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018章 孩子们的成长2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018章 孩子们的成长2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五一麻溜地蹭到周娇身边,“妈,我想去东四条好久了。听说那里有些元件可以配置,就是贵了点。可惜哥哥又去军训,要不然我们有钱,可以先不用向你申请。”

    闻言周娇果断同意。别说买配件,孩子们真要学习,她就是买台目前最珍贵的电视机给他们拆了都没问题。

    至于孩子们想搞点什么成品出来?她也没细问。呵呵……玩呗,不管能不能玩出花样来,总比跟那些小家伙一起外出打群架强得多。

    别以为她不知道,平安是一放假去下面军营,可不是还有陈婶会耳听八方,经常会向自己传小道消息。

    她是没问,倒是六一犹豫了一下,看着父母,解释道:“我们也不是非得花大价钱整些小玩意。我跟五一考虑过了,等十五岁了也跟哥哥一样上军营训练,可目前这几年太闲了,还是打算多学点东西。”

    五一紧跟着附和:“对的,哥哥一不在家,我们又不喜欢出去跟大家伙乱逛街,想来想去还是搞点正事为好。”

    张国庆与周娇相视一笑,欣慰地看着两个儿子。能考虑到这一点,已经够身为父母的他们足矣骄傲。

    尤其张国庆开心地蹲下抱住二个儿子,有子如此,他还需要担心什么?给再多的财富,能起什么作用!

    不管接下来时局如何改变,为了这个家,他就算要熬,也要熬死那些对自家心存恶意的坏家伙。

    安顿好激动的一对小儿子休息,张国庆轻轻地掩上房门,拥着与他同样心情的周娇回了卧室。

    “娇娇,这辈子值了!开心吧?”

    “同感。”

    夫妻俩人默默相视,随即展颜欢笑。

    “平安该回来了吧?”

    提到大儿子,张国庆更是笑得露出牙齿,“这周一定回来,我听我那位同学说了,儿子表现非常优秀,要不是他拦着,早就被破格录取了。”

    周娇闻言笑道,“也不知会不会跟爸一起回家?”

    怎么会?孩子姥爷一下基层,估计孩子早就避开不见。至于谁输谁赢?那也得看他老丈人如何如何配合。

    张国庆摇头笑道,“应该不会,今年寒暑假平安特意隐名埋姓跑到下边军训,就是不想让人礼让他。不过,这会也算测出他真实水平。我估计咱爸这会正高兴坏了,什么事情都会答应他。”

    本来儿子有如此毅力,周娇是该开心。可转眼想到孩子万一真的选择从伍的道路,想到未来将要发生的战事,她一下子没了心情,叹了口气。

    有得到就要有付出,除非她真得下定决心不顾孩子的意愿,一意孤行地以自己的想法来强加于儿子。

    可换位思考,换成自己的话,会甘心吗?

    周娇的想法,张国庆如何不知?哪怕她经常避开不谈,他也有这一层忧虑。看着周娇,他只能用儿子的话来劝解她。

    就如平安所说,他现在付出的努力本不是为了将来从军,他只想挑战自己最大的潜力,顺便也给弟弟们做出榜样。

    可事实上,真就如此简单?

    儿子不说,张国庆也明白一点他的想法。

    孩子是真考虑到了自己一直的心愿,只要自己一转业,为了弥补他姥爷的遗憾,他会义不容辞地选择了一生从军的道路。

    何况从年龄来算,平安没有下面一对弟弟幸运,自己夫妻俩人就是早前有了预防,对孩子就学问题也做了准备,更是拖了再拖,可再如何筹谋,等孩子高中一毕业,也还是掐在上山下乡插队浪潮中。

    插队到农村干农活?

    开什么玩笑!他自己就从农村出来。

    早春二月,清晨的气温都在零度以下,赤脚下水做秧田不止,还得站在齐腰的粪水里,用钉耙使劲地搅拌,浑身、脸上头上都是闻臭的粪水,还不敢说臭,怕贫下中农说思想不好?

    还是夏天,顶着烈日,面朝黄土背朝天,一颗汗珠摔成八瓣,和老农民一样,白天天不亮就起来割稻,累的腰都直不起来,冒着接近40度的高温挑河泥?

    住在用草埂土垒成一个简易的小屋,四面透风,到了寒冬腊月,北风呼啸吹入屋内,一年365天,除了节日、下爆雪天,其余时间活得连黄牛都不如?

    张国庆光想想让自己心肝宝贝过上如此生活都心痛难忍,如何会心甘情愿?当然其他办法也不是没有,比如让孩子走后门直接上班。

    可如此有自制力的优秀孩子,使用特权让他学会逃避,这和直接毁了他的前程有何不同?

    种种考虑下来,对于儿子的短期计划,似乎倒和大院内的孩子们一样,入伍从军成了不二之选。

    因而这几年看着儿子要去军训,他从不去阻止孩子,更不想去为了这个未知的问题而发表自己的想法。

    路呢,只能这么先走一步看一步,总要先度过眼前一道大关,其他的问题才能有余力解决。

    但愿老天疼憨人,在往后的几年有机会出现,也好让他抓住机会。

    面对又开始琢磨儿子将来的媳妇,张国庆暗自叹了口气。这真是当初有多激动儿子的到来,现在就有多忧心。

    “最近有空你替我盯着点外交部,前段时间我单位还联系了两次翻译人员,瞧着里面好像乱糟糟,这两年应该要整顿了。”

    周娇听他这么一说眼前一亮。真有机会,以平安的资质从事翻译是一点也没问题,那就多了一条选择的道路。

    “还有军校那边,我也在时刻关注。优先破格录取特例不是没有,孩子真要选择从军,以他这两年的表现,加把劲不是没有可能。只要选择对了兵种,安全系数就会增加。你放心好了,不止我,咱爸也会看住孩子。”

    被他这么一安慰,周娇压抑着内心的不安,缓缓地露出笑容,对他笑了笑。对的,还没到来的事情,她该乐观,何况她自己还在呢。

    这一夜夫妻俩人对于孩子的将来有了一个大致的规划,可孩子会随你们意愿吗?何况未来太远,它有无数个可能性,平安也好,六一五一也罢。

    他们长大了,总会想走他们自己最想要的一条道路,尤其他们自幼就明白,他们想要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