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037章 得信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037章 得信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爹,在不在里屋?”

    张老二拿着报纸,一进院子就开始喊着父亲。

    东北的十一月初天气已经非常寒冷,县城小院的客厅早就挂起门帘子。

    张爹还没出来,他的声音倒是吸引了张母。

    只见她掀开门帘子,朝他招了招手,比了比西屋的方向。

    张老二挑了挑眉,“有客人?”

    “你陈伯在里屋跟你爹唠嗑。”

    张母说的陈伯就是张美好的公公,是她的老亲家。

    张老二会意地笑了笑,“我陈伯不在家逗他小孙女,咋舍得过来?”

    “小瑶瑶被她奶奶带去省城吃酒席。你陈伯好像是从你左叔那直接过来。我瞧着他们聊到咱家小五,你也去听听。”

    张老二眯了眯眼,看了看手上的报纸,无语地摇了摇头。左叔和陈伯之间的交情还真够铁的!

    张母一边走一边低声问道:“这个月家里油够不够用?你大嫂下午还来了一趟埋怨家里几个孩子,说他们咋就这么不懂事,她家的油全给霍霍了。”

    提起黄翠兰,张老二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她一个老娘们懂什么!那四个人被打倒了,没瞧全县城多喜庆!

    大家伙都拿出油去炸,她还想留着被人指点?娘,你多提醒她一点,别老扣扣搜搜,要是惹得几个侄媳妇瞧不上眼,谁真心孝顺她?”

    张母摆了摆手,叹了口气,“说了,我咋没说。随他们爱干啥去干啥,你也别管她。石头这头你左叔咋说?合适的话早点娶媳妇进门,孩子也老大不小了。”

    提到自家儿子,张老二顿了顿,笑道,“今年是不好办喜事。不过我已经跟左大哥约好了,年底先找个媒人给两个孩子定亲。”

    还有一句话,他没说的是,据左林说等办婚礼那天,左家老爷子老太太都会过来。这言外之意,他混了这么多年,懂啊~

    不就是想他老弟回老家参加婚礼吗?

    当初跟左家结这门亲,他就担心过这一点。要不是两个孩子的感情实在好,他还真有些不愿意。

    尤其是今儿这报纸上消息出来,他总担心京城左家会拉扯上他家那个傻乎乎的老弟。自家媳妇不懂,他还能不懂?

    那傻娘们还真以为左家门第比周家高,还一个劲地说这么亲事合适,没准以后小五在京城遇上麻烦事,还能有人拉一把。

    拉,拉个鸟!

    “媒人?要不就让你陈伯老俩口出面得了。”

    张老二摇了摇头,他是真不想将小妹家都牵扯在内,“还是找个正式的媒人,缺什么人家都懂。”

    张母听儿子这么一说,也就没反对。反正是他的亲儿子,他说了算。

    “你们娘俩嘀嘀咕咕啥呢,还不快进来?”

    张爹的声音一拉高,母子俩人相视笑了笑,张老二放下手上的报纸,跟着他娘身后快步进了西屋。

    陈伯见张老二随亲家母进来,等他打了招呼,笑道:“这么晚过来找你爹,是有事?”

    “没啥事,就是今儿还没来一趟。”张老二挪了一张凳子入座,“你老好几天没看到了,都忙些啥呢?”

    张爹顺口接过,“他是有小瑶瑶在,一步也舍不得出门。”

    “你这个老家伙,哈哈哈,眼红了吧?”

    眼红?

    张爹还真不缺孙女,更别说曾孙女。要是他露出一句口风想要个小娃娃在身边,有得是孙子立即送奶娃娃过来。

    可他是脑子进水了,还是嫌日子太好过?

    养了一辈子的孩子,好不容易让老伴歇一歇,哪会连老了还想遭罪!

    送走了告辞离开的陈伯,张爹朝二儿子招招手,一起回了里屋。

    “说吧,啥事?”

    张老二不满地嘀咕一声:“我又不是一遇上事就找你。”

    “呵呵……”

    张爹冷笑两声,指了指他手上特意拿进来的报纸,“小五又上报纸啦?”

    张母一听立即抢过手,“哪呢?哪呢?”

    被老俩口搞得一惊一乍的张老二闻言一怔,缓了缓神,他不解地问道:“谁说小五上报纸了?”

    “爹,我跟你说,你快瞧瞧上面是不是我周叔的名字?”张老二越是越兴奋,一手夺过被张母嫌弃的报纸。

    随后他立即翻到第一版第一条,点了点上面名字,“你瞧瞧,周孝正,是不是我周叔的大名?”

    张爹转个身拉开炕琴的抽屉,从中取出老花镜,小心翼翼地带上后,伸长脖子凑近一看……

    这一下子,他顿时拿下老花镜擦了擦一双眼睛,又不可置信地戴上,将报纸抢到手上,一字一句的念道:“副主席周孝正……”

    张老二趴进他跟前,再次问道:“是我周叔吧?”

    发愣中的张爹被他一惊醒打了一个哆嗦,“等等……我想想……哎哟,我的娘啊……这是咋回事?”

    张老二也摇了摇头,“我都没敢问左叔,就怕搞错。不过,我瞧着他今儿还挺高兴,上午那会一直傻乐……”

    张爹不等他话落,拽住报纸,立即站起身下炕套鞋子,“我得去找你大山叔,他准知道,这老伙计真不厚道,咋就不跟我说一句呢。”

    张老二手急地一把抓住他老爹胳膊,急忙劝道:“爹,别去,千万别去!”

    “干啥呢?”

    “对啊,你们干啥呢?能不能跟我先说说是咋回事?”

    张老二将他爹按在炕上,郑重地问道:“大家伙一旦都知道我周叔就是副主席,会出啥事不?”

    “我就问问你大山叔……”

    “不行,别问!不管这上面的人是不是我周叔,都当不是。”张老二连忙摇头,“爹啊,你想想要是周家村那些老家伙知道了,他们会干啥?”

    “干啥?”

    张爹嗤之以鼻地冷笑两声,“就是祭祖都轮不到这边周家!”说是这么说了,不过还真打消了他想急着找赵大山确定的心情。

    “再等等,等咱们家小五来信了,瞧他咋说。要是他也没提一句,我估摸我周叔不愿意宣扬开。”

    张母唯一在意的就是老儿子,听了这话,拉了拉二儿子,“你再好好瞅瞅,上面没有咱们家小五大名儿?”

    张老二闻言顿时哭笑不得。这是谁都能当上那么大的官儿的?他那个傻乎乎的老弟还差得远呢。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出口,一出口准会先挨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