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042章 一包裹书本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042章 一包裹书本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一年夏季又来临了,农忙也开始了,县城下面的各个生产队自然又是忙得翻天覆地,可总有些东西在默默动了……

    盛夏的到来,一封封来自远方的信飞进各个知青的手中,里面说了什么,无人得知,也没引起骚动。

    倒是报纸上的一条条消息,常常引得有心人会不由而然地深思……

    在这样的气氛之下。

    连续一段时间,老张家不是这家的曾孙到了周岁,就是那家的外曾孙满百日,要不就是哪个孙媳妇外孙媳妇又要生孩子了……

    人丁兴旺用来形容老张家一点也不为过。

    用张母的话来说,以后过年都要摆不下桌子。但想起计生办那几位老娘们老是说啥计划生育,还是早生好,谁知道会不会动真格。

    这一天又是张明佑的媳妇生完孩子,张美丽送老娘回院子后,也顾不得多说一句先回了家。

    她倒不担心家里没人做饭。

    她自认自家三个儿媳妇各个懂事孝顺,不止每家主动按月上交十块钱,妯娌间还主动安排好家务活。

    可她哪里知道背后的事?

    用张子文告诫弟弟的话来说,父母含辛茹苦地养大他们,娶了媳妇怎么也得让父母过上几年让儿媳妇伺候的好日子。否则三兄弟全搬到外面,你们能保证自家媳妇和孩子们不会被拐到丈母娘家?

    熬,熬也得熬到让新媳妇深刻认识到该如何孝顺公婆!

    虽然事与愿违,三兄弟各自的孩子接二连三的出世,一下子搞得鸡飞狗跳,连带着母亲也忙乎。

    但是住在一起也不是没好处,最起码三妯娌更亲密,和原先刚认识时客套疏离也有了很大区别。

    当然这也是有因才有果。

    张美丽夫妻俩早就学娘家作风,给孩子们分家了。

    没了财产纠纷,各个又是双职工,连工资也不用上交,小夫妻就是相处间偶尔有点小摩擦,上面公婆也是偏向她们。

    三妯娌会不懂事?

    “大姐也真是的,我还想和她说几句话呢。”

    张母白了一眼自家老二,什么话不能留到明天再说。再耽误一会儿,三个外孙又跑出来找娘了。

    “你先别说你姐,现在就连丫丫都生了两个孩子。倒是你,麦穗跟丫丫同岁,都22岁的大姑娘了,咋还不找人家?”

    张老二对于老娘的白眼会无动于衷,可提到女儿还是颇为苦恼:“咋没劝她,她娘一开口她就溜,这臭丫头又不怕没地方住。”

    “她不是最听你的话?”

    这点张老二还是承认的。

    可就是因为这一点,他更不愿意委屈女儿。虽然女儿没有传宗接代的儿子重要,那也是他的种不是?

    何况这丫头皱着眉,挨个指出他给挑的人选,道出一条条毛病……不是没有她哥个子高,就是对方家里一堆麻烦事……

    还有谁谁,跟她一接触,也不懂看点眼色,开口闭口就是聊起她小叔,这居心叵测得还真让她是块踏脚石?

    唉……别说孩子,就连他自己也觉得那些野小子配不上他家有才有貌的大闺女!

    “缘分天注定,随她吧。反正等石头成家了,咋也压着她相看人家。”

    张母对于这个儿子也没辙了。

    你说说你家石头都多大了?咋就一直不上心?要不是那傻孩子被老伴套出话,估计到了三十都还得单着。

    一旁张国富笑道:“娘,咱们麦穗不用担心,她就是30岁了,还是有一大把的好人选可挑。”

    担心?张母是一点也不担心。不说这孩子长得好,就是学了叶大姐的一手骨科医术,也是个香饽饽。

    “倒是她现在遇上一件事要好好考虑。你听爹说了没有?”

    “咱们家娇娇问麦穗要不要去京城?”

    “去干啥?来回路费不要钱?”

    父子仨人一听这话就知道她误会了,顿时大笑出声。

    张母怒瞪了他们一眼,尤其两个儿子,“笑啥?”随即回悟一怔,“不会是去京城医院上班吧?”

    张老二眉开眼笑地看着她,“也不是去上班,应该说是进修。去年麦穗去腾山好像干得不错,有人提到她,娇娇说这是一次机会。”

    他当然不知在那样的遍地伤员的环境,擅长一门骨科好医术的麦穗是多吸引人,尤其她背后还树立周娇这尊大佛。

    张母闻言顿时乐得露出笑容,随即立即收敛笑意看向老伴,好多事情还得老头子拿主意。

    有一件事她和老伴一直没对外透露一句,她家娇娇可是正儿八经拜了胡大夫那位师父学医。

    还有自家娇娇生六一和五一哥俩那会,不管是京城里的那几个大师兄,还是外地的师伯和师兄,他们可是随礼了不少好东西,而且各个在大医院。就是不知娇娇是不是欠了大人情?

    那可不行!可不能拖累她老儿子两口子。

    张爹朝老伴使了个眼色。

    他倒没老伴想得多,可还是惦记老儿子那句不患寡而患不均。提拔一个,下面的孩子们该各自有想法了。

    随即他端起碗,咪了一口酒,缓缓地说道:“我瞧着小五这次特意寄了一包裹书本,好像有点意思,还是再缓缓。”

    张母一下午都在大儿子家,她还真不知老儿子寄了书本,甚至连包裹单都没看到,疑惑不解地扭头四处打量。

    张老二见状,乐呵呵地笑道:“娘,你还是别找了,我爹当宝贝似的早藏在里屋。”

    张爹鄙视地斜了儿子一眼。要不是宝贝,他老儿子会寄这些死重的东西还花费邮费?干啥不让小米直接带回来?

    真是个二傻子!

    虽然他不懂老儿子此举何意?可总不会那么简单!十几年来老儿子寄回来的包裹什么都有,就是没书本。

    这不,他虽然没说出口,可不代表张母不怀疑,她皱了皱眉,“咋是书?里头都是啥书啊?”

    这个问题,好回答。

    不用张爹开口,张国富向她解释道:“一溜的复习书,跟喜子考大学那会差不多的复习书。”

    张母脱口而出,“莫非是让孩子们考大学?”

    张老二乐得哈哈直笑,“娘,你想啥呢。他们各个有孩子,还考大学?现在哪有啥大学给他们考?”

    张母谜一样的信自己老儿子,送老二一对白眼球后,立即挪近老伴,“孩子他爹,你说小五跟娇娇是啥意思?”

    “谁知道!这臭小子在信里一句也没提。我拿到包裹还以为搞错了呢。反正等这个周末孩子们来了给他们,回信再问问小五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