    张爹摆摆手阻止两个儿子发言,随即发出欢快的畅笑声……有孙如此,还有什么好遗憾?

    “爹?”

    “爹啥爹!换成你,敢吗?”张爹斜了眼大儿子,看向剩下的孙子外孙们,“你们也可以辞职,但有一点得养得起媳妇孩子。”

    “真的啊?”张明佑立即问道。

    “你能保证考得上大学就去!”

    张明佑瞟了眼媳妇,“那我再考虑考虑。”

    麦穗看了看父母,再看向张爹,“爷,我也已经写好辞职报告。叶奶奶的意思,让我也参加高考。”

    “你这死丫头还不嫁人,考啥大学?”林菊花急得立即用手戳向女儿脑袋,被张爹的一声咳嗽,吓得立即缩到张老二身后。

    张老二摇头直笑,也替媳妇解围道:“爹,你真有了一个嫁不出去的孙女了。”

    这话惹得大家一下子哄然大笑。

    一旁张母很体会儿媳妇身为母亲的心情,笑过之后,安慰道:“没事,回头咱们麦穗给你找个小女婿。”

    林菊花哭笑不得地看着婆婆。死丫头上了五年大学出来就27岁了,不找二婚头可不得是小女婿。

    张爹看着乐成一团的儿孙们,内心还是有些不安。有机会上大学是好事,可谁知是祸是福?

    几个孙媳妇也不止咋想,她们到底学得咋样?有没有把握考上?万一男人考上分居两地,她们该咋办?

    他是再也不愿意跟过去那样,提心吊胆地担忧这些小两口闹不和。可惜他都是爷爷辈了,这些话只能让儿子女儿去点醒孩子们。

    张美丽还是快人快语,“爹,你就放心吧!成亲前我就说过了,他们既然自己选了人家姑娘,就是哭,也得给我高高兴兴地过日子。”

    张国富握住案亲手掌,感触颇深。

    在老父亲还没开口前,他已经跟三个儿子谈过话。他不要求孩子们有多大成就,担得起男人的责任就行。

    张老二听了大姐的话,赞同地笑了笑,这就是让他们自由选择对象的好处。

    就如他家石头和左家丫头都约好了,先领证再一起上学。小两口有商有量连后路都谋划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