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015章 暗涌下的幸福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015章 暗涌下的幸福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程老是放弃了手上全部权利,从容地离开了。

    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这一步。

    不走出棋局,不管是布局的人还是棋子,总还得继续相互算计,相互伤害。

    秋风一过,马上迎来了这一年第一场雪。

    与往年不同,清晨,路灯还没熄灭,灰蒙蒙的天飘起雪花。雪,下得不大,但是刺骨寒冷得让人难以忘怀。

    到了傍晚,第一场雪停顿片刻后,更是来得气势凶猛,在天边最后一抹亮色消失后,北风呼呼地异常寒烈迎面扑来。

    一脸倦色的周娇使劲地揉了揉两颊,拉紧大衣,随后拿起挎包关上办公室房门,转身离开。

    还没走到一楼楼梯转弯口,迎面而来就是金丽娟,还有与她手挽手的田苗,这俩人也不知为何下班时间了还往楼上走。

    “娇娇,下班啦?今晚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要不打个电话喊你家小五和孩子们一起上电影院?”

    原来如此,不过周娇还真没兴趣。实在是电影院的人太多了,人挤人的,再听电影名称就是战斗片,那黑白大屏幕里估计又是突突突的木仓响、炮响,说实话,头疼还真没什么气氛可言。

    周娇浅笑着微微摇头,“下次吧!今儿下雪了,我怕冷,来回又远,孩子们也禁不起折腾。”

    “娇姐,去吧,听说是新片子呢。”田苗嘟着嘴嘀咕,“都发了电影票不去挺可惜。”

    这年头,就算是城里,娱乐活动也少得可怜。更别说这电影院吧,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偶尔放映一场,十有八.九还是样板戏,今个儿能碰上新片子,已经算是运气很好了。不怪田苗会嘀咕着可惜。

    可周娇还真没想去,在这样寒冷的夜晚,去电影院,还真不如泡杯茶翻几页书来得舒坦。

    金丽娟见状拍了田苗一下,怪嗔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火力猛,你娇姐身子骨弱,这次不去,下次又不是不发电影票。”

    周娇瞥了她一眼,朝她们笑了笑,“你们好好玩儿,下周一见。”说着她挥了挥手转身先离开。

    “……真是傻丫头,你以为她跟你一样。她们那个大院早就放过这些片子……大院有专门的放映室,一点也不比电影院差……”

    “真的啊,金姐你去过吗?娇姐可真幸福……”

    听着身后渐渐消失的议论声,周娇眼里闪过一丝讥笑。天真,少不更事的田苗最近似乎玩手段玩得越来越顺溜了。

    而被对方阴过的金丽娟,这是真不知身边的小泵娘是披着羊皮的狼,还是有意与狼为伍?

    这段时间以来,这些一出出的把戏,堪比小说内的宫斗,真是让周娇大开眼界,瞧够热闹。

    出了单位大门,踩着薄薄的积雪,周娇清楚的听到守门的老大爷还在小声嘀咕:“这两天,身上不得劲,可能还得闹天。”

    是啊……一到冬天,京城的雪那可是一场接着一场。头场雪还没化利索,墙根儿、屋角的积雪还残留着雪堆,等好不容易成了带着很多空眼的冰堆,后面的一场雪,又飘然而至了。

    会不会闹天?她不知,只是真心好冷,感觉好久了都没这么冷过,被风一刮,从心底深处打了一个激灵,连忙将双手放入口袋取取暖。

    冬日时短,挤在公共汽车上下来抵达大院,早已夜幕降临。远远地就看到裹得紧紧地一道熟悉身影朝她快步而来。

    张国庆很快到了她跟前,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先将手上大衣披在她身上。这也就是周娇熟悉了自家男人,否则靠着暗淡的路灯光亮,没准早一脚踹过去。

    “怎么出来了?”

    “我瞧着今晚还要变天,今儿这么这么迟?”

    “单位临时有事耽搁了。”周娇五一的看着自己身上两件大衣,这重量压得她直觉自己如同背着重重壳的蜗牛。

    “饿坏了吧?今儿家里涮锅子,陈婶还特意做了不少鱼丸,都是你喜欢吃的东西。明天终于休息,要不要我陪你去哪里走走?”

    被他这么一提醒,周娇还真咽了咽口水。想象一下,烧得炽烫的铜锅内心偶尔飘出几点火星,噗噗作响的清水汤底翻腾着几葱段几姜片,用筷子夹几片羊肉薄片到汤里轻轻涮两下,鲜红的羊肉片立刻变成可爱的肉白色,麻酱碟里撒上一把香菜、小搓白芝麻,再将涮过的羊肉放碟里蘸一圈。

    好吃到都想上天!她现在只想待在暖和和的屋里,哪也不去。京城附近大大小小的地方都被他们跑遍了,已经没了什么兴致可言。

    张国庆见她摇头,盯着北风,他也舍不得媳妇多说几句,尽量拥着她往近路走。好在冬天了,穿得多,行人也少,一时半会儿的也没瞧出他抱着媳妇往回走。

    所以说一年四季,他还是喜欢夏天和冬天,各有各的妙处。

    周家每年开年的第一次火锅一贯很是讲究。

    厨房内一叠叠的菜肴备妥后,拿出旧报纸包着的暖锅到门口生火,先在孔内放些刨花,然后轻轻压上木炭,随即用扇子狂扇,炭火微红,方可入厨房。

    暖锅的大肚子内先放些上香菇、冬笋等不易煮烂的铺上一圈,随后放上冻豆腐、鱼丸、肉圆、土豆片、海参、虾干、粉条……再倒入煨好的肉骨头鲜汤浇上去。

    因而她和张国庆一到家,可算高兴坏了闻着浓郁香味流口水的平安三兄弟,一个劲地不是拿拖鞋,就是帮忙倒热水。

    周娇见状乐得直笑,“怎么不先吃?”

    五一眨了眨眼,“没妈妈一起,吃肉也不香。”

    一旁周孝正好笑地瞥了眼小孙子,嘴皮子越来越溜了,随口而来就是甜言蜜语,倒是随他老子十成十。

    等待她归来时,暖锅已开锅,开盖后,腾腾的白气缭绕在饭桌上空,周娇惬意地眯了眯眼。

    披星戴月,沿着路灯,迎着飞雪,一路走,一路渴望着‘’暖锅‘’这两字变成现实,热腾腾地坐在那里,一家人边分享美味,边讲述各自白天所遇见的乐子,这何尝不是又一种别有滋味的幸福。

    此生她惟愿现世安稳,岁月静好。一口紫铜皮的锅子,一张圆桌,一圈人,圆满且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