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012章 狗咬狗,与我何干?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012章 狗咬狗,与我何干?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这一晚,周娇能时刻感觉到自家男人的心不在蔫。哪怕此时饭后与孩子们交谈,他都时不时朝自己看一眼。

    她若有所思的注视着张国庆的背影,抿嘴笑了笑。

    这家伙得到信息倒是及时。

    安顿好孩子们入睡,一回房后周娇也没买关子,“听说了啊?”

    她开门见山,可不见得张国庆就会如此,他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容,“听说什么?”

    “呵呵,不就单位的那点事嘛。对了,你从谁那得知消息的啊?”

    张国庆斜了她一眼,“你猜猜!”

    “沈昭!他今儿轮休。”

    张国庆一点也没意外她会猜到。她单位内看似与自己关系密切的颇有几位,可真要论起交情,除了有吴公子一场必系在内的沈昭,其他也不过是点头之交。

    周娇见他笑而不语,更是明白,没好气地捶了他一下,“看来我是一点也没自由了,全搁在你眼皮底下呢。”

    张国庆闻言挑了挑眉,边脱下外衣,边打趣:“媳妇,你有外心了啊?”

    “是呀,那个曹天勤长得人模狗样的,整天在单位四处闲晃卖弄,可不是看花了我的一双眼睛。”

    张国庆被这话一惊,迅速转了个身,差点一个踉跄摔倒,惊讶地看着她,“你说有人居然想挖我墙角?”

    周娇微微张着小嘴,惊讶地看着他。哥们,当真啦?

    “来来来,给你老公说说,还有谁对你动过念头。这些狗东西不给点颜色瞧瞧,还真不知马王爷长几只眼了。”

    张国庆抱起周娇放在床上,蹲在她身前,笑眯眯地引诱她,“平时是不是有人经常上你办公室聊什么工作?聊什么思想?”

    周娇眨了眨眼,摇了摇头。

    “中午在食堂是不是有男同事经常坐在你身边,还一个劲儿地找你聊天?比如说有人尽瞎扯淡,聊什么他婆娘不在身边啊,什么感情不合啊……”

    周娇顿时乐得笑倒在床上,使劲地捶着被子。哎哟,真有男人在自己跟前说这些,早就被她给怼走了,还有机会给对方瞎扯淡!

    她又不是无知少女,哪里还不懂这些套路。先可怜兮兮的争取异性同情,再找机会产生共鸣,那些趁虚而入的婚外情可不就是这么来的么。

    再说,男女之间有何话题好聊的?一不是父母,二不是亲兄长,谁能保证不会以作风问题为由出事?她才不信什么蓝颜知己这鬼东西。

    张国庆俯身倒在她身侧,看着她笑靥如花的面容,心里一阵发酸,看来还真有人想撬自己墙角。

    他倒不是信不过自己媳妇,可总有一种自己的至宝被人偷窥的感觉。只要一想起有人动过这心思,他恨不得全给人道毁灭了。

    周娇好不容易止住笑,悄声问道:“是不是近来有女同志找你聊天?”

    “切……谁不知道我张国庆除了我媳妇,在外面从来不在女人前面多说一句废话,从来不靠近异性一米之内。”

    周娇斜了他一眼,用得了这么夸张?不过,她喜欢!

    张国庆看着她欢快的笑容,趁机说道:“你瞧我对你够忠诚吧,你要知道这男女之间最怕的就是多接触。

    一旦给了对方接触机会,这口子一开,就是你自己心里没想法,可什么乱七八糟的闲言闲语都会出现。这一点,我们必须向爸他学习,他就是一个典型好男人。

    你瞧瞧咱爸是不是家里有女同志一过来,他都要回避到书房,要不就直接出门?你是咱爸亲闺女,这点一定随他。”

    周娇要是再听不懂,那她都要怀疑自己智商了。

    她好笑地伸出胳膊搭在他身边,安慰地拍了拍他,打趣道:“你要对自己有信心,这世上除了我爸,我们三个儿子,再也没有哪个男人比得上你,还能让我多瞧一眼,就是口口他老人家都不行。”

    张国庆伸出手搂她入怀,嘴皮子还是不肯服输,“那是当然,你老公要模样有模样,要才有才,简直是绩优股,外面那些野男人算什么。”

    周娇失笑地蹭了蹭他胸口。她还想与这男人有三世的缘分,如何舍得放弃他给予自己的一片深情厚谊?

    这一对夫妻俩聊啊聊着,又一次偏离了主题。过了许久,还是心满意足的张国庆突然心里一动。

    “那个遭天谴是不是你出的手?”

    周娇闻言一怔,失笑道:“你还记得这事啊?”

    她也没想隐瞒张国庆,“那人贼讨厌,整天上蹿下跳的,本来他不惹得我头上,我也不会动手。

    怎么说呢,倒不是我怕了他,只是我单位内现在有些复杂,他和还有一派人都在斗心眼,这次连我都遭了无辜。而还有一派人呢,他们又想借我的手处理他那一批人。我得多无聊啊,这些破事掺和什么?”

    张国庆暗自叹了口气。这就跟人在江湖,总会身不由已一样,就如他,他老丈人,总有些自以为是的人想拉伙,也不想想谁是傻子,凭什么愿意给你们利用?

    果然周娇也是有如此想法,她冷笑一声,“可笑的是,这次瞧我退出,那些人还真以为我好拿捏呢。”

    张国庆玩着她的纤纤玉手,笑道:“所以你忍不住出手了?这样不是等于帮了另外一伙人?”

    周娇眯着双眼,“哪会如此简单,看来沈超还是没跟你说明一切,除了曹天勤,还有一个人也被隔离调查。我是将曹天勤的一些罪证嫁给他对手,又将他对手的罪证交给他。如今他们是狗咬狗,与我何干?”

    “这是他们活该!这样就好,至少牵扯不到你身上。沈昭今儿过来找我,他就问是不是我出手了?他除了说曹天勤被隔离审查,就没提另外一个人,看来这家伙也没对我说实话。”

    周娇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我们也不可能跟他实话实说,他这样的已经算不错了。你知道金姐也属于跟我们家有点亲戚关系了,我之前也帮了她不少,可得知我没法出国,她还不是装模作样地一句安慰话,对那些人暗地里是一个屁也不敢放。”

    张国庆沉默片刻,问道:“你有没有想调动工作?”

    周娇果断摇头,“现在我是不可能走的,还是在熟悉的环境安全。再等等吧,等落幕了,到时候再决定。”

    落幕啊?

    张国庆紧紧地握住她的手,一时无言以对。他还是力量太小了,连让心爱的人随心所欲都不能。