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020章 答案不就来了嘛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020章 答案不就来了嘛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娇娇,假如,我说的是假如,假如有一天程家小辈和咱们儿子成了对立面,你会如何选择?”

    卧室内,周娇被张国庆推门进来后的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惊呆了。莫非老太太不在家,程家出乱子了?

    “不是,我就是想知道你的想法。”

    周娇闻言心里一松,随即笑道:“哦,这个问题啊,简单啊。你想一想要是小康康现在跟五一差不多大,有一天他打破了五一脑袋,你会如何?”

    如何?看他打不死他老子,生了这么个儿子!就是老太太在都没用,怎么也得出了这口气。

    “对啊,答案不就来了嘛。我早就说了,人之初性本恶。恩情这东西最多也就存在当事人心中,下一代谁管那么多。”

    “如咱们的儿子,他们是不是很喜欢老太太,可你要让他们将对老太太的感情嫁接在小康康他们这一代身上,怎么可能?”

    “当然也不排除他们自幼长大,交情深什么的。不过,越是亲密一旦到了遭背叛时,那后果越更不堪设想。”

    “再说,论恩情,那我说一句没良心的话。凡事有因才有果,要不是有顾家当年对老太太收养之恩,还有我奶奶的挡木仓之恩,何来老太太寻找我爸的缘故?再说到程家对我们的恩情,除了视我们如至亲外,好像还真没欠程家什么。”

    张国庆明白了,要以他媳妇的逻辑说来,那同她如出一辙的老丈人可不就觉得等老太太他们走了,两家还真没什么恩情可言。

    “你想到太过于复杂了。等我们都不在世了,谁知道以后下一代会如何。这不是吃饱了撑的慌嘛。”

    这话让张国庆顿时失笑不已。今晚父女俩同时说了这句话,看来他们一家人真是全吃饱了没事干。

    “解开心里谜底了吧?”周娇朝他勾了勾手指头,“来来来,今晚知心大姐将解决你所有的疑问,今晚你跟爸都说了什么?速速招来。”

    张国庆好笑地撸了她一把头发,随即抛出一个消息,“我们明年要搬家了。”

    “哦,也行。”

    张国庆惊讶地低头看向她,“你不反对?”

    “反对干嘛?爸有卫兵接送,你也有车子来回,妈也可以搭乘你们的顺风车。此一时彼一时,又不是你刚进单位,搬就搬呗。”

    张国庆眼珠子一转,感动地说道:“原来你是为了我!”

    周娇没好气地斜了他一眼。当然最大原因是为他,要不然住哪不是住?她自认自己很现实,有背景干嘛不用?

    有她爸在背后能省很多麻烦,为何不用?真以为一个人能力再强,人缘再好,还真能人人给你面子?

    你又不是人民bi和各式各样的票券。

    就如她,为何不能出国都有部长亲自向自己解释?换成一个人上面的指示,一句话就解决了,还用得了跟你废话?

    说是人人平等,真要平等了,那几位还上蹿下跳地玩什么,没瞧他们的各自亲儿子亲闺女都走了狗屎运?

    就连一些一心爱国的老前辈们,他们的子女真得跑到偏远地方,或是去兵团,或是去下乡插队。

    可他们的待遇是那些普通人能比的吗?都不用给下面提示,什么入dang都优先,更别说评先进、评积极了。

    当然,她也不会一概而论。有些隐名埋姓的也不是没有,那些才是真正的好同志,可谁知道人家处于什么考虑。

    张国庆闻言,乐得直笑,打趣道:“被你这么一分析,这世界好可怕。媳妇,快给点爱的拥抱。”

    周娇怪嗔道:“德性!你就装吧,再如何装纯良,还是你张国庆。”

    张国庆抱起她,佯装发怒地瞪了她眼,“反了你了!谁不说我重情重义,热心肠又仗义。”

    关于这点,周娇还真没法否认。只不过自己的男人,她更清楚一点。一旦动了他的逆鳞,真要下起刀子跟宰猎物没啥区别。

    总的来说,他们夫妻俩人再如何努力融入这个时代,可骨子里的某些东西,如自私,如习惯伪装的假面具,是怎么也改不了。

    这不,此刻她就不得不戴上一层不是她心甘情愿的皮,面对这位一脸慈祥的女人。当然你要觉得人家是对你真心以待,你就输了!

    “我看着这孩子长大,早就听说这孩子在这上班,如何?干得不错吧。当初可是好几个部门抢着要她,能力什么的都不缺,你也适当的也给孩子添些重任,我们国家还得看他们这一代。”

    这话人家是对身旁的一位中年人所说。

    而这位中年人恰恰是周娇的顶头上司,先别说他和周娇无冤无仇,就眼前这位的问话,他也得给夸赞几句。

    众目睽睽之下,周娇都能替对方尴尬,要权力要到这地步,也真是没谁了。问题是她还不愿意接受怎么办?

    “有两年都没看到你这孩子来家里,老首长前几天还提到你。有空带上你爱人和孩子们来家里坐坐。”

    周娇眼里闪过一道幽光,笑眯眯地称好。

    “最近和你小梅姐有没有联系?你们小姐妹忙于工作同时别少了时常联络,她最近都不见人影,也不知道忙什么。”

    周娇与对方的女儿李梅还真好久没聚会了,不是没收到邀请,可她不敢去。她说过她怕死是真话,但更怕的是惹麻烦上身。

    “……我记得你那三个小家伙也大了吧?有空带他们多去串串门,孩子们一起自幼长大感情深厚……”

    看似一位母亲对孩子的关怀,可话里话外的意思,周娇有些了悟了。看来不止是在她老子那占不到便宜打算从她这下手,还看上她三个儿子。那自己是不是该高喊谢主隆恩呢?真是够滑稽!

    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站在原地相送的周娇眼神闪烁,她是从哪来看出自己就是个软包子?

    她金丽娟自认与周娇之间的关系不凡,等领导们一走,立即从几位同事内率先一步来到她身边。

    周娇被挽住的胳膊顿了顿,随即转身拉着她往里走。她一直想要的平静生活看来随着这位大人物的离开已经荡然无存。

    “…………大人物不愧是大人物,这说话语气,举止都不凡……没想到她真将你当成晚辈了,还吓了我一跳……”

    周娇垂下眼帘,心不在蔫地笑道:“恰巧而已。”

    “我怎么瞧着她好像是过来给你撑腰?”

    可不就是如此,人家这一辈子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可不就是想表演给你们大家瞧瞧两家关系有多密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