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030章 为了让更多的人活下来!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030章 为了让更多的人活下来!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这个夏季,有一句话火了。

    张国庆绝对想不到他的一句:为了让更多的人活下来!

    经过政/治部的人一番宣传,很快就成了腾山市的一个口号,并且迅速通过各个媒体传遍了全国。

    依然驻守在第一现场的他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夏季,世人真得记住了一位前线指挥“张国庆”。

    此时此刻,人间最大的惨剧发生,触目所见到处是伤员,一幕幕的惨状已经让所有人无暇私心。

    五一广场上塞满了伤员和逃难的人群,显得越发凄惨,到处是瑟瑟发抖的人,还能走动的人,四下寻找食物和衣裳。

    更别说从市区通往飞机场和五一广场两个方向,人流如潮水般地汇集涌入,嘈杂,混乱,恐慌……这是一场辨模空前的大逃亡。

    绝望的人们在最后一刻见到了希望,听到高音喇叭传来的声音,毫不怀疑飞机场和五一广场是个救死扶伤的所在地,是一个由死转生的希望所在,所有能动的人都不顾一切地向那两个地方靠近汇集。

    拄着树棍的、互相搀扶的、赤luo身体的、光着脚的。还有背着不知生死的亲人的,踉踉跄跄地走着;还有断腿的,顽强地在路边爬着,用手抓着地上的石头,一寸一寸挪向前方……

    有些人仅仅是头上身上擦破了皮,却也被惊惶失措的情绪挟裹进了逃亡的人群,这是一条混乱的血迹斑斑的求生之路。

    所有的医生和医护人员们,不管是刚从第一和第二医院被救出还带着伤,他们顾不上回家,更顾不上失去亲人的悲痛,已经忙得连一口水也顾不上喝。

    就连附近陆续赶来的大部队,现在所有的战士们满身的泥水和满脸的汗水不说,各个身上都有轻伤。

    张国庆说不出让大家先休息的只言片语,忙得现在,就连幸存下来的部分市民们都不顾身上的伤口也参与救援。

    几次余震,没有打退半个人,大家都知道时间就是生命,多一秒钟,多一分钟,就可以多救出一个人。

    废墟下面还有无数个幸存生命在等着他们的到来。

    这次事态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范围,大量的医疗设备和药品,尤其外科药品,接连不断地送到现场,还是不够……

    更别说最最需要的大型机械。在这些东西没有来之前,除了千斤顶和钢锯,所有的人都用十指……

    有多少次,张国庆眼睛有点模糊了,利用转身的一瞬间,他偷偷的借着擦汗的机会拭去眼角潮湿,接着继续一边不停地下达命令,一边让政zhi部同志通过高音喇叭鼓励人们、激起士气。

    “同志们,党中/央刚才打来电话,腾山是这次地震的中心,首长要求我们所有指战员,发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为帮助腾山市人民尽自己的力量!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救活更多的人!”

    掌声顿时响了起来,不少人开始高呼口号。

    张国庆从来没有如此感激这个年代,这些口号。

    正是这样的至高至上的崇拜力量,才能军民一心,才能只要给他们一点动力,他们发挥出最大的热情。

    而围绕着新组建的指挥部,四面八方通往五一广场这个方向的一条条公路上,也烟尘弥漫、马达轰鸣,人民解放军十万救灾部队,正日夜兼程,一刻不停歇地向地震灾区飞速开进。

    摇晃着鞭状天线的电台车,不时向前线指挥部发出联络信号;飘飞着红十字旗的卫生车上,各医疗队正紧急部署抢救工作。

    无数辆满载士兵的解放牌卡车,此起彼落地鸣响急促的汽笛声音,在泥洼不平的公路上连成了一条条长龙。

    此时面临着的就是一场战争,一场山崩地裂的战争,一场尸横遍野的战争,一场人类与自然界的战争。

    任何一个当时参加过抗震救灾的军人,至今都没有忘记“七二八”那一天的强烈感受:一支支救灾队伍仿佛是如与时间赛跑,正以最快的速度向被摧毁的城市开进。前方道路断了直接徒步,一切行动如此仓促……

    他们更忘不了震后的黑色的雨。如历史上许多大震之后的情形一样,会有无休无止的暴雨。

    上午10点,又下起了雨……

    震后的黑色的雨,瓢泼般地倾向各个废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腾山的废墟中开始一片一片地渗出殷红色的液体。

    它越渗越多、越积越浓,像一道道细细的殷红色的泉水,从裂缝中淌出来,从灰白的墙壁碎土中渗出来。

    这是从蒙难者尚未清理的尸体中流出的血水。

    淡红色的血水缓缓地流着,在低处聚合成一条条红色的小河,在黑褐色的废墟上留下了一道道离逝了的生命的轨迹。

    所有经历过“七二八”震灾的救援军人们,都很难忘记那暴雨中这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惨景,尤其是那些沿着这一道道红色的轨迹,被拯救出来所幸存的人员们,他们此生此世更是难以忘却这场噩梦。

    到了28日下午,来自全国各地的二百多个医疗队,一万多名医护人员,在这座夷为平地的废墟上迅速撒开。

    空旷的地方立即插上了一面面红十字旗和一块块木牌。解放军总医院在此、空军总院在此、海军总院在此……

    可还不够……

    几乎每五个幸存的腾山人中就有一个重伤员!

    伤员得向外转送!

    大量的伤员通过指挥部一道道的命令往外输送。

    而这一晚,解放军总医院的外科医生也在机场已经搭起的三个手术台,开始了最艰难的手术。

    这是震后最早的重危患者手术。

    无法移动的伤员,生命垂危的伤员。

    他们需要大量的清创缝合,大量的截肢,甚至还有开颅……

    还有其他医疗队就近搭在泥土地上的芦席棚,几乎是踩在血泊中抢救伤员,一位军医他的解放鞋被鲜血染红浸透,可他顾不上这点细微处。

    一双发红的眼睛已经告诉世人,他已经整整不停歇地站在手术台连续忙碌了十几个小时……

    那么多生命垂危的伤员,明知抢救无望,大家也往手术台上抬,有时做两个小时的手术,仅仅就是为了延长伤员一个小时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